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堅持日更《往事隨風》(11)

时间:2019-05-0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經濟的草根 - 小 + 大

  和錢多多辦理好離婚手續,又到錢多多公司一次性轉賬三千萬,這對一直管理公司財務的小梅來說是輕車熟路的事情。小梅拿錢的時候,看到旁邊站著監督她的錢多多臉都綠瞭,不停地用手擦著額頭上滲出的汗珠,雖然這是和小梅事前已經說好瞭的事情,但看到一下子被拿走這麼多錢,錢多多還是很心疼,這都是他用汗水換來的,公司沒有瞭流動資金,下一個月給員工的工資都沒有著落瞭,如果拖欠員工工資,錢多多估計公司的員工一下子會走掉一大半,這對於一傢小公司來說無疑就是滅頂之災,所以不由得錢多多不緊張。下一步就盼著張傢偉能從方小梅手上再把錢借出來,幫他度過目前的難關。錢放在公司的賬上,主動權就掌握在他錢多多的手裡,出瞭公司,錢多多就很被動,能不能再拿到這筆錢,一要看張傢偉是否守信,這一點,錢多多還是不懷疑的,他在張傢偉落難的時候幫過張傢偉,相信張傢偉會知恩圖報的。二還要看小梅是不是願意借,小梅是公司的財務主管,她最清楚這筆流動資金對於公司的重要性,但她還是要一次性拿走全部流動資金,這擺明瞭就是要給他錢多多一個教訓,所以他現在一點都沒有把握那急需的一千萬是否能及時轉回公司,如果小梅知道張傢偉借錢是來幫他的,小梅肯定不會把錢借出的。如果因此公司死掉,他變成瞭一個窮光蛋,錢多多問自己是否還有勇氣重新來過,答案是不確定的,那麼,他和小梅離婚散夥就是自尋死路,這樣一想,錢多多真心後悔起來,自己和小梅以前過得好好的,為什麼就要出去招惹玲玲呢,弄得被玲玲纏上,甩都甩不掉。這時候,錢多多的心裡五味雜陳,臉色一時紅一時白,額頭上的汗水不停地向下流。錢多多的這種樣子,小梅看在眼裡,卻沒有理會,她對錢多多太失望瞭,第一次發現錢多多出軌,她糾結瞭很久,考慮來考慮去,想起兒子,想起錢多多過去對自己的好,她決定原諒錢多多一次,隻要錢多多答應和玲玲徹底分手,為瞭孩子為瞭公司,她願意繼續和錢多多一起生活下去,但是錢多多前腳答應後腳就又跑去玲玲的傢裡,這已經超出瞭她作為一個女人能夠忍受的極限,她有起碼的人格尊嚴,她不想要一個沒有感情的婚姻,她方小梅活瞭三十多年,有手有腳,好歹也是大學畢業,是有知識有技能的職業女性,不是那種依附著男人,靠男人生活的女人,她不能原諒自己的丈夫一而再,再而三地對愛情的背叛,小梅感到瞭莫大的羞辱,既然錢多多這麼不珍惜他們的婚姻,那麼就沒有繼續在一起生活的必要瞭,他喜歡玲玲,就讓他去和玲玲過吧。現在她和錢多多成瞭陌路人,她方小梅也不用和錢多多客氣,公司是她和錢多多一起辛苦幹出來的,她要拿回屬於自己的那一份,三千萬並不算多,也就是公司總資產的三分之一,所以小梅拿得心安理得。她看瞭看滿頭汗水的錢多多,鄙夷地說道,

  “三千萬,你就心疼瞭,我這十年付出的應該不止這三千萬,公司是我們倆個人一起幹出來的,我隻拿瞭一個小頭,給你留下瞭一個完整的公司,你不要不知足。現在錢我已經拿到瞭,以後我們各走各路,希望你好自為之,不要我走,公司就垮瞭,如果是這樣,還不如你拿三千萬,把公司留給我。”

  聽小梅這樣說,錢多多不再糾結,小梅說的是實話,如果因為小梅抽走瞭流動資金,公司就垮瞭,那是自己沒有本事,怪不得她方小梅,於是,錢多多擦掉額頭上的汗水,裝出大度的樣子說道,

  “那就感謝你留給我一個完整的公司瞭,我創辦這傢公司,自然不會讓公司這麼容易就垮掉的,這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想看兒子瞭,提前給我打電話。”

  錢多多有意提到兒子,是給小梅提一個醒,他們怎麼說都曾經是夫妻,二個人還有共同的孩子,藕斷絲還連,他希望小梅在公司困難的時候可以拉他一把,不要把事情做絕。

  “好吧,那就再見瞭。”

  提到兒子,小梅口氣軟瞭下來,是啊,她和錢多多雖然離婚瞭,但他們還有一個兒子,藕斷絲還連,錢多多把公司做垮瞭,將來受苦的還有她的兒子,想到這些,小梅不禁嘆瞭一口氣,咽下瞭還想教訓錢多多的話。

  如此,方小梅和錢多多算是和平分手瞭。事情過去不久,張傢偉就又從泰興開車來蘇州看望小梅。小梅聽說張傢偉要來,早早地去菜市場買瞭一大堆菜,忙瞭一上午,準備瞭一桌豐盛的飯菜。張傢偉進門看到寬大的餐桌上擺得整整齊齊的碗碟,旁邊還放瞭喝葡萄酒的高腳杯,餐巾被折疊成花的樣子放在餐盤上,整潔精致,就像去酒店用餐時一樣。張傢偉知道小梅已經從離婚的情緒裡走瞭出來,不禁也高興起來,

