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堅持日更《往事隨風》10

时间:2019-04-30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經濟的草根 - 小 + 大

  張傢偉從北京回來後不久,就遇到瞭一件讓他尷尬的事情。那天,他開車回泰興看望父母,當天晚上沒有回蘇州,第二天早上,張傢偉還在床上睡覺,就被一遍又一遍的手機鈴聲吵醒,睡眼惺忪地找到手機,看是小梅的電話,就接聽瞭。

  “傢偉,昨天晚上多多沒有回傢,打他手機,他也沒接,他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啊。”

  聽到小梅這樣說,張傢偉馬上想到錢多多可能又在外邊鬼混瞭,趕緊拿著手機,翻身坐起。

  “是啊,昨天多多喝多瞭,太晚瞭,我就把他弄到我宿舍瞭,現在還沒醒呢,傢裡有什麼事情嗎?我這就去把他弄醒。”

  張傢偉努力地保持鎮靜,以平靜的口氣對小梅撒謊道。

  “算瞭,他睡著就讓他睡吧,別叫他瞭,我早上準備煲湯的,最近多多身體有點虛,我想給他補補,等他醒瞭,你和他說一聲就行瞭,中午你們倆一起來傢裡吃飯。”

  電話那邊的小梅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說完事情就掛斷瞭電話。這邊的張傢偉可是被嚇出來一身冷汗,這事情如果從他這裡穿幫,他可是二邊都不好做人瞭。張傢偉放下手機,立刻穿好衣服,起床走出臥室,和正在吃飯的爸媽招呼瞭一聲,早飯也沒有坐下吃,拿瞭一個燒餅,出門鉆進他的桑塔納,開著就往蘇州趕,一路上不停地給錢多多打手機,終於在快到蘇州的時候,打通瞭錢多多的電話,

  “多多,你昨天晚上怎麼不回傢啊,小梅一大早打我的手機找你,我說你和我在一起,昨晚喝多瞭,你趕快告訴我,你現在在哪裡,我開車接你去,中午一起去你傢吃飯,小梅早上煲瞭湯,要給你補補身體呢。”

  接聽張傢偉電話的時候,錢多多剛醒來,躺在床上正想著編一個什麼謊話蒙混小梅。

  “我昨晚還真是喝多瞭,被玲玲弄到她傢裡瞭,你過來接我吧,你沒有說漏嘴吧。”

  那邊傳來瞭錢多多和一個女人膩膩歪歪的聲音。

  “我的祖宗,別再膩歪瞭,你趕緊起床,我馬上就過來接你,我不會說漏嘴的,你最好也把戲演好。”

  張傢偉在手機裡催著錢多多,開車往玲玲傢裡趕。玲玲是錢多多在夜總會認識的,年輕漂亮,學習成績不好,高中畢業什麼學校都沒有考上,不甘心呆在農村,就跟著一幫小姐妹來到瞭城市,因為沒有什麼職業技能又不願意下苦幹活,最後進瞭夜總會吃起瞭這種青春飯。和玲玲一起來的姐妹做瞭幾年後,大多數都收手隨便找一個男人嫁瞭,玲玲與她們不同,認為自己長得好看,在夜總會見過世面後,和她條件差不多的男生,她根本看不上,她要找一個有錢的男人,哪怕當小三,被包養。這樣,經常出入夜總會的錢多多就被玲玲盯上瞭。錢多多年富力強,雖然不是特別有錢,但每次出手還算大方。玲玲開始有意地接近錢多多,每次錢多多帶著客人來夜總會玩,玲玲都會熱情地把錢多多伺候得舒舒服服,一來二去,錢多多成瞭玲玲的熟客,隻要錢多多來夜總會,基本都會點玲玲來作陪。時間長瞭,錢多多開始出入玲玲在夜總會外面租住的宿舍,再後來,玲玲和錢多多辦事就不是每次都收錢瞭,改成瞭錢多多不定期地送給玲玲一些零花錢,錢多多並不幹涉玲玲在夜總會的工作,玲玲仍然會去夜總會上班,但隻是陪酒陪唱,不再做皮肉生意,玲玲算是被錢多多包養下來。這些事情,錢多多並不對張傢偉隱瞞,所以張傢偉是知道玲玲傢的地址的,他直接把車開到玲玲傢樓下,也不上樓,隻是打瞭一個手機把錢多多叫瞭下來。錢多多臨出門的時候,拿著酒又喝瞭二口,嘴裡身上有瞭酒氣,才下樓來鉆進張傢偉的桑塔納,二人緊趕慢趕地在中午吃飯的時間回到瞭錢多多的傢。進門,小梅聞到錢多多一身酒味,就嗔怪道,

  “傢偉,你們陪的是什麼客戶,多多怎麼喝成這樣瞭,你也不攔著一點?”

