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日更《往事隨風》12

时间:2019-05-0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經濟的草根 - 小 + 大

  錢多多為瞭玲玲的事情,掏空瞭公司,眼看一千萬借款到期,他卻拿不出錢來還給方小梅,根據協議,公司不得不進入到破產清算程序,這時候的錢多多已經無力再經營自己的公司瞭,隻能選擇賣出公司。當然,賣公司也要找到一個好的買主,首先必須讓公司得以繼續運營,不至於讓百十號員工突然就失業瞭,其次要能賣出一個好的價格。這傢公司不管怎麼說都是錢多多奮鬥瞭十年的心血,他心裡還是希望公司有一個好一點的歸宿,所以第一人選,錢多多瞄準瞭方小梅,因為現在方小梅既是公司最大的債權人,也是公司的前合夥人,對公司最瞭解,也最有可能接手他的公司,但錢多多離婚時信誓旦旦地說過離開瞭她方小梅,公司一樣會發展得很好,可事情才過去一年,公司已經經營不下去瞭,這讓錢多多感覺在方小梅面前很沒有面子,所以錢多多希望張傢偉出面,讓方小梅接下公司,

  “我也不多要,隻要方小梅再給我3000萬,我就把整個公司都賣給她。”

  “小梅離開公司的時候隻拿瞭3000萬,其中借給你瞭1000萬,她哪裡還有3000萬買你的公司啊,這生意談不瞭,我不會去幫你和小梅說的。”張傢偉知道方小梅的底牌,所以一口回絕瞭錢多多。

  “不是還有你嗎?你可以和方小梅聯合收購我的公司,我們都是自己人,我沒有向你們多要,去年我向方小梅借錢的時候,找專業會計師評估瞭公司的價值,這裡是評估報告,你們可以拿去看看,最少值6000萬,其中2000萬的辦公樓已經抵押給你們瞭,剩下還有4000萬,我隻要你們拿出3000萬就把公司全部賣給你們,你說我多要瞭嗎?生意成不成無所謂,你隻要幫我把話帶給方小梅就可以瞭,她心裡有數,一定會對公司有興趣的。”錢多多比張傢偉更瞭解前妻,他肯定方小梅會想辦法接手公司的,這個公司畢竟也是她辛苦幹出來的,她一定不會撒手不管的。

  “你既然這麼肯定小梅會接手你的公司,你自己直接找小梅說就是瞭,何苦非要通過我去說,3000萬,你是不是想讓小梅把她現在住的房子也搭進去啊,你可真會算計,小梅不會同意的,我也不好意思讓小梅為瞭你的公司傾傢蕩產,這種事我不參與。如果小梅最後真拿3000萬買下你的公司,我就徹底服你錢多多,你簡直可以稱得上鐵算盤瞭,算錢算人精準無比,不過,我覺得不太可能。”

  張傢偉笑著拒絕道。但錢多多並不放棄,繼續和張傢偉東拉西扯,天花爛墜的說辭一套一套的,最後成功地說服瞭張傢偉也來參與公司的收購,這樣也就通過張傢偉把話帶給瞭方小梅。

  “錢多多沒有錢還賬,打算把公司賣給我們二個人?”

  小梅和錢多多離婚後就沒有再過問公司的任何事情,公司的一切她都很熟悉,聽到有關公司的事情她心裡會很不舒服,公司也是她的心血,她曾經把它當作自己一生的事業來經營,現在離瞭婚,不僅沒有瞭丈夫,也沒有瞭事業。剛離婚的時候,她是很失落的,突然閑瞭下來,也不知道還能再做什麼,每天背著雙肩包到處遊蕩,蘇州周邊逛得沒有意思瞭,就跑到外地旅遊,當然也跑到北京看望瞭很久沒有見過面的閨蜜瑪麗蘇。現在二個人都離婚瞭,不同的是瑪麗蘇帶著孩子每天還在醫院忙,而小梅是孑然一身,無牽無掛得心裡空蕩蕩的。二個人坐下來吃飯聊天,自然就會聊到她們共同關心的一些人和事,當然就包括張傢偉瞭,小梅不明白當初瑪麗蘇為什麼會和張傢偉離婚,現在二人離婚已經5年瞭,還沒有和張傢偉復婚,那又為什麼不再婚呢?面對閨蜜的一大堆問題,瑪麗蘇悵然若失,低頭擺弄著手中的湯勺,緩緩說道,