  “姐,就我們二個人,你弄這麼多菜幹什麼,不過看到你又有心情做飯瞭,我還是很替你高興,我早晨來前在傢芬她傢地裡摘瞭一些早熟的草莓,絕對新鮮無公害,等一會兒,你嘗嘗。”

  “你來看我,我心裡高興,閑在傢裡沒有事情,隨便做瞭一點你愛吃的菜,你說做多瞭,中午吃不完,晚上再吃,吃不完不準走,留在這裡,陪我說話。”小梅接過張傢偉遞過來的草莓籃子,讓張傢偉去衛生間洗手,自己到廚房洗瞭草莓放進果盤裡控水,忙完瞭,二人才在餐桌前坐下。

  “頭發做瞭,還畫瞭眉毛,皮膚好像也保養得更白嫩瞭,不錯啊,看著時尚得很,至少年輕5歲,我都不好意思叫你姐瞭。”

  張傢偉幫忙打開葡萄酒,給小梅和自己倒上,二人走瞭一個後,張傢偉打趣地說道。

  “我們三個人,瑪麗蘇是3月份的,我是10月份的,你是下一年6月份的,我大你不到一歲,是你願意叫我姐的,我又沒有逼你。”小梅和張傢偉在一起隨便慣瞭,有什麼說什麼。

  “我不叫你一聲姐,哪就好意思經常來你這裡蹭吃蹭喝的啊,說起年齡,我馬上就要過35歲生日瞭,你當姐的不準備送我一個生日禮物嗎?”張傢偉這次來看小梅,一是真的關心小梅,二是錢多多那邊已經打瞭好幾個電話催他,說到月底如果沒有錢給員工發工資獎金,他的公司可能就真的會垮掉。所以張傢偉在酒過三巡後,開始有意地把話題引導到借錢這件事情上。

  “還真是,過二天就6月2號瞭,以前你過生日,我也沒有記起來過,更沒有送過什麼禮物給你,倒是每年我過生日,總會收到瑪麗蘇和你的祝福,今年既然記起來瞭,一定給你補上一個大禮包,你說你喜歡什麼吧,我應瞭你叫我的這聲姐,就不怕你獅子大張口。”小梅起身把葡萄酒給張傢偉倒上,笑著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啊,我就是屬獅子的,天生的胃口大。”

  張傢偉拿起酒杯和小梅又走瞭一個,然後大口地吃起桌子上的菜來,那樣子好像要證明自己說的是真話。小梅在旁邊看著先笑瞭,

  “我已經知道你胃口大瞭,你慢點吃,我們認識這麼多年瞭,虧你還叫我一聲姐,可我從來沒有送過你生日禮物,這次全補上,我不反悔。”

  “真的?”張傢偉故作懷疑地問道。

  “真的,你隻管說吧。”小梅見張傢偉像孩子一樣較真,感覺好笑,心想:不就是一個生日禮物嘛,我又不是不給,還一遍一遍地確認,我方小梅像小氣的人嗎?

  “是你讓我說的,我就不客氣啦。”張傢偉嘿嘿地笑道,“你也給我煲點湯吧,我上次喝瞭你煲的王八湯,真是好喝,回傢也買瞭一隻王八,讓我媽煲湯給我爸補補,我嘗瞭點,比你煲的湯差遠瞭,不是一個味兒,自那以後我就總想著哪天找借口再來你這裡蹭著喝一次,讓我琢磨琢磨你這王八湯的味道。”

  “就這一點要求啊,你早說啊,早說瞭,我今早就給你燉上瞭,晚上你就能喝到嘴裡瞭,不過,煲這王八湯的秘方還真是我傢祖傳的,小時候我奶奶經常做,後來是我媽做,現在是我自己做,這湯煲起來很費功夫,要小火慢燉12小時,裡面加瞭一種神仙草,湯煲好瞭,肉爛入口即化,湯鮮不膩,有一種淡淡的草藥香。”

  小梅很會做飯,也很愛做飯,一般是看不上普通酒店裡做的飯菜的,論吃,小梅屬於老饕級食客,所以招待好朋友,一般都是在傢裡自己做瞭吃。正當小梅以為王八湯就是張傢偉要求的生日禮物時,張傢偉又嬉皮笑臉地說道,

  “姐,既然這麼麻煩的事情你都肯答應我,那,我還有一件小事求你,這事情不麻煩,你隻要點個頭就行。”

  “既然像你說的這麼簡單,我現在點頭就是,你別繞圈子瞭,說吧,我聽著呢。”

  小梅和張傢偉一起喝酒,不覺就稍微多喝瞭幾杯,喝得臉紅心熱,把外套都脫瞭扔在客廳的沙發上瞭,所以也沒有多想就被張傢偉繞瞭進去。張傢偉見酒喝得也差不多瞭,才把錢多多想通過自己向小梅借錢的事情說瞭出來,最後張傢偉表態道,

  “我知道你們剛離婚,我和你提錢多多的事情有點不好,但畢竟你們夫妻一場,還有一個孩子,公司也是你花瞭心血幹出來的,我想你總不會因為和錢多多生氣就看著公司垮掉吧。我當時答應瞭錢多多,自己也回傢清點瞭我現在能夠拿出來的全部資產,不瞞你說,這次清點讓我吃瞭一驚,光說股票,我在萬科A上市的時候買瞭5000塊錢,後來股票行情一直不好,從12塊錢一路跌到4塊錢,我陸陸續續又買瞭一些,加上這十多年分紅送配,昨天我把萬科股票賣瞭五百多萬,十多年翻瞭50多倍,我竟然發財瞭。另外,我和麗麗結婚時在深圳買瞭一套商品房,後來離婚瞭,我掏錢把房子從麗麗手上買瞭下來,昨天我打電話給我深圳的朋友咨詢瞭一下,這二年深圳房價飛漲,現在我扔在那裡的房子也價值差不多有五百萬瞭,這樣算下來,我自己就有差不多一千萬可以借給錢多多,幫他周轉一下。今天我來求你,是想用深圳的房產抵押給你,你借我五百萬現金,讓我湊個一千萬幫錢多多這個忙,這樣我就不欠他什麼人情瞭,要不然我和他大學時是一個宿舍的同學,但現在我總感覺矮他一頭,這件事過後,我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瞭,姐,你不想幫錢多多,你幫幫我總可以吧。”