  “姐,我的酒量你還不知道,一喝就醉,我連酒杯都沒有敢拿起來,所以這酒就都讓多多給喝瞭,我負責收尾。”張傢偉陪著笑臉,對小梅說道。

  “我去沖一個澡,你先和傢偉吃吧,我現在一點都不餓,一會兒喝點湯就行瞭。”

  錢多多怕妻子盤問,進門就沖進浴室去洗澡瞭。錢多多走瞭,小梅沒有問話的對象,就招呼著張傢偉上桌吃中午飯。飯桌上,張傢偉怕小梅繼續問昨晚的事情,就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地把話扯到別處,和小梅一起邊吃邊聊,好不容易把飯吃完,等錢多多洗完澡出來坐到餐桌前喝湯,張傢偉起身告辭,

  “姐,多多我給你拉回來瞭,飯我也吃完瞭,我準備回傢看看爸媽,我先走瞭,多多你慢慢喝湯,我就不陪你瞭。”

  “走吧走吧,代我問叔叔阿姨好,老婆,我吃飯,你幫我送送傢偉。”錢多多怕張傢偉話多失言,也不和張傢偉客套,揮手讓張傢偉走瞭。小梅起身送張傢偉出門,在門口又囑咐瞭張傢偉幾句,塞給張傢偉一千塊錢讓給傢裡老人捎帶點禮物,看著張傢偉開車走後,轉身回屋,準備問問丈夫昨天晚上的事情時,錢多多早就喝完瞭湯,把碗筷扔到餐桌上,躲到臥室睡覺去瞭。小梅當天沒有詢問的機會,後來也就把這事情忘掉瞭,就這樣,錢多多成功蒙混過關。

  張傢偉因為一句謊話,小梅硬塞瞭一千塊錢給自己,心裡很是不安。左右一想,錢多多的糗事遲早會被小梅知道,自己再摻和在中間,將來真的沒有辦法面對小梅瞭。這事情後,又過瞭幾天,張傢偉找機會對錢多多說,

  “多多,我覺得不能再摻和你傢的事情瞭,我現在看見小梅就緊張,我想辭職回傢瞭。”

  “那事情都過去瞭,你緊張什麼?你在我這裡幹的不是挺好的,不會嫌我給你發的錢少吧?”這二年,因為張傢偉介入蘇大附院業務,錢多多感覺輕松瞭很多,財務上也自由瞭,心是越玩越野,見張傢偉想要辭職,不禁皺起瞭眉頭。

  “不是錢的問題,你這二年一直照顧我,我打心裡感謝你,但你也知道我把小梅當姐,你現在整天在外面玩,我都替你擔心,萬一小梅知道瞭,你難道想和小梅離婚嗎?你們二個人,我沒有辦法站隊,幫你就得罪小梅,幫小梅,我們就做不成兄弟瞭,我想來想去還是先躲出去的好,將來你們倆口子真有什麼事情,我還可以在你們中間當一個和事佬。”

  張傢偉見錢多多不高興瞭,急忙把心裡真實的想法說瞭出來。錢多多聽瞭張傢偉的辭職理由,也說不出什麼挽留的話,隻好問道,

  “你辭職的事情打算怎麼和小梅說啊?”

  “我就說我爸又犯病瞭,傢裡需要人照顧,蘇州離泰興還是有一點遠,所以打算回傢找一個工作,方便照顧老人。”張傢偉把早就想好的理由告訴錢多多。

  “你真的要回傢,我也攔不住你,你想好回傢幹什麼工作瞭嗎?”錢多多嘆瞭一口氣,給張傢偉續上茶水,問道。

  “我還沒有想好,先回傢再說吧。”張傢偉沒有絲毫猶豫,堅定地要辭職。

  “你剛才提醒瞭我,小梅的脾氣我知道,我沒有想過和小梅離婚,我以後註意點,少出去玩就是瞭。你既然一定要辭職回傢,我介紹你到我泰興朋友的公司去吧,也算我們兄弟一場,好聚好散。”

  從錢多多的辦公室出來,張傢偉又去瞭小梅傢,把辭職的事情告訴瞭小梅,理由當然是和錢多多商量過的,小梅聽到是因為張傢偉爸爸的事情,也不好再說什麼,

  “傢偉啊,真舍不得讓你走,我是傢裡的獨生女,也沒有一個兄弟姐妹,我們在一起,我把你當自傢兄弟一樣,既然叔叔病倒瞭,需要你回傢照顧,我也不好再挽留你,總之,我傢就是你傢,以後要經常到蘇州來看我啊。”

  說著說著,小梅不禁傷感起來。張傢偉突然感覺很對不起小梅,小梅上大學時因為瑪麗蘇的關系開始和自己認識,從那時候起就一直在給自己幫忙,從來沒有怨言,也不圖自己什麼,真就像自己的姐姐一樣,而自己在錢多多的事情上卻一直蒙騙她,這是沒有真心把小梅當姐啊,如果事情放在姐姐傢芬身上,自己絕對會站在傢芬一邊,好好收拾收拾這個花心的姐夫。

  就這樣,張傢偉再次失業,又站在瞭人生的十字路口。不過,這次因為有錢多多幫忙,張傢偉不久就在泰興市找到瞭一份工作,還是給醫藥公司賣藥,沒有瞭老板特別的關照,起步很是艱難,收入也比以前大幅度地減少瞭。張傢偉的事業陷入瞭低谷,到北京的希望看起來越來越渺茫,讓瑪麗蘇和他的關系也再次冷瞭下來。