  “我和張傢偉的事情,我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和你說瞭,上學的時候,我真的很愛他,我也知道他愛我,所以不顧一切地和他結婚瞭,結婚後開始幾年還是很幸福的,但後來他就不好好工作瞭,我們經常因為他工作的事情吵架,再後來他開始沉迷網絡遊戲,我們的好日子就結束瞭,我無法想象那種渾渾噩噩的生活,那時候也隻有離婚瞭。張傢偉對孩子很好,經常來北京看我們,但我也不想隻是因為孩子,就和張傢偉復婚。張傢偉需要有他的事業,如果還是像過去一樣,沒有人生目標,還是渾渾噩噩地混日子,我現在和他復婚瞭,還是不幸福,勉強地在一起生活有什麼意思呢?還不如我現在自己帶著孩子,忙我自己的事情,放任他在外面混日子,我是眼不見心不煩。”

  “你還愛他嗎?”小梅問瞭她最想知道的事情。

  “怎麼說呢?說不愛吧,心裡還是很掛念他,說愛吧,見到他本人,不是激動而是心煩,我和他現在的關系,更多的是親情,他是我孩子的爸爸。”瑪麗蘇沉思著,慢慢地說著,沒有註意到此時坐在對面的小梅長長地吐瞭一口氣,本來挺直的身子換瞭一種坐姿放松下來。

  “你就不怕這麼吊著張傢偉,張傢偉哪天移情別戀瞭,你怎麼辦?”小梅追問瞭一句。

  “那就是命瞭,我和張傢偉的緣分也就這樣瞭,我隨緣。”此時此刻,瑪麗蘇抬起頭,笑瞭,雖然嘴上說隨緣,但在瑪麗蘇的內心深處,她相信她和張傢偉的緣分還會繼續,在將來的某一天二人還會重聚,生活不再艱難,還會像以前那樣幸福美滿。憧憬著未來的瑪麗蘇的樣子很嫵媚,笑容很自信,但好像突然覺察到瞭什麼,瞬間收瞭笑容,看著對面的小梅,“你不會還在打張傢偉的主意吧,我們上大學的時候,你就打過張傢偉的主意,別以為我不知道。”

  “那時候,張傢偉真是帥啊,學習體育演講都好,是蘇大校園裡的男神,當時我感覺我和張傢偉才是最合適的,你們倆傢庭的差距太大瞭,可是我怎麼想辦法討好張傢偉,也沒有把他從你身邊搶走,就像你說的那樣,都是命,搶是搶不到的,二個人在一起是要有緣分的。”回憶往事,小梅感嘆道。

  “還是以前我說過的那句話:你想搶隨你,我不會因為張傢偉和你絕交的。”這次,瑪麗蘇意味深長地對小梅說道。

  從北京回來不久,張傢偉就來說收購錢多多公司的事情。這有點出乎小梅的預料,她完全沒有想到不到一年的時間,錢多多就把公司敗傢到瞭破產清算的地步,

  “你有什麼打算?”小梅先問張傢偉的意見。

  “我能有什麼打算啊,錢多多讓我來問問你,他說你會接手公司的,但他出價是不算我們已經借他的1000萬,讓你再給他3000萬,我想你現在最多也就有2000萬,肯定湊不夠收購公司的錢,你如果想接手公司,我就跟著你混混吧,一起湊一個3000萬。”張傢偉回答道。