  “你怕欠錢多多的人情,你就不怕欠我的嗎?”聽到錢多多剛離婚就打自己錢的主意,小梅放下正在吃菜的筷子,冷笑著說道。

  “你是我姐,我欠你的多瞭去瞭,我不在乎再多這麼一點,姐的情,我用這一輩子還,我們的時間還長,容我慢慢還吧,這和欠錢多多的是二回事。”小梅的態度在張傢偉的預料之中,所以張傢偉還是嬉皮笑臉地說道,“姐,我當時答應錢多多也是怕錢多多和你辦理離婚手續時再想出什麼么蛾子脅迫你,所以就答應替他向你借錢,錢多多是商人,我怕你玩不過他。”

  “你們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整天就知道算計我們女人。錢多多,也就這點出息瞭,算瞭,我看在你和我兒子的份上,就答應你這一次,以後別在我面前提錢多多的名字瞭。”小梅擺出一臉厭惡的表情,拿起酒杯一口喝幹瞭杯中的酒,準備收攤,“對瞭,既然你也認為錢多多是商人,那麼這借錢的事情就要按照市面上的規矩辦,你和錢多多說讓他把公司的辦公樓抵押給我,否則別想從我這裡拿到一分錢,這叫在商言商,傢偉,你一定要記住瞭,不管最後是你借錢給他還是我借錢給他,都讓他拿公司資產做抵押。”

  小梅的成熟冷酷大出張傢偉的意料,讓張傢偉重新認識瞭這個他已經相識瞭很多年的小梅姐,心想方小梅看來不是吃白飯的,和錢多多一起撐起一個百十號人的公司,確實也不是一般的女人。

  張傢偉搞定瞭這一千萬,當天晚上就給錢多多打瞭電話,

  “我幫你向小梅借到錢瞭,不過她要求你用公司的辦公樓做抵押,否則她一分錢都不會借給你的,這結果還是我死皮賴臉幫你求來的,要不要這一千萬,你自己看著辦吧,反正我答應你的事情,我辦到瞭,你欠我一個人情啊。”

  “要我把公司辦公樓抵押才借到的錢,你還好意思說我欠你一個人情,如果是這樣,我自己去銀行做抵押貸款好瞭,你先讓我考慮一下,最多三天,給你回話。”電話那邊的錢多多臉色很不好看,他沒有想到方小梅這麼精明,辦公樓的資產雖然當初也就花瞭一千萬,但樓市價格早就漲瞭上去,不說翻倍,至少也遠多於一千萬。

  “你要是這麼說就隨便你瞭,這人情我收回,你可以去銀行做抵押貸款,但那是要支付利息的,我幫你從小梅這裡借來的錢,可沒有要你的利息,隻要求你按時歸還本金,你如果沒有打算賴小梅這一千萬,不過就是用辦公樓的資產倒一次手罷瞭,什麼影響都沒有,你真的確定不需要我這個人情嗎?我等你答復,就等三天,三天過後,你再別和我提錢的事情瞭。”張傢偉本來是真心想幫錢多多這個忙的,沒有想到錢多多卻是這個態度,不由得警覺起來:說不定錢多多還真有可能賴賬呢,小梅到底和錢多多夫妻一場,比我更瞭解錢多多,要求抵押看來一點也不過分。

  錢多多放下電話,就著手找人對公司的所有資產進行瞭評估,如果加上公司的商業信譽,估值滿打滿算也就6,7千萬,其中公司的辦公樓就價值2千萬,拿到銀行做抵押貸款,最多可以拿到8百萬有息貸款,就這8百萬還是欠瞭中間人的人情的,錢多多心裡一盤算覺得不合算,就又打電話給張傢偉,

  “傢偉,你的人情我要瞭,我答應方小梅用公司的辦公樓做抵押,你幫我借一千萬無息借款,時間一年,一年後我歸還本金。麻煩你今天來蘇州,我們辦理一下手續,我現在急需這筆錢,希望這二天就能看到錢打到我公司的賬戶上。”

  張傢偉沒有再和錢多多說什麼,放下電話,就開車來到蘇州,先去瞭小梅傢,把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瞭小梅,

  “反正就是這一千萬瞭,是你先借我錢,我再借給錢多多,還是你直接借給錢多多,怎麼辦,我聽你的。”

  “是你欠錢多多這個人情,當然是你借錢給他瞭,不夠的我替你補上,我不想看見他那副商人的嘴臉,你自己和他辦理借款手續吧,但我提醒你不要讓他有到期不還錢的理由,你最好在協議中白紙黑字地明確:一年後如果你沒有按時拿到一千萬還款,就有權任意處置抵押物。”

  在涉及到錢款的問題上,方小梅作為行業老手,做起事來一板一眼絕不含糊。這一點,張傢偉心裡明白,當天就按照小梅教他的辦法和錢多多辦理瞭借款手續,錢多多及時地拿到瞭公司急需的流動資金,挽救瞭公司面臨的危局。