  錢多多自從張傢偉辭職後,不得不再次忙碌起來,財務上重新受到瞭妻子小梅的監控,讓錢多多感覺很不舒服。生活由簡到奢容易,再由奢到簡就很困難,於是夫妻倆開始經常發生口角。鬧別扭後,錢多多更頻繁地出入玲玲的傢,在玲玲這裡找自在,但也不能總是白吃白喝白玩,讓玲玲白貼著他,最後隻能答應瞭玲玲的要求,錢多多把玲玲從夜總會弄瞭出來,招聘到自己公司接手瞭蘇大附院的業務。通過這樣的操作,從財務上錢多多又跨過瞭小梅,達到瞭自己私自截流資金的目的,唯一的風險就是讓玲玲暴露在瞭小梅的眼皮底下,讓錢多多在外偷情被暴露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剛開始,錢多多還提心吊膽,後來感覺背著妻子玩偷情遊戲很刺激,反而是樂此不疲起來。正當錢多多瀟灑地過著左右逢源一妻一妾的生活時,出乎錢多多意料的事情發生瞭,把錢多多瞬間逼到瞭懸崖絕壁,不得不在小梅和玲玲之間做一個選擇。

  錢多多糗事被曝光是因為玲玲的蓄意為之。玲玲從夜總會出來做瞭錢多多公司的業務員,其實,蘇大附院的業務還是錢多多自己在做,並沒有真的讓玲玲去賣藥,玲玲隻是掛瞭一個名,這樣做隻為方便錢多多把錢從小梅那裡拿出來交給玲玲,錢多多並沒有想要改變玲玲現在生活狀態的意思。和錢多多的想法不同,玲玲從夜總會出來,不再靠賣笑過日子,她有一種從黑暗的地下走進陽光裡的感覺,普通人的生活雖然平淡但至少有尊嚴,這種真實的生活讓玲玲有瞭一種做正常人的欲望,她開始不再滿足每天無所事事,靠錢多多每月給她的一點贍養費過日子,她想嫁給錢多多,想為錢多多操持傢務,每天為瞭傢裡的柴米油鹽操點心。

  玲玲第一次見到錢多多的正牌妻子小梅時,是小梅作為公司財務主管給玲玲辦理工資臺賬。小梅看上去很專業,很幹練,白凈的圓臉上洋溢著作為公司主人的自豪和自信。在小梅的眼裡,玲玲隻是一個年輕的女孩,什麼學歷都沒有,也什麼都不懂,不知道丈夫把她招聘進公司幹什麼,難道就是因為玲玲長得漂亮,可以充當公司的花瓶嗎?小梅直覺上就不喜歡玲玲這樣的女孩,但拗不過丈夫,也隻能同意玲玲幫丈夫打理蘇大附院的業務,畢竟在公司裡還是丈夫當傢,要給丈夫一點面子,不然百十人的公司就不好管理瞭。

  見過錢多多妻子小梅後,玲玲心裡有瞭一個想法。小梅長得很普通,平時穿戴也很普通,沒有一點有錢人傢主婦的招搖,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職業女性,還比自己大瞭十幾歲,憑什麼就可以嫁給一個有錢的丈夫過著舒心的日子,還經常對丈夫指手畫腳頤指氣使,難道就是因為會做賬嗎?她根本弄不懂錢多多到底愛小梅什麼,愛到妻管嚴的地步,玲玲替錢多多感覺不值,錢多多現在年富力強,怎麼說都是一個公司的老板,應該找一個像自己這樣年輕漂亮的妻子享受生活,不然錢賺這麼多還有什麼意思啊。

  有瞭這種心思後,玲玲開始主動接近小梅,陪小梅吃飯逛街購物聊天,在吃喝玩樂方面,玲玲還是很有一套的。蘇州話說出來本來就比較柔軟,玲玲嬌滴滴的樣子讓小梅打心裡不喜歡,聽玲玲說話身上就起雞皮疙瘩,但小梅本性善良,別人主動示好,現在又是同事,雖然心裡看不上玲玲,但也不知道怎麼拒絕。被玲玲黏上,小梅也是無奈,但二人接觸時間長瞭,小梅覺得玲玲嬌滴滴的樣子倒不是裝出來的,玲玲是那種天生有媚骨的女孩,對男人很有殺傷力。想到這一點,小梅不自覺地警惕起來,回到傢裡開始警告丈夫。

  “我覺得那個玲玲很妖,你為什麼非要把她這種人招進公司啊?。”

  錢多多猛地聽到妻子重提玲玲的事情,頓時感覺脊背發涼,但看到小梅說話時還在炒菜,還是笑著說話,才發覺自己是神經過敏瞭,

  “玲玲沒有什麼啊,怎麼就妖瞭,你們女人是同性相斥,就是看著比自己年輕漂亮的女孩嫉妒,漂亮女孩,客戶喜歡,容易做業務,我招人的標準首先考慮的是有利於公司業務,不管男人女人,我覺得合適就招聘進來,她來瞭以後,蘇大附院的業務量沒有明顯地下降,這對一個新人來說已經很好瞭,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我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就是不太喜歡她,我警告你最好離她遠點,不要去招惹她。”