  “錢多多真是吃定我瞭,他肯定對你說過公司也是我辛苦幹出來的,我一定不會眼看著公司倒閉而撒手不管的。”小梅冷笑著說道。

  “錢多多的確是這樣說的。”張傢偉點頭應道。

  “公司,我肯定會接手的,但他說3000萬,你就打算給他3000萬啊,憑什麼,他沒有和你說嗎?”小梅繼續問道。

  “錢多多去年借你錢的時候,找專業會計師評估瞭公司的價值,說是公司值6000萬,現在價值2000萬的辦公樓在我們手裡,剩餘4000萬,他打折到3000萬賣給我們,這是評估報告的復印件,我給你帶來瞭,你有空可以看看。”

  張傢偉邊說邊轉身從隨身攜帶的皮包中拿出瞭厚厚一摞報告放到小梅面前。方小梅接過報告,看都沒有看,隨手放在一邊,冷笑瞭一聲,繼續說道,

  “錢多多拿這些東西就把你糊弄瞭啊,你也不動腦筋想一想,就是我們最後變賣固定資產能湊一個3000萬,你全部給瞭他,接手瞭公司,你連一點流動資金都沒有,接下來你怎麼經營公司?到時候,公司還是經營不下去,那時候,你我再想脫手,這公司值不值2000萬都難說瞭,錢多多如果真想把公司賣給我們,他就必須繼續降價,你回頭告訴錢多多,讓他把公司近一年的經營臺賬復制一份發到我的個人郵箱裡,我看過以後,我們再和他談收購價格。”

  張傢偉現在有點後悔摻和他們夫妻之間的事情,錢多多精明,方小梅也不白給,就他這個中間人傻乎乎的,現在人傢把他賣瞭,可能他還幫著數錢呢。

  “公司的事情,我以後都聽你的,你說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這時候的張傢偉再看方小梅已經不隻是那個和藹可親的小梅姐瞭,完全就是經營公司的商界老手,他對方小梅佩服得五體投地,自此奠定瞭以後公司的管理基調:小梅拍板做主,張傢偉具體執行。

  二天後,小梅看過瞭錢多多公司近一年來的經營臺賬,心裡已經對公司的價值有瞭自己的判斷,她叫瞭張傢偉在離婚後第一次踏進公司,和公司的許多老同事打過招呼後,方小梅張傢偉走進總經理辦公室和錢多多展開瞭收購談判。

  “我同意收購你的公司,但出價不是你說的3000萬,我出1000萬收購公司除辦公樓之外的所有資產,你考慮一下吧。”方小梅坐下後也不囉嗦寒暄一下,開門見山地說道。

  “我說3000萬,你直接砍到1000萬,這也太狠瞭吧,我讓張傢偉給你帶去的資產評估報告你看瞭嗎?現在價值4000萬的公司,你出價1000萬,你讓我怎麼賣給你啊?”錢多多擺出一副哭喪的樣子,說道。

  “我給你的這1000萬,按市場價格說應該不低,你去年的資產評估報告那是公司去年的價值,現在公司已經到瞭破產清算的地步,你還想它值4000萬,就是白日做夢瞭,這個你自己清楚,1000萬的商業信譽對一個破產清算的公司根本就是0,所以你給張傢偉報瞭一個3000萬的價格。”方小梅嘲弄地看著錢多多,看錢多多沒有反駁,就繼續說道,“公司目前庫存價值1000萬,我沒有要求你打折,全盤吃下,所以我說按市場價格計算應該不低,你聽說過哪種商品甩賣的時候是按原來的價格成交的?”

