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兵哥哥回鄉,攤上送親好事

时间:2019-05-0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龍門香儒 - 小 + 大

  
  寫在前面的話

  這是一篇十年前的文稿,也是一個我親身經歷的故事,但由於諸多的原因一直封存著。十年來屢屢搬遷,原來的文稿也早已遺失,隻能憑著印象重新整理出來獻給各位朋友們。

  婚喪嫁娶,世間平常事也,所以送親賀喜的事自然難免,而且也是一件幸事。然而為死去的人結親聯姻的恐怕遇到的還不多吧。在我的故鄉至今還流傳著這樣一種習俗——結鬼親。在這個故事中我可悲地屈服給瞭世俗,因為我不能違背含辛茹苦撫養我長大成人的父母,更不能背叛我的傢族遺訓… …

  送 親

  一

  回傢的感覺特好,所以總覺得時間過得好快,一轉眼十餘天過去瞭。每日裡和闊別多年的鄉親父老,同輩朋友們周旋在一起,時時都會讓我感受到故鄉的親切和溫暖,也真真體味到鄉裡淳樸的民風和鄉親們那博大無私、寬容坦蕩的胸懷瞭。

  晚飯時候,父親突然放下碗筷對我說道:“你大伯托人捎來口信,說蘭兒——就是你堂姐,過幾天要和人傢結親瞭,到時候你去送送她。”

  “誰?”母親詫異地問。“沒聽說青哥傢有什麼事呀!”

  “哎呀,你忘瞭,和素琴挨肩兒的那個嘛。”父親又拿起筷子,夾瞭一口菜放進嘴裡嚼得脆響。

  “上次不是提瞭一傢,可蘭兒不樂意,吵鬧著年齡太大瞭。現在才又遇到一個,礦上新傷的,挺合適的。”父親停瞭停,笑得很得意。

  “唉,辦瞭也好,早一天辦妥省得她再鬧騰,大哥也省心瞭”

  “說的也是。”母親接過父親的話茬。

  “我不用去瞭吧?”我抬起頭,看著父親。

  “不,得去。一定要去的,這是件大事!”父親很堅定,說完放下筷子出去瞭。

  屋子裡靜悄悄的,隻能聽到墻壁上掛鐘發出的嘀嗒聲。

  我怔怔地看著父親模糊的背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裡,一句話也沒有說,隻是心裡感到莫名的煩悶,一直到瞭晚上休息時妻向我打聽起蘭兒的事,心情也才稍稍舒展瞭許多。

  二

  說起這個堂姐,其實隻大我兩個月吧。是我堂伯父的第二個女兒,聽說生得特別水靈而且也聰明,自打她一生下來就被大伯父視為心肝寶貝兒、掌上明珠,不管生產多麼勞累隻要看到蘭兒,所有的疲憊都就煙消雲散瞭。父親說堂姐的雙腳五歲前是沒落過地兒的。其實也不光是自傢誇耀,鄰居比舍的大媽二娘們也都這麼說過。

  據說人死之後要過瞭奈何橋,喝過孟婆湯,就把前生的事都忘得一幹二凈,但也有一些偷生鬼兒在投胎前沒有喝陰陽河的水,這樣出生的人一般都很聰明,會知道人的三世之事。因此在老傢有句形容那些聰明非常的人的話叫“沒喝迷混湯”。而這句話用到我這位叫蘭兒會堂姐身上恐怕是再合適不過瞭的。

  堂姐十歲的時候已經出落得像個大姑娘瞭,一張白裡透紅,人見人愛的瓜子臉,娥眉鳳珠,櫻桃小口,香色初露,嬌容乍生,兩條長長的大辮子又黑又亮,可真叫亭亭玉立,動人瞭。所以聽到關於她的描述時也時常會使我想起“八歲偷照鏡,娥眉已能畫”這樣一句詩來。那時候堂姐還遠不是提親的年齡呢,卻時時會招來多事的媒婆們三番登門,屢次求媒。大伯大娘自然不會應允的。

  再有一兩個月就是堂姐十二歲的生日。過瞭這個生日,堂姐就是一個真正的大人瞭,可以將頭發高高盤起來,也可以考慮許配人傢瞭。然而不幸的是她突然得瞭一種病,整天昏昏沉沉,滴水不進,沒幾天人就瘦瞭大半兒。大伯背著堂姐走遍瞭村村戶戶,訪遍四方名醫,然而奈何天意不祥,藥石無功,久經醫治不效。末瞭堂姐還是香顏早殞,魂歸瑤池瞭。堂姐也始終未能成為大人。為此大伯大娘足足難過瞭好幾年。唉,紅顏薄命!也許這個世界裡本來就是有一點兒捉弄人的成分吧……

  遵照農傢的習俗,平民百姓不過十二歲就死瞭叫夭折,夭折的人是不應埋葬的,一般都是用草席卷瞭丟在山上。然而大伯太過憐惜蘭兒瞭,不忍看她棄屍荒野的淒慘,所以硬著頭皮叫人做瞭一口薄棺,找來幾個異姓的年輕人把她抬到後山的叢林裡埋葬瞭。父女一場十幾年瞭,雖然她未曾盡一點兒回報生養之恩,但生前畢竟還是給大伯大娘,給這個傢庭帶來許多的歡聲笑語。況且她也基本上是十二歲瞭,就差個巴來月罷瞭!

  可是誰也不會想到就是因為這麼一安葬竟然又葬出許多麻煩事來。

  (欲知後事如何、待續)

上一篇:日更《往事隨風》12

下一篇:堅持日更《往事隨風》(11)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