  小梅說不出什麼可以反駁丈夫的話,也就沒有繼續追究,但還是出言警告瞭丈夫,這也許是女人的直覺吧。錢多多被妻子小梅警告後,在公眾場合註意瞭很多,盡量不讓小梅看到他和玲玲單獨在一起。但架不住玲玲蓄意為之,不久後,還是讓小梅覺察到瞭錢多多的出軌。

  在鬥心眼上,玲玲還是很厲害的。有一次,她邀小梅一起去買化妝品,二人走到香奈兒專櫃,小梅選瞭一瓶淡香型香水,而玲玲則選瞭一瓶濃香型的香水,並且還搭配瞭同樣香型的唇膏,為瞭讓小梅留下印象,特意當場試用讓小梅品評,

  “方姐,我從小就喜歡別人送我玫瑰花,我選瞭這個玫瑰香型的香水和唇膏,你要不要也試試?”

  “有點太香瞭,你們年輕人可以用,我這個年紀瞭,還是喜歡香氣淡一點的。”小梅擺手說道。

  通過這樣不動聲色的精心策劃,玲玲讓小梅記住瞭自己常用的香水,從那天開始一直用這種玫瑰香型的化妝品,並且經常會在小梅跟前走動,以此加深小梅對這種香水的印象。可怕的事情就這樣發生瞭,錢多多雖然很註意保密,不讓妻子發現他和玲玲之間的事情,但慣偷魚的貓總免不瞭身上會沾上魚的腥味。有一天,小梅在傢替丈夫洗襯衣,用肥皂洗領口的時候,聞到瞭一種淡淡的玫瑰香味,這明顯是一種女人用的香水味,自己可是從來不用這種香氣濃鬱的香水的。小梅的直覺告訴她可能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瞭,驟然沒有心情再幹傢務活,扔下沒有洗完的衣服,來到客廳的酒櫃前,找瞭一瓶傢裡收藏的最貴的葡萄酒,坐在客廳獨自喝起酒來。小梅酒量很好,對喝酒這件事情有獨鐘,所以傢裡收藏瞭很多世界各地的名酒。她邊喝酒邊想心思,她要理理事情的頭緒。小梅回想瞭最近丈夫的表現,很多可疑的事情浮現出來,比如丈夫最近身體很虛,二人已經很久沒有過夫妻生活瞭,比如丈夫最近經常出差,回傢後也不主動告訴自己出去幹什麼瞭,再比如……,太多的事情提醒小梅:丈夫真的可能在外面有女人瞭,是什麼樣的女人勾引瞭丈夫呢?小梅一時想不出來,這時,一瓶葡萄酒已經喝完,小梅感覺頭有點昏,扔下空酒瓶,回臥室躺著去瞭。那天,錢多多照例很晚才回傢,平時這時候,小梅都是偎在沙發上看電視等他,如果太晚,有時候就在沙發上睡著瞭。這天有點不同,傢裡黑燈瞎火地異常安靜,錢多多打開客廳的燈,看到被喝空的酒瓶和酒杯,走到衛生間又看到扔在水池裡沒有洗完的衣服,錢多多有瞭一個不祥的感覺,等進臥室看見躺在床上睡覺的妻子,才稍微放下心來,妻子應該是喝酒喝多瞭。錢多多知道小梅喜歡喝酒,也就沒有太在意,自己去浴室洗漱瞭,換上睡衣,來臥室剛在小梅身邊躺下,就聽小梅開口問道,

  “你今天又到哪裡去瞭,這麼晚才回傢?”

  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嚇瞭錢多多一跳,

  “我以為你已經睡著瞭,怎麼剛才吵醒你瞭?”

  “我在想事情,沒有睡,你今天去哪兒瞭?”小梅翻身坐起,打開床頭燈,看著躺在身邊的丈夫繼續問道。

  “我陪客戶出去唱歌瞭,把燈關瞭吧,挺晚瞭,睡覺吧。”錢多多不敢看妻子,翻過身背對著小梅。

  “去哪兒唱歌瞭,我以前去過嗎?”小梅沒有理會錢多多的要求,繼續追問道。

  “你今天怎麼瞭,煩不煩啊,問這麼多幹什麼,我累瞭,想睡覺,有事情明天說。”錢多多心裡有點虛,但還嘴硬道。

  “你是不是不想告訴我,但我今晚就是想知道。”小梅下瞭床,出瞭臥室,去浴室拿起錢多多剛換下來的襯衣聞瞭聞,又是那種玫瑰花的香水味,小梅證實瞭自己的猜測,氣得雙手發抖,拿著襯衣沖進臥室摔到錢多多臉上,吼道,“你是不是和這個女人去唱歌瞭。”

  “哪個女人?你有毛病。”錢多多拿掉被丟在臉上的衣服,也翻身坐起,仍然嘴硬道。

  “你別當我方小梅傻,你好好聞聞,我說的就是這個香水味的女人,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要不要讓我告訴你這個女人是誰啊?”小梅漲紅瞭臉,冷笑著對錢多多說道。

  聞到自己襯衣上的香水味,錢多多的臉一下子變白瞭,額頭上也滲出瞭汗水,他很熟悉這種玫瑰味的香水,自己怎麼千小心萬小心的,還是忘瞭這個細節。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錢多多知道今晚要和妻子攤牌瞭。