  “1000萬也太低瞭,公司還有其他固定資產呢,我是一起打包賣給你的。”聽到方小梅一連串的質疑和有理有據的分析,錢多多額頭上的汗水不停地冒瞭出來,錢多多沒有真正搞過財務,過去公司的經營臺賬一直都是方小梅做的,對於公司的實際價值,他不是特別清楚,但他有起碼的商業常識,他知道現在公司的真實價值一定被方小梅有意壓低瞭。

  “你如果感覺1000萬的出價太低瞭,我可以退一步算,公司1000萬的商品庫存我不還價都要瞭,剩餘的那些辦公設備,公司經營牌照,我一個都不要,你自己拉出去賣吧,再能賣一個2000萬,甚至3000萬,都是你的,你看這樣可以嗎?”方小梅很瞭解這個前任丈夫,眼見滿頭大汗的錢多多,知道他馬上就要心理崩潰瞭,於是,氣定神閑地拋出來瞭第二個收購方案。

  “賣公司哪有這樣賣的?你幹脆說讓我騰地方,你可以拿著現在的辦公樓直接另開一傢公司算瞭,這樣你連1000萬都不用拿出來瞭。”錢多多被方小梅說得急眼瞭,臉紅脖子粗地大聲說道。

  “你還別說要是其他人欠我錢到期不還,我還真就這麼做瞭,我現在拿出來1000萬替你清理庫存也是看在我兒子的份上,我不想看到你流落街頭,這1000萬夠你以後生活瞭。”

  方小梅並不介意錢多多沖她喊叫,拿起一瓶礦泉水喝瞭一口後,平靜地說道。到瞭此時,錢多多才真正意識到他所面臨的局面,公司最大的固定資產已經不屬於他瞭,公司根本就不可能再找到除瞭方小梅外的其他買傢,如果方小梅真像她剛才說的那樣讓他錢多多清理庫存和資產給騰地方,說不定1000萬都賣不到,想到這裡,錢多多再也不敢說得罪方小梅的話瞭,聲音一下子低瞭八度,哀求方小梅道,

  “既然你還看在我們兒子的份上,你就再多加點,離婚的時候,你拿走3000萬,給我留瞭一個空殼公司,要不你再給我2000萬,我把公司賣給你,就當離婚時我拿瞭3000萬,你拿瞭公司,你看怎麼樣?”

  錢多多也是人精,一下子就抓住瞭方小梅的軟肋,又開始拿兒子說事。方小梅鄙視地看瞭錢多多一眼,然後轉頭看向張傢偉,張傢偉也是聰明人,知道2000萬應該是可以成交的價格,既然方小梅此時來征求他的意見,就是要把這個人情賣給他瞭,於是,開口說道,

  “我看大傢就各退一步,也不說3000萬,1000萬的話瞭,就2000萬成交吧。”

  “傢偉說得好,我們大傢各退一步,2000萬成交。”錢多多馬上附和道。

  方小梅看錢多多點頭同意,沒有馬上說話,而是從身邊的挎包裡拿出一式三份早就打印好的合同走到瞭總經理坐的辦公桌前,把它遞給錢多多,

  “合同我已經簽字瞭,你再看看,如果沒有什麼異議,就在上面簽字畫押吧,從今以後公司就算賣給我瞭,具體的交接手續,張傢偉和你辦理,這二天我還要出去再找一點錢,手續移交清楚後,我把錢打到你的賬戶上。”

  錢多多拿著合同看瞭一眼,這是格式合同,他很熟悉,根本不需要全部仔細看一遍,錢多多翻到最後的成交價格,那裡的2000萬數字是早就打印好的,而不是臨時用鋼筆寫上去的,這份合同裡隻有最後的簽名是鋼筆寫的。這時的錢多多感慨萬千,公司表面上看是他錢多多創辦的,其實在經營管理能力方面,他遠不如方小梅,這麼多年,方小梅站在他背後默默地付出,讓他站在前面光鮮亮麗,真就以為自己無所不能瞭,等方小梅走瞭,自己的尾巴就露瞭出來,公司一年不到,就破產清算瞭,他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此時的錢多多突然回憶起方小梅的許多好,不覺地就開始後悔,面前的方小梅也變得不那麼尖刻讓人討厭瞭,似乎還有一種非凡的魅力。