  錢的問題解決瞭,玲玲的問題馬上就擺到瞭錢多多的面前。玲玲聽說方小梅和錢多多鬧離婚,心裡暗喜,這是她處心積慮想要得到的結果,讓玲玲沒有想到的是方小梅和錢多多離婚的速度,比她預想的要快瞭很多,也幹脆很多,方小梅直接拿錢走人,和她當初離開公司時一樣,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玲玲心裡慶幸,本來她想以肚子裡的孩子和錢多多方小梅打持久戰的,現在她凸起的肚子還不太明顯,結果就出來瞭。下一步就是讓錢多多娶瞭自己,這一點,玲玲並不著急,她肚子裡懷著錢多多的孩子,她不相信錢多多最後會不給她和孩子一個交待,所以玲玲隻是安心地在傢保胎,並不主動去找錢多多的麻煩,她知道她隻需要堅持到孩子生下來,一切都會如願以償的。玲玲的想法當然不是錢多多的想法,錢多多根本就沒有把玲玲當回事,即使和方小梅離婚瞭,他也沒有打算娶玲玲,玲玲就是一個酒吧女郎,娶一個酒吧女當老婆本身就是一個笑話。蘇大附院藥劑科的劉主任聽說錢多多離婚瞭,再見錢多多的時候,開玩笑地說道,

  “多多兄弟,你不會為瞭娶玲玲才和老婆離婚的吧?”

  劉主任曾經也是玲玲的熟客,說話時的神情充滿瞭曖昧和嘲弄,錢多多看在眼裡,心裡不爽,恨不得上前抽劉主任二個耳光,但這是絕對不可以的,劉主任是他錢多多的衣食父母,他巴結還巴結不過來呢,錢多多強忍心中怒火,陪著笑臉答道,

  “哪可能啊,我和方小梅是因為別的事情離婚的,我和玲玲隻是玩玩,怎麼可能為瞭娶她和老婆離婚呢。”

  “真的嗎?我今年去瞭幾次夜總會沒有再見到過玲玲,向她的領班打聽說:玲玲跟瞭你,現在已經不做這一行瞭。我還想玲玲可是一個尤物,你小子真有兩下子,能背著老婆把玲玲包養瞭,一個人吃獨食享艷福。”劉主任想起當初和玲玲辦的那些事,不禁哈喇子都流瞭出來,邊說邊不停地咽著口水。

  “你說我享福,我現在後悔還來不及呢,當初怎麼就腦子進水,去招惹上這個小妖精,害得我現在有苦難言,劉主任,蒙你看得起我,叫我一聲兄弟,不瞞你說,和老婆離婚,讓她一次性拿走瞭公司全部流動資金,我現在手頭有點緊,你看能不能幫我提前結算一下今年醫院欠我們公司的貨款,真是不好意思啊,還請劉主任一定幫幫忙,劉主任的大恩,我錢多多在心裡記著,以後一定報答。”錢多多這次找劉主任,是有求於人,不得不低三下四。

  “這個嘛,也不是我不肯幫你,你也知道我們醫院對所有的醫藥公司都是半年一結算的,很少有中間給哪個醫藥公司結算貨款的,除非你們公司以後不供貨瞭,或者我們醫院不進你們公司的藥品,換其他供貨商瞭,隻有發生這些特殊情況,我們才會提前和醫藥公司結算貨款,你這是屬於哪種情況啊?”

  劉主任是老江湖,看見送到嘴邊的肉哪有不想辦法咬上一口的道理,所以眼睛挑逗地看著錢多多,故作為難地說道。

  “我哪種也不算,是我們公司自己出瞭問題,所以才來求劉主任,隻要劉主任幫我錢多多度過這次難關,以後劉主任想要什麼盡管開口,我錢多多上刀山下火海也給劉主任把東西弄來。”錢多多看到劉主任沒有一口回絕自己,而是用眼睛看著自己,就知道事情不是不可以,要看自己拿出什麼東西孝敬他瞭,於是信誓旦旦地說道。

  “你這事情等我向主管院長匯報瞭再說,你真的不是因為玲玲才和老婆離婚的?”劉主任轉移瞭話題,說出瞭他現在最關心的事情。

  “玲玲是什麼人,劉主任知道的,我怎麼可能為瞭她和自己老婆離婚呢?我和方小梅離婚的確是因為其他的事情。”錢多多聽劉主任又扯玲玲的事情,心裡極其厭惡,但又不能不回答劉主任的問題,於是一口否認瞭和玲玲的關系。

  “這樣好,這樣我就好意思向你開口瞭,你和玲玲沒有那層關系的話,不如你把玲玲介紹給我,我願意包養她,你別說玲玲真是屬妖精的,和她辦過那事後,我就一直忘不瞭她,我自己去夜總會找過她幾次,都沒有見到她,還真想她呢。”劉主任咽著口水,厚顏無恥地說道。

  “這個好說,回頭我見到玲玲,把你對她的思念告訴她,不過,劉主任還是先幫兄弟度過難關,我才有心思幫劉主任找玲玲去啊。”錢多多也是老江湖,知道不能一下子就答應這個老色鬼,需要適時地吊吊劉主任的胃口。

  “那我們兄弟倆一言為定,我去幫你活動活動把貨款提前結算,你去幫我和玲玲說說情。”劉主任聽到錢多多松口瞭,自然急不可耐地和錢多多把彼此的事情成交瞭。

  這邊不說劉主任如何幫錢多多提前結算瞭貨款,再說錢多多從蘇大附院出來,就去瞭玲玲傢,他要盡快地把玲玲的事情解決瞭。進瞭玲玲的傢門,看見玲玲穿瞭一身睡衣,心情很好地靠在沙發上,邊吃零食邊看電視,現在的錢多多看見玲玲再也沒有和玲玲膩歪在一起辦那事的欲望,他在離玲玲很遠的沙發上坐下,

  “你去醫院看過瞭嗎,醫生怎麼說?”