  “我是什麼時候知道的,你不用管,你明天就把玲玲給我開除瞭。”小梅不容分說地命令道。

  “然後呢?”錢多多低下頭,輕聲問道。

  “你還想然後?如果不想離婚,以後就不要再去招惹這種女人。”

  小梅見丈夫沒有反對自己對玲玲的處理,氣也就消瞭很多,隨即坐在瞭床頭櫃上。聽到妻子的最後通牒,錢多多心裡稍微安定下來,錢多多本來就是和玲玲隨便玩玩,沒有想過和妻子離婚,而去娶一個夜總會出來的女人,被發現秘密後,小梅沒有和自己鬧離婚,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他答應瞭妻子小梅,

  “我也是被玲玲這丫頭纏上瞭,一時鬼迷心竅,做瞭對不起你的事情,以後我一定不會再犯瞭,明天我就找個理由把玲玲開除瞭,這件事情還請你不要在公司聲張,這樣對大傢都好。”

  既然丈夫承認錯誤瞭,小梅平時在傢雖然強勢,但也不是沒有分寸的女人,她還沒有想著和錢多多離婚,所以這件事,她準備就這樣到此為止。事情雖然瞭瞭,但在小梅的心裡留下瞭陰影,她開始留意丈夫的行蹤,開始管束丈夫和公司的財務支出,開始遇到一點小事就心煩靜不下心來,開始脾氣暴躁,傢裡面再也沒有瞭溫馨甜蜜的氛圍。錢多多自這件事後每天開始按時回傢吃飯,但經常回到傢裡還是冷灶生飯,小梅開始經常喝酒,經常喝醉瞭,就不做飯瞭,錢多多在外面忙瞭一天,回傢還要照顧醉酒的妻子,這讓錢多多也是有苦難言,唉聲嘆氣地想自己做錯瞭事,就要承擔後果,以後對妻子好一點,小梅總有一天會原諒自己的。可是,錢多多還沒有等到和小梅徹底和解,二人之間又出現瞭新的問題。

  玲玲在事發後的第二天,被錢多多勸退,拿瞭一大筆錢離開瞭公司。這是玲玲早就預想到的結果,所以並沒有在公司吵鬧,拿到錢就走瞭人。她是想嫁給錢多多,並不想為難錢多多,她要給錢多多留下一個念想,在未來的某一天,她相信錢多多還會來找自己的,對此,玲玲很有把握。

  就在錢多多感覺陷入水深火熱中的時候,有一天,他突然接到瞭玲玲的電話,

  “多多,真對不起,本來想我們分手就不見面瞭,但我遇到瞭一個麻煩,請你來我傢一趟吧。”

  “什麼麻煩?我老婆盯著我呢,我,我還是不方便去見你。”

  聽到玲玲嬌滴滴的聲音,錢多多想起瞭玲玲妖嬈的身材,還有每次都讓他欲罷不能的床上功夫,猶豫瞭一下,還是拒絕道。電話那邊的玲玲聽出瞭錢多多的猶豫,繼續嬌滴滴地說道,

  “你不方便見我,我就去公司吧,我這麻煩離開你,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處理瞭。”

  聽玲玲這樣說,錢多多拿著電話吭哧瞭半天,不知道如何是好。電話那邊的玲玲等瞭一會兒,沒有聽到錢多多再說話的聲音,但又沒有掛斷電話,知道還需要自己推錢多多一把,就又說道,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瞭,下午我去公司找你。”

  “不要,你別來公司,還是我去找你吧,你在傢等著我就可以瞭。”錢多多真是怕瞭小梅,如果讓玲玲來公司找他,以錢多多對妻子的瞭解,小梅一定會當眾扇他們倆耳光的,那樣的話,他錢多多以後就沒有辦法在這個圈子裡混瞭,最後錢多多無可奈何地在電話中答應瞭下午去見玲玲。

  接下來,為瞭不讓小梅懷疑,錢多多編瞭一個理由出門瞭。小梅因為最近失眠,整天頭昏腦漲的,也沒有聽清錢多多說瞭什麼,就點頭應承瞭。等到下午下班,準備和錢多多一起回傢,走到總經理辦公室,發現錢多多人不在瞭,問辦公室秘書,秘書回說,

  “錢總下午出去瞭,一直沒有回公司,估計直接回傢瞭吧,錢總走前沒有和你說嗎?”

  “奧,錢總和我說過瞭,我忘掉瞭,我最近睡眠不好,總是心不在焉的,你也該下班瞭,我打電話找他吧。”

  小梅想起瞭中午錢多多好像是和她說過什麼,但她一時想不起來瞭,就給錢多多打手機,打瞭二遍,沒有人接聽。小梅突然有些生氣,心想別又去找玲玲那個小妖精瞭吧。這個念頭一出現,小梅自己先嚇瞭一跳,回頭安慰自己:他和我保證過的,事情才過去三個月,應該不會這麼快就犯老毛病吧。雖然這樣安慰自己,但還是忍不住想過去看看。玲玲和小梅做同事的時候,曾經帶小梅去過她的傢裡,所以小梅是知道玲玲傢的地址的。出瞭公司大門,小梅叫瞭一輛出租車,到瞭玲玲傢附近的一傢肯德基店,進門挑瞭臨窗的座位坐下,向服務生要瞭一份漢堡,一杯奶茶,一個冰激凌,然後就邊吃飯邊盯著通往玲玲傢的十字路口看,冰激凌吃完,漢堡吃完,也沒有看見錢多多和玲玲的身影。正當小梅舒瞭一口氣,暗笑自己疑神疑鬼,準備喝完奶茶回傢的時候,錢多多的電話打瞭進來,