  “謝謝你肯放我一馬,你想看兒子瞭,提前給我打電話吧。”這次錢多多說得很真誠,把簽好字的合同自己留下一份,其餘的遞給方小梅。

  “聽說你又生瞭一個女兒,現在是一兒一女瞭,好好把孩子養大,以後還可以享享福。”

  拿到瞭錢多多簽字認可的合同,生意算是談完瞭,小梅出門前,笑著對錢多多說道。

  “這,你也知道瞭,我一定會把孩子帶好的,這個你盡管放心,也希望你把公司經營好,以後我兒子有困難瞭,還能向他媽伸手要一點,我這個當爸的也就這樣瞭,估計起不來瞭。”

  生意談完,錢多多最終拿到2000萬,以後的生活應該沒有什麼問題,錢多多馬上感覺輕松瞭很多,三個人又像老朋友一樣嘮起瞭嗑。

  留下張傢偉和錢多多辦理交接手續,方小梅出去和每一個見到的老同事都打瞭招呼,並且和其中幾個還約瞭晚上的飯局。飯局安排在公司附近的一傢大排檔裡,這些老員工都是公司的骨幹,以前和方小梅的關系都不錯,最近隱約地聽到公司可能被賣掉的消息,大傢心裡都有點惶恐不安,如果公司換瞭新老板,自己還能不能被重用,甚至能不能保住現在的飯碗都是一個未知數。今天,方小梅突然回到公司,然後就宣佈瞭自己將要接管公司,這些老員工心裡都松瞭一口氣,提議為方小梅的回歸慶祝一下,算是接風洗塵,提前巴結一下新老板。

  “你們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替我接風,我非常感謝,最後我來買單吧,下班後,我們還是去公司對面的那傢大排檔喝一個痛快,不答應我的要求,我可不去啊。”方小梅笑著應承下來。

  “新老板請客,我們都去,喝一個痛快。”這些老員工都知道方小梅喝酒豪爽,等到下班,一起都來湊熱鬧。小梅見來的人多,就幹脆和大排檔的老板商量瞭一下,包下瞭整個場地,原本的接風宴,變成瞭新公司的成立大會。在大排檔吃飯,喝的都是啤酒,這對於酒量本來就很大的方小梅來說就像是喝白開水一樣,所以大傢輪流過來敬酒,方小梅都來者不拒,最後喝得高興,跑去借瞭老板傢卡拉OK的話筒,站在臺上對大傢說道,

  “以前是你們錢總當傢,現在變成我方小梅瞭,大傢不用擔心,公司一切照舊,崗位不變,工資不變,但有一點會變,你們願意跟著我方小梅幹,我絕不會虧待大傢,我準備把我個人的公司變成大傢的公司,對公司進行股份制改造,有活大傢幹,有錢大傢賺,將來我要把我們公司做成上市公司,你們說好不好啊?”