  “剛發現懷孕的時候,我每天難受得就想吐,渾身沒勁,叫你過來,你又沒有時間陪我去醫院,等我自己感覺身體好點瞭,去看醫生,醫生說孩子的月份有點大,刮宮流產有生命危險,我現在日子過得好好的,每天不用上班,不愁吃不愁穿的,這麼好的生活我還沒有享受夠呢,我才不會自己去找死呢。”玲玲邊說邊站起身挺起肚子給錢多多看。

  “那你準備怎麼辦,難不成你想把孩子生下來?我不同意,我也不會認這個孩子的。”錢多多態度很堅決地說道。

  “你不同意怎麼辦,難不成讓我流產把命送掉嗎?我自己願意和你生一個孩子,又沒有非要讓你認他,我自己養他,我們娘倆相依為命,我後半輩子還有一點寄托,我不讓你負責。”玲玲說著說著就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地對著錢多多哭泣起來。“你既然不想負責,當初做那事的時候為什麼不小心點,把我肚子弄大瞭,我現在連吃飯的本錢都沒有瞭,你叫我以後怎麼生活啊。”

  錢多多看見玲玲又開始哭,心裡也有點煩瞭,但孩子是他弄出來的,他也不能真的就不管瞭,於是耐著性子安撫玲玲道,

  “我也是上過醫學院的,孩子月份大瞭,不能刮宮流產,可以打催產素引產,保證不會有生命危險的。這次,我陪你去住院,你今年才22歲,沒有結婚,年紀輕輕的生個孩子算什麼事情啊,你還是別哭瞭,聽我的話,把孩子打掉。”

  玲玲是瞭解錢多多的,錢多多雖然花心,但人還不壞,她是真心想嫁給錢多多,因此是絕不能把孩子打掉的,她和錢多多中間沒有瞭這個孩子,錢多多把她甩掉是分分鐘的事情。

  “我害怕,我不要去醫院,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玲玲哭著起身把錢多多硬是推出瞭傢門。

  “你還是好好想想吧,我今天還有別的事情先走,過二天,我再來,這事情總是要解決的,你提一個條件,我能滿足就盡量滿足你,隻要你把孩子打掉。”

  錢多多離開前隔著大門對玲玲說道。他現在真是拿玲玲沒有辦法,最後決定還是拿錢把事情擺平,在他想來玲玲賴著不去醫院,也就是想向他多要一些錢,哪裡會想到玲玲現在一門心思地想嫁給他啊。

  過瞭二天,錢多多再來玲玲傢裡,已經人去樓空,問周圍鄰居說是前一天有一對中年夫妻過來把玲玲接回傢瞭。錢多多聽到消息後,頭馬上就大瞭起來:玲玲這樣做是怎麼回事啊,走前也不告訴自己,難不成真是想把孩子生下來。他和玲玲如果有瞭這個孩子,以後和玲玲就再也摘不幹凈瞭,這是什麼事情啊。

  “玲玲嗎?你怎麼回傢也不和我說一聲,我們的事情總要商量一下,你不能不和我商量就自己把孩子生下來吧,你現在告訴我你傢的具體地址,我去你傢裡和你爸媽商量這件事情,我願意再給你們一些錢把事情解決瞭。”錢多多找不到玲玲,隻得給玲玲打電話。

  “你別問瞭,你千萬別過來,我爸爸會打斷你的腿的,現在我在自己傢裡,有我媽照顧我,你不用管瞭,孩子生下來我自然會打電話告訴你。”

  那邊的玲玲說完,也不給錢多多再說話的機會就把電話給掛斷瞭。錢多多無奈,隻好放下玲玲的事情,忙他的公司去瞭。

  屋漏偏逢連陰雨,自從錢多多和方小梅離婚的消息傳出去後,方小梅以前的同學和同事再見錢多多時就不像過去那樣熱情,大多數人認為錢多多是因為有瞭年輕漂亮的小三把一起打拼多年的妻子給甩瞭,所以開始不待見錢多多。方小梅的關系大多都是醫生,很多都是公司的客戶,原本都很給錢多多幫忙,現在突然失去瞭這層關系,很多醫院的業務量,尤其是蘇大附院的業務量急劇下降。為瞭扭轉這樣的局面,按過去的一般做法:公司必須提高銷售端費用拓展新的客戶渠道。這次,錢多多親自出馬,四處奔波,到處解釋,才勉強穩定住瞭現有的業務量。焦頭爛額的錢多多這時候才真正體會到瞭方小梅對於公司的重要性,公司的核心價值就是商業信譽,人傢相信你,才會幫你忙,公司以前主要靠他和方小梅在業界的個人信譽才得以運轉良好,渠道建設上的投入很少但效果好,公司的凈利潤很高。現在因為離婚事件嚴重地影響瞭他錢多多的聲譽,以往的銷售模式無法繼續,不得不發生改變,通過給開藥醫生更高的藥品回扣來穩定業務量,如此,公司的凈利潤下降瞭很多,公司要發展隻能薄利多銷,但以量促增的運營模式不久就引起瞭蘇大附院管理層的關註,各種限制措施出臺,錢多多又不得不再找醫院管理層進行疏通,藥品的銷售環節增多,進一步增加瞭銷售成本,最後是業務量增長瞭也不賺錢,公司陷入瞭一種讓錢多多無可奈何的惡性循環,現在能夠維持公司正常運轉不崩盤,錢多多已經感覺萬幸,根本不敢奢望賺到更多的錢瞭。