  “老婆,你剛才給我打電話瞭?我當時有事沒有聽見,你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什麼事情,我忘瞭你下午出去辦事,下班還去找你一起回傢呢,你什麼時候回傢?我一個人沒有做飯,在外面吃瞭,你也自己在外面吃飯吧。”小梅回復道。

  “奧,這樣啊,那我吃完飯再回傢,我一會兒就回去瞭。”錢多多掛斷瞭電話。

  接下來的事情出乎二人的意料,錢多多在小梅的視線裡出現瞭,並且向著小梅所在的肯德基店走來,小梅的臉綠瞭,氣得雙手發抖,但轉念一想,事情都已經這樣瞭,逃避現實就是自欺欺人,她方小梅難道是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嗎?這樣的婚姻不要也罷。於是,深深地吸瞭一口氣,平復瞭自己幾乎失控的情緒,招手又向服務生要瞭一份肯德基套餐,靜靜地等著錢多多走進這傢肯德基店,

  “錢多多,這邊。”

  錢多多一進門,小梅就大聲地招呼道,像二人事前約好的一樣。聽到如此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錢多多楞在瞭原地,好像被小鬼招去瞭靈魂,過瞭好久,才慢慢轉過身,看向小梅,

  “過來吧,我給你把飯點好瞭。”

  小梅指指自己對面的座位,看著錢多多滿頭大汗地坐下,

  “吃吧,最後的晚餐。”

  事情到瞭最後,小梅反倒異常平靜,看著錢多多一聲不吭地來到自己對面的座位坐下,拿起漢堡吃瞭起來,小梅百感交集。談戀愛的時候,錢多多經常陪著自己上夜班,晚上餓瞭,就去蘇大附院附近的肯德基店給自己買漢堡,那時候錢多多沒有什麼錢,但卻很舍得給自己花錢,對自己真是好,她很感動,答應和他白頭偕老,即使吃苦受累也心甘情願。小梅從蘇大附院辭職,當時的領導同事都不敢相信,在蘇大附院當醫生工作穩定收入不低,怎麼就辭職跟著一個醫藥代表出去創業瞭呢?真是愛情的力量啊,大傢都這麼感慨,或許心裡還有些羨慕,有愛情的婚姻才是真的幸福。婚後,小梅和錢多多一起吃瞭很多苦,慢慢地讓一傢小公司發展起來,利潤越來越多,公司也越做越大,過上瞭如今富足的生活,同學們更是羨慕小梅,說小梅有福氣。小梅也曾暗自慶幸過自己當初的決定,要不是因為嫁給錢多多,自己現在還早九晚五地過著打工仔的生活,哪裡有現在生活得滋潤自在。尤其是後來看到自己的閨蜜瑪麗蘇和張傢偉離婚瞭,更覺得自己婚姻的幸福,她總是問瑪麗蘇:張傢偉對你不好嗎,為什麼就離婚瞭呢?她有點想不通,但錢多多為她提供瞭答案,說:貧賤夫妻百事哀,張傢偉和瑪麗蘇不為什麼也會離婚的,他們倆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當時,小梅認同瞭錢多多的看法,但讓小梅沒有想到的事情:她和錢多多現在有錢瞭,卻也走到瞭離婚這一步。

  “吃完瞭,我們商量一下離婚的事情吧。”

  “小梅,你可不可以聽我解釋一下,自那天以後,我這是第一次見玲玲,玲玲和我說她懷孕瞭,讓我去她傢商量一下怎麼處理這個孩子,我才編瞭一個謊話,我怕你知道後心煩,我打算自己把這件事情處理瞭。”錢多多還想做最後的掙紮。

  “那你們商量好怎麼處理掉玲玲肚子裡的孩子瞭嗎?”小梅冷冷地問道。

  “我讓她打掉,再給她一筆錢作為補償,可是她不說同意也不說不同意,就是一個勁的對著我哭,折騰瞭一個下午,也沒有弄出一個結果,中間還漏接瞭你給我打的電話,我看時間差不多瞭,就出來瞭,準備先回傢以後再說。”錢多多解釋道。

  “我不想再聽你們的破事,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和你繼續呆在一個屋簷底下生活瞭,你隻說你準備以什麼條件和我把婚離瞭,離婚以後,你和你的玲玲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小梅冰冷的口氣讓錢多多閉上瞭嘴巴,二人沉默瞭很久,空氣在二人中間凝成瞭霜,錢多多知道這次讓小梅傷透瞭心,事情沒有可能挽回瞭,隻得開口打破沉默,

  “兒子一直都是放在我爸媽那裡,讓他們給帶著的,我暫時不想讓老人知道我們離婚,我想兒子歸我來撫養,其他的,你想怎麼分都可以,我都同意。”