  就在公司最困難的時候,一根稻草壓死瞭錢多多的公司,導致公司最後破產清算,直接的誘因還是錢多多在外面欠下來的情債。玲玲怕錢多多逼她打掉孩子,隻得打電話回傢和爸媽說瞭實話,說自己和公司老板同居二年,現在未婚先孕,自己想把孩子生下來,希望孩子的爸爸以後可以娶自己。玲玲的爸爸聽說後立刻就氣炸瞭,漂漂亮亮的女兒為什麼要去給人傢當小三呢,還未婚先孕,這是有辱門風的事情,於是,第二天就和玲玲的媽媽一起到瞭蘇州,把女兒接回瞭鹽城農村。本來,玲玲爸媽是想讓女兒把孩子打掉的,畢竟女兒還很年輕,以後拖著一個孩子怎麼嫁人啊,但女兒說錢多多已經為此和妻子離婚瞭,現在是單身男人,等過瞭這個風頭,自然會和她結婚。玲玲爸媽心裡雖然很不高興,但聽女兒說錢多多開瞭一傢醫藥公司,是一個很有錢的人,加之女兒已經懷瞭人傢的孩子,玲玲爸媽也就默認瞭女兒的請求:先把孩子生下來,等過一陣子,讓錢多多再來娶女兒過門。像他們這樣貧困的農村傢庭的女孩能攀上一個有錢人傢,雖然是當小三搶來的男人,但也比嫁給一個同樣貧窮的農民好吧。既然得到瞭爸媽的默許,玲玲就安心呆在傢裡生孩子。孩子生下來後,玲玲才打電話告訴錢多多,讓錢多多來傢裡看孩子。這時候的錢多多已經煩透瞭玲玲,他知道自己已經被玲玲拿捏住瞭,孩子成瞭他的軟肋,但他絕不可能因為孩子娶玲玲的,他必須解決這件事。錢多多想瞭想,給張傢偉打瞭一個電話,

  “傢偉,我遇到瞭大麻煩,玲玲大著肚子跑回傢,現在給我生瞭一個女兒,我想你陪我去鹽城走一趟,幫我把事情解決瞭。”

  “多多,你玩得還真大,白撿一個女兒,你不是一直都想再要一個孩子嗎?有什麼麻煩的,和玲玲結婚就是瞭。”電話那邊的張傢偉雖然因為方小梅的事情現在不怎麼看得起錢多多,但二人畢竟是大學時同一個宿舍的兄弟,該幫忙的時候還是要幫忙的,於是,故意打趣地說道。

  “你現在別笑話我瞭,女兒是我的,我當然要瞭,但玲玲,你也是知道的,我怎麼可能和她這種人結婚呢?”錢多多有些尷尬地說道。

  “不想和玲玲結婚,你跑人傢要孩子,你當心玲玲傢裡人揍你。”張傢偉有些意外,他過去一直以為錢多多是因為玲玲才和方小梅離婚的,現在看來是自以為是瞭,於是警告錢多多道。

  “我也是怕玲玲傢裡人對我動粗,把我扣住不讓我走,所以才想你陪我一起去接孩子。”錢多多這次老老實實地說道。

  “這樣啊,你準備怎麼解決這件事情,你先給我交一個底,我再陪你走這一趟,否則玲玲傢裡人會連我也打的,那時候你就非得留下來和玲玲結婚,沒有人可以救你。”張傢偉知道錢多多一定留瞭一手,所以追問道。

  “老實和你說吧,以前我陸陸續續給過玲玲100萬,這次我準備再給玲玲100萬,把我女兒接走。”電話那邊的錢多多擦掉額頭上的汗水,說道。

  “花200萬白得一個女兒,你不虧,不過我提醒你,你借小梅的一千萬快到期瞭,你記得到時間還錢啊。”張傢偉聽錢多多準備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現在他不擔心錢多多怎麼解決和玲玲的事情,倒是擔心起錢多多會賴他和方小梅的錢瞭。

  “我都給你們抵押瞭,如果到時候我真還不上你們的錢,你們按協議處理就是瞭。”提起借方小梅的一千萬,錢多多心裡發慌,說話的口氣也很不耐煩。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別讓我這個中間人為難就好,你什麼時候去鹽城?”放下還錢的話題,張傢偉答應瞭陪錢多多去一趟鹽城。

  “你今天就來蘇州吧,我這裡先準備一下,明天我們一起開車去鹽城。”

  二人把事情說定。第二天,錢多多帶著張傢偉一起去瞭鹽城玲玲傢裡。玲玲爸媽聽說女婿上門,一大早就起來,忙著張羅瞭一大桌子飯菜準備招待客人。第一次見面,玲玲爸媽以為一邊陪同的高大英俊的張傢偉是他傢女婿,心裡歡喜,但等錢多多自我介紹後,看著身材矮胖,油頭粉面,明顯比自己女兒大瞭十幾歲的中年男人,玲玲爸媽變瞭臉色,也不給客人沏茶倒水,指著門口的板凳,說道,

  “你就是錢多多啊,坐吧,玲玲把你們的孩子都生下來瞭,你才想起過來看玲玲啊。”

  “伯父伯母,你們可能有一點誤會,我早就想過來看看的,但玲玲不告訴我你們具體的傢庭住址,她不讓我過來,昨天玲玲打電話給我,我馬上就趕過來瞭。”

  錢多多早就預想到瞭今天見面後的情景,也不介意玲玲爸媽對自己的態度,放下帶來的一大堆禮物,穩穩當當地坐在門口邊的板凳上,和玲玲爸媽說著話。這種情況下,張傢偉不便多開口說話,陪著錢多多在一邊坐瞭,閑著沒事打量起玲玲傢裡的情況。玲玲傢所在的鹽城,是江蘇省相對貧困的地區,比起張傢偉泰興的傢差瞭很遠,玲玲傢隻有三間破舊的瓦房,房前圍瞭一個小院,門口種瞭二棵果樹,傢裡擺放的都是自己手工制作的傢具,雖然簡陋,但收拾得幹凈利落。玲玲的爸媽是一對五十歲上下的中年夫婦,皮膚黝黑,粗手大腳,一看就是典型的農民。