  “這樣也好,兒子姓錢,估計我想要兒子的撫養權,你也不肯給我,現在公司賬面上有三千多萬流動資金,我一次性拿走三千萬,我走人,公司留給你,還有我們現在住的房子也要給我,你可以去玲玲傢住,我沒有地方去,所以房子必須給我,你如果同意,明天一早我們就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然後各走各路,老死不相往來。”

  小梅很幹脆地說出瞭離婚方案,然後看著錢多多。錢多多抬手摸瞭一把臉,拿起面前的一大杯可口可樂一口氣喝幹,放下杯子,說道,

  “既然你不和我爭兒子的撫養權,你說的條件我都同意,飯,我已經吃完瞭,我開車先送你回傢吧。”

  錢多多邊說邊站起來,也不看小梅,就自己向肯德基門外走去,這時候的錢多多無限悲涼,從內心深處,錢多多是不願意和小梅離婚的,他和小梅是有感情的,他們曾經一起創業,一起吃瞭很多苦,他們是夫妻,同時也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現在公司做大瞭,生活富裕瞭,他們反而要分手瞭,天下真是沒有不散的宴席啊。自己雖然有一些花心,但卻沒有對她方小梅不好過,現在生意場上的男人不都是這個樣子的嗎?她方小梅就不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何至於非要離婚散夥呢,一下子從公司抽走三千萬現金,公司的運營馬上就要面臨困難,算瞭,事到如今,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現在不想馬上回傢,回傢也是一個人喝酒,我想去你和那個玲玲唱歌的夜總會看看,我總應該知道她玲玲憑什麼本事能在進公司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把我的老公搶走,我吸取一點教訓,免得以後重走老路。”小梅坐進錢多多的小車,對前面駕駛座上的錢多多說道。

  “隨便你,你想去就去。”錢多多正在傷感自己失敗的婚姻,也懶得再和小梅多說什麼,開車就送小梅到瞭他常去的夜總會門口,等小梅下車,走進夜總會後,錢多多看著小梅單薄的背影,突然感覺不對,讓一個女人單獨去夜總會這樣的地方,萬一小梅喝醉瞭弄出點事情來總不太好,於是,拿起手機給張傢偉打瞭電話,

  “傢偉,我和玲玲的事情被小梅知道瞭,她要和我離婚,我沒有辦法就同意瞭,現在小梅一個人去瞭玲玲以前工作的夜總會,我擔心她喝醉酒搞出什麼事情,你馬上開車到蘇州來一下,再晚也要過來幫我看著小梅,不要讓她出什麼事情。”

  開車從泰興到蘇州也就100多公裡,走京滬高速,1個多小時就能趕到。張傢偉是錢多多和方小梅二個人共同的朋友,錢多多給張傢偉打電話,也是想讓張傢偉勸說小梅不要和自己離婚,張傢偉明白錢多多的意思,放下電話,開車連夜趕來蘇州,在夜總會裡找到瞭正在買醉的方小梅。這時候的小梅喝得已經東倒西歪瞭,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拿著麥克風,聲嘶力竭地唱著一首老歌,滿臉都是淚痕。

  “姐,別在這裡瞭,跟我回傢吧。”

  張傢偉辭職回傢後很長時間沒有再來蘇州,平時也就是打電話相互問候一聲,小梅知道張傢偉剛到一個新公司,什麼事情都還不順手,沒有來蘇州看她,她也沒有責怪張傢偉,隻是鼓勵張傢偉好好幹,說當初自己和錢多多開公司的時候也很困難,慢慢幹,一切都會好轉的。張傢偉很感激小梅的理解,知道小梅是真心把自己當兄弟的。再見小梅,往昔燦爛溫暖的笑容已經沒有瞭,潦倒的樣子讓張傢偉心疼。張傢偉上前扶住瞭小梅,拿下瞭小梅手中的酒瓶和麥克風,勸說道。

  “傢偉啊,你怎麼來瞭,我和錢多多離婚瞭,我們離婚瞭,10年的婚姻就這樣完瞭,被一個夜總會出來的女人搶瞭老公,你說可笑不可笑?”

  小梅酒量很大,很少喝醉酒,今天隻是喝得有點多,頭腦還是很清楚,看到張傢偉進來,一眼就認瞭出來,見張傢偉來扶自己,忍不住靠在張傢偉的肩膀上大哭起來。張傢偉抱著小梅,靜靜地聽著小梅的傾訴,小梅語無倫次地說瞭她和錢多多離婚的事情,其實很多事情,張傢偉都是知道的,他默不作聲地聽著,也不知道怎麼勸說像自己姐姐一樣的小梅,看到現在的小梅,不禁想起瞭當初自己和瑪麗蘇離婚時的情景,也拿瞭一瓶啤酒,陪小梅喝瞭起來。