  “你怎麼還叫我們伯父伯母啊,你和玲玲的孩子都有瞭,我都當外公瞭,你應該叫我們爸爸媽媽吧。”玲玲爸爸大手一揮,很不高興地說道。

  “爸,媽,你們別為難多多瞭,我和多多還沒有結婚,他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多多,你過來看看我們的女兒吧。”

  玲玲聽見傢裡來瞭人,就從裡屋抱著孩子走出來,一邊招呼錢多多和張傢偉,一邊說道。錢多多看見玲玲出來替他解圍,急忙起身去看自己的女兒,孩子還沒滿月,小臉皺巴巴的,皮膚有一點發黃,一頭烏黑濃密的頭發,一雙大大的眼睛,樣子很像錢多多。錢多多拿出奶糖讓孩子舔舔,孩子好奇地看著這個陌生的男人,不哭不鬧,伸出舌頭舔瞭一下奶糖,然後滿意地對錢多多綻放瞭一個笑臉。錢多多伸手輕輕地從玲玲手上接過女兒,眼睛就再也沒有離開孩子,抱著這個柔軟的小生命,錢多多心裡打定瞭主意:這是他錢多多的骨肉,無論如何他也要把孩子接到自己身邊。一邊的玲玲看著錢多多如此喜愛女兒,心裡舒瞭一口氣,錢多多應該會看在孩子的份上和自己結婚的吧。玲玲的爸媽看到女兒一傢三口團聚時溫馨的畫面,也暫時放下瞭責難錢多多的心思,一傢人融洽地吃瞭一頓中午飯。飯後,錢多多讓玲玲把孩子交給玲玲的媽媽,和玲玲單獨在裡屋說話,

  “玲玲,既然你執意把孩子生下來,我們就要對這孩子負責,你先說說你是怎麼打算的吧?”

  “我還能怎麼打算,你現在已經離婚瞭,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就和我結婚吧,我們一傢三口以後的日子會過得很好的。”玲玲現在感覺有瞭底氣,終於可以正大光明地說出自己的想法瞭。

  “玲玲,你還真想和我結婚啊,你可能不是很瞭解我,你根本不知道我錢多多現在是什麼情況,你真的知道瞭,可能就不這樣想瞭。”錢多多尷尬地用手摸瞭一把臉,清瞭清嗓子,繼續說道,“我和方小梅離婚時,方小梅一下子拿走瞭公司全部流動資金,留給我一個空殼公司,我沒有辦法,就把公司資產抵押給瞭張傢偉,向張傢偉借瞭一千萬,才勉強維持住瞭公司,走瞭方小梅,現在公司運營困難,賬上不到200萬,到時候還不上向張傢偉借的錢,公司馬上就會被清算,我也不是什麼老板,弄不好還會背一身債,你如果真的嫁瞭我,我們成瞭夫妻,那時候你平白無故地就背上瞭一身債,你還年輕,好日子還沒有過,何苦非要跟我綁在一起呢,不是我不願意和你結婚,是我怕自己害瞭你,更害瞭我們的孩子,我今天把傢底都告訴你瞭,希望你認真考慮一下。”

  “我不相信,你的公司有百十號人呢,怎麼會說不行就不行瞭?再說,憑什麼她方小梅可以一下子拿走這麼多錢啊。”本來滿懷希望的玲玲突然聽到錢多多的公司不行瞭,自己當不成老板娘,腦子有點反應不過來,咬著嘴唇想瞭半天,最後把仇恨集中到瞭方小梅的身上。

  “現在公司的情況就是這個樣子,我怕你不信,就讓張傢偉跟著我過來瞭,一會兒你可以問問張傢偉,他手上有公司的抵押借款協議,你看看就知道瞭。至於方小梅憑什麼可以拿走全部流動資金,是因為這個公司原本就是我和她二個人一起幹出來的,她擁有公司一半的股份,我和她離婚就可能面臨公司破產,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不要問你不懂的事情瞭,還是考慮考慮你自己以後怎麼辦吧,當初我不讓你把孩子生下來,真的隻是為你好,可是你聽不進去,現在孩子生下來瞭,你看你怎麼辦吧。”

  錢多多的表情很無奈。玲玲知道事情應該真是像錢多多說的那樣,感嘆瞭一陣子自己命苦後,玲玲最後還是回到瞭現實,問錢多多道,

  “你打算怎麼處理孩子和我?”

  看玲玲終於問到瞭現在的關鍵問題,錢多多就把早已經想好的辦法說瞭出來,

  “你和我結婚,最後的結果是你什麼也得不到,還不如我趁公司沒有被清算的時候挪出一點錢給你,你現在還年輕,以後還會嫁人,拖著一個孩子也不是什麼好事情,將來對孩子也不好,不如你把孩子讓我帶走,我交給我爸媽,你看這樣可以嗎?”

  “你那一點錢是多少啊?”玲玲緊張地看著錢多多,問道。

  “之前我給過你100萬,現在公司賬上也就不到200萬,我再拿出來100萬給你,你看可以嗎?”這時候的錢多多也很緊張,眼巴巴地看著玲玲說道。

  “行,你先坐到外面等一會兒,我去和我爸媽商量以後再說。”

  玲玲和自己爸媽一五一十地把錢多多剛才說過的話學說瞭一遍,最後說道,

  “我沒有想到我處心積慮地從方小梅手裡搶到瞭丈夫,現在卻是這個樣子,錢多多說再給我100萬,他把孩子帶走,你們說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你這孩子真是不讓我們省心,孩子都生下來,你又不願意和他結婚瞭,你腦子裡想些什麼啊,不管錢多多現在是什麼樣子瞭,他都是孩子的爸爸,你應該和他結婚。”玲玲媽媽是本本分分的農民,有著對婚姻傢庭傳統的看法。

  “孩子媽,你這是什麼想法啊,你這不是把咱們玲玲往火坑裡推嗎?他錢多多公司已經不行瞭,你讓玲玲現在和他結婚不就是幫他背債嗎?”玲玲爸爸作為一傢之主,多少是見過一些世面的,知道現在社會上很多小三上位的故事,所以想法更現實一些,“那個錢多多油嘴滑舌的樣子,他不會騙你吧,公司真的就不行瞭?”