  “姐,你覺得不開心,想離婚就離婚吧,你想開一點,其實多多對你也不是不好,他就是在生意場上混的時間長瞭,學壞瞭,男人有錢總是有點花心,我敢保證多多絕不願意和你離婚的,你現在不願意和他一起過瞭,離婚就離婚瞭,二個人分開瞭,可能都會好一些,我和麗麗也離婚瞭,其實沒有什麼原因,就是在一起不開心瞭,麗麗說與其相濡以沫地煎熬著,不如分手相忘於江湖。剛離婚的時候,我也很痛苦,但時間長瞭就好瞭,人活一輩子不隻為瞭愛情,還要追求事業的成功,我現在忙著賺錢,就顧不上想這些事情瞭。你也會這樣的,一切都會好的,聽我話,我們先回傢去,好好睡一覺,明天早上醒來,你如果還是想離婚,我陪著你去民政局,我不會讓錢多多欺負你的。”

  見到瞭張傢偉,小梅大哭一場後,已經不想再喝酒瞭,她覺得很累很累,她需要休息休息瞭,於是,拿下張傢偉手中的酒瓶,

  “你來瞭,我就好多瞭,我現在感覺好累啊,我們回傢,你陪我回傢吧。”

  當晚,張傢偉送小梅回傢,錢多多已經不在傢裡瞭,張傢偉把小梅扶進臥室躺下,自己在小梅傢的客廳守瞭一個晚上。小梅睡著後,張傢偉給錢多多打瞭電話,告訴瞭小梅現在的情況,最後說,

  “多多,不是我說你,女人和男人對愛情的態度是不一樣的,你在外面玩的時候,就要有可能導致離婚的心理準備,小梅是真心愛過你,現在才沒有辦法面對你的出軌,現在的你在她的眼裡已經很不堪瞭,我和麗麗離婚的時候,麗麗對我說與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二個人在一起不開心,就分開吧,我沒有勸下小梅,對不起瞭。”

  電話那邊的錢多多沉默瞭很長時間,最後說道,

  “隻能這樣瞭,可是小梅要一次性拿走公司全部的流動資金,這不是要把公司弄垮瞭嗎?你能不能幫我和小梅商量一下,先拿走二千萬,給我留一千萬,以後我再把這一千萬補給她。”

  “你當時答應小梅的事情就不要反悔,小梅不想再見你瞭,公司如果一下子被拿走三千萬就不能運營瞭,這也是小梅對你的懲罰,讓她出瞭這口氣再說吧。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先借給你一千萬幫你度過這次的難關,以後你緩過勁來再把錢還給我。”

  本來錢多多的要求並不過分,張傢偉是可以出面和小梅商量這件事情的,但他知道錢多多根本就是一個商人,他怕錢多多離婚後再出什麼么蛾子,賴瞭小梅的一千萬,將來他張傢偉就太對不起小梅瞭,所以張傢偉提出瞭一個折中方案。

  “你現在有一千萬?傢偉,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如果現在能弄出一千萬,幹嘛還到處給別人打工啊,你自己早就出來創業當老板瞭,你小子的那點傢底,我還不清楚,你別為瞭小梅打腫臉充胖子瞭,如果你不方便和小梅說,我明天自己和小梅說,這畢竟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我想總有商量的餘地吧,小梅再恨我,也不至於置我和公司於死地的。”錢多多心懷僥幸地說道。

  “小梅是我姐,我不想你以後反悔,再做出傷害小梅的事情,你別管我怎麼弄出來這一千萬,你現在隻說你要不要吧。”張傢偉怕錢多多再耍什麼花樣迫小梅就范,讓小梅吃瞭虧,在電話裡很肯定的對錢多多說道。

  “你就不怕我以後賴你賬,拖著你的錢不還給你。”張傢偉在電話裡反復說怕自己反悔,分明就是認為自己以後會賴小梅的賬,於是有些生氣,故意用話刺激張傢偉道。

  “那是我們兄弟之間的事情,我可不怕你賴我的賬,你拿錢的時候要寫一張欠條給我,你知道我弄出一千萬不容易,所以我要防止你賴我的賬。”張傢偉根本不理會錢多多的威脅,直接把醜話先說瞭出來。

  “你不會是想小梅把錢從公司拿走,你再向小梅借瞭錢給我吧。”錢多多是聰明人,張傢偉非要在他和小梅之間經手這一千萬資金,張傢偉自己又沒有錢,錢多多腦筋轉一個彎就猜瞭出來。

  “這,你就別管瞭,你把欠條寫好瞭,等著我給你送錢就是瞭。”

  張傢偉見錢多多猜到瞭自己的想法,也不否認。錢多多從這件事情上看出來瞭張傢偉和小梅之間的情義,也就不再堅持,答應在辦理離婚手續前不再和小梅糾纏財產分割的事情。

  第二天,張傢偉陪著小梅到蘇州市民政局和錢多多辦理瞭離婚手續,錢多多沒有食言,讓小梅從公司一次性拿走瞭三千萬,從此和小梅各奔東西。張傢偉眼看著錢多多和方小梅從戀愛結婚,最後離婚分手,聯想到自己和瑪麗蘇的分分合合,不禁感慨萬千。開車回傢的路上,張傢偉放瞭一首薑育恒的《梅花三弄》,跟隨著音樂唱道,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唱著唱著,張傢偉禁不住流下瞭眼淚,如今自己的事業停滯不前,去北京和瑪麗蘇破鏡重圓越來越像一個夢瞭。

上一篇:堅持日更《往事隨風》(11)

下一篇:舉賢賦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