  “應該差不多吧,他和方小梅離婚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那個和他一起過來的張傢偉以前我也認識,是一個正人君子,爸,你如果不相信,現在可以出去問張傢偉,看看他手上的抵押借款協議。”

  這時候的玲玲已經從當初的震驚中清醒過來,很冷靜地對爸爸說道。玲玲爸爸為瞭慎重起見,真的起身去外屋看張傢偉手上的抵押借款協議,等再回到裡屋後,玲玲爸爸說道,

  “他錢多多說公司賬上隻有不到200萬,這個我們不用真的相信,公司資產被他前妻拿走瞭一半,你就拿走剩下的一半,怎麼說你也給他錢多多生瞭一個孩子,雖然沒有結婚,也算是他的妻子,100萬太少瞭,你讓他再給你500萬,起碼保證你今後的生活衣食無憂。”玲玲爸爸現在狠透這個搞瞭自己女兒的男人,咬牙切齒地說出瞭他所能想到的最大數字。

  “500萬啊,錢多多能拿出來嗎?我看200萬應該差不多。”玲玲和她媽媽被玲玲爸爸說出來的數字嚇瞭一跳,等反應過來,玲玲自己說道。

  “不行,就要500萬,這可是你用青春和一生的幸福換來的,少瞭500萬,堅決不行,你們娘倆不要出面瞭,這事情,我來和錢多多說。”

  打定主意後,玲玲爸爸起身去外屋找錢多多說話。

  “什麼?你們要500萬才肯把這件事瞭結瞭,我說伯父,你當我錢多多的公司是印鈔票的吧,我現在真的拿不出來這麼多錢,我們倆能再商量商量嗎?我現在最多能湊一個200萬給你們,玲玲拿著300萬也應該可以衣食無憂瞭。”錢多多想過玲玲爸媽可能獅子大張口,但沒有想到會要這麼多,不由得漲紅瞭臉,汗水從額頭上流瞭下來。

  “500萬一口價,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餘地,我女兒年紀輕輕,被你弄出一個孩子來,你想200萬就瞭事,你信不信我今天打斷你的腿,看你從我傢這個門爬出去。”玲玲爸爸身強力壯,說著就伸手抓住瞭錢多多的衣領,做出要打人的架勢。錢多多矮瞭玲玲爸爸一頭,突然被玲玲爸爸抓住,掙紮瞭一下,沒有掙脫,不由得面紅耳赤。一邊的張傢偉看見玲玲爸爸要對錢多多動粗,急忙起身攔住,

  “叔叔,有話好好說,你先松手,錢的事情,我們再商量商量。”

  玲玲爸爸隻是嘴上說說,沒有真想打斷錢多多的腿,所以見張傢偉上來拉架,也就松瞭手,讓錢多多坐回到瞭原來的座位上。

  “500萬,沒有什麼可以商量的。”玲玲爸爸狠狠地說道。

  “傢偉,你看我這事弄成這樣瞭,要不你再借我300萬,回去我們再算賬,大不瞭我把整個公司都抵押給你。”其實,此時錢多多公司賬上是有500萬的,也就隻剩這500萬流動資金瞭,原本打算最多給玲玲200萬把事情瞭結瞭,現在直接被玲玲洗劫一空,但為瞭帶走自己女兒,錢多多一咬牙就認瞭。

  “你真的要把公司給我啊,這事情我還需要考慮考慮,我們出去說話吧。”張傢偉沒有想到玲玲爸爸如此強橫,但這是錢多多自己的事情,他不方便參與,所以把錢多多叫出瞭玲玲傢,到瞭野外,張傢偉才問道,“你公司真的連500萬都拿不出來瞭嗎,還是你在玲玲爸爸面前假裝的?”

  “方小梅走後,公司經營一直走下坡路,老實和你說吧,我現在公司賬上隻有500萬流動資金,本來打算最多給玲玲200萬把事情瞭結瞭,但看今天這樣子,這500萬是保不住瞭,我現在隻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公司經營不下去瞭,你有意接手我的公司嗎?”事情到瞭這個地步,錢多多不得不和張傢偉交瞭底。

  “我哪有這麼多錢啊,你太高看我瞭。”張傢偉沒有想到和方小梅離婚不到一年,錢多多的公司竟然到瞭破產清算的地步。

  “我知道你沒有那麼多錢,但方小梅還有錢,你可以和方小梅聯合接手我的公司,你這次回去就和方小梅商量商量,這公司也是她方小梅一手幹出來的,說不定她會有興趣接手的。”這時候的錢多多隻有一個想法,就是要接走自己的女兒,他已經無心繼續打理公司瞭。

  和張傢偉從野外散步回來,錢多多答應瞭玲玲爸爸的要求,在鹽城又呆瞭一個晚上,第二天,通過銀行賬戶打給瞭玲玲500萬,這之後,算是錢貨兩清,錢多多帶走瞭孩子,終於和玲玲一刀二斷,把事情徹底解決瞭。

上一篇:兵哥哥回鄉,攤上送親好事

下一篇:堅持日更《往事隨風》10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