  方小梅說的話就像一顆炸彈立刻就在人群中炸開瞭鍋。員工們開始放下手中的酒杯,互相討論起來。有人說好,將來公司上市,自己手上的股票就是原始股,那還不大發一筆橫財啊。但多數人是有顧慮的:公司現在已經走下坡路瞭,很多人聽說老板要賣公司,已經開始在外面另外找工作準備離職瞭,這樣的一傢公司,她方小梅接手就一定能經營好嗎?萬一公司業務不能持續做大,根本就無法在股票市場實現上市,他們投進去的錢不就打瞭水漂嗎?在臺下混在人群中坐著的張傢偉聽到瞭這些議論,心裡更加佩服小梅的遠見瞭。公司進行股份制改造,是二人準備正式收購公司的時候就已經反復商量過的事情。小梅以前就曾經勸過錢多多進行股份制改造,把公司快速做大,但那時候的錢多多仔細給小梅算瞭一筆大賬,說:公司現在一年營收1億,他們凈收入1000萬,要快速發展,至少需要融資一倍,業務量同比增長一倍,可是最後差不多也要分出去近一倍的利潤,這樣,他們一年下來的凈收入還是1000萬,有什麼意思呢?隻是讓員工多拿瞭,而公司卻增加瞭經營風險,醫藥銷售公司,中小規模的企業效率最高,不是你預想的那樣投入多,產出就多,投入和產出往往不成正比,要把業務量增長一倍是很困難的,醫藥銷售市場是一個競爭激烈的市場,公司的攤子鋪得越大,需要抵押的貸款就越多,萬一回款環節出現問題,碰到哪傢醫院拖你半年,資金鏈馬上就斷瞭,到那時候,你哭都沒有辦法。當時,因為擔心經營風險,股份制改造就這樣被錢多多否決瞭。現在公司面臨流動資金匱乏的局面,加之這次收購公司的資金本來就不是獨資,而是她和張傢偉二個人湊出來的錢,所以小梅想用這個辦法來籌措資金,一是可以通過股權明確權責和利益分配,二是解決公司目前的流動資 是可以順勢改革員工的收入分配,以後員工收入隻有基本工資和股權分紅,沒有獎金,通過這樣的制度設計,激勵員工自覺地做公司的主人,公司業務越好員工收入越多,也不用再操心獎金分配的公平性問題。小梅提出來和張傢偉商量,張傢偉沒有經營公司的經驗,自然不會反對,隻是問瞭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股份制改造後,你說我們投入的3000萬可以占到多少比例?”

  “當然最少50%瞭,我們可以拿錢多多去年找專業會計師做的評估報告說事,以6000萬為基數,辦公樓2000萬,我們已經占瞭三分之一,剩餘的4000萬占三分之二,先讓大傢認購,不足的部分,我們再補上。之前借給錢多多的1000萬,你我各拿出來瞭500萬,我現在手上差不多還有2500萬,你要是想再多拿一點股份,回去把你深圳的房子盡快變現。”小梅回答道。

  “公司是我們3000萬拿下的,我們轉頭說成6000萬,萬一被錢多多說出去,我們馬上信譽掃地,公司可能就做不下去瞭,你不覺得這個風險太大瞭嗎?”張傢偉是老實人,聽著方小梅眼睛都不眨地扯出瞭一個彌天大謊,皺著眉頭問道。

  “大什麼?你把收購合同拿出來再仔細看看,合同中明確寫瞭關於成交價格屬於商業機密,如果任何一方泄露商業機密,將視為毀約行為,受損失的一方有權要求退賠全部成交款。”小梅笑著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你早就留瞭一手,錢多多當時沒有認真看合同就把字簽瞭,你也太鬼瞭,萬一錢多多看到這一條後,不簽字怎麼辦?”張傢偉聽瞭小梅的解釋,眉頭舒展開來,不過,好奇心起,又問道。

  “錢多多看到瞭也會簽字的,否則我就真的讓他自己清理庫存給我騰地方,他連2000萬都拿不到。我能給他2000萬,就是因為我要把這一條寫進合同。不過,你提醒瞭我,錢多多當時沒有認真看合同,說不定什麼時候喝酒喝多瞭說漏瞭嘴,我們還是會面臨信用風險的,所以你再見他的時候,提醒他一下,否則出瞭問題,他要賠我3000萬,到時候他砸鍋賣鐵都賠不起我。”小梅一邊喝著水,一邊冷冷地說道。

  “我們這是搞瞭一把陰謀。”張傢偉把整個事情弄明白後,感慨地說道。

  “成功的企業傢都是從陰謀傢走過來的,他們有本事把最初的陰謀變成陽謀,最後都可以拿到陽光下說出來,我早就不糾結這個問題瞭。我們要把公司做好,目前第一個要解決的就是公司流動資金的問題,再一個就是穩定員工隊伍,這個時候必須給員工畫一個大大的餅,為公司設想一個遠大的願景,讓大傢看到希望,願意留下來跟著我們幹,隻有先解決瞭這二個問題,我們的公司才可能生存下來,我們才不會最後弄得血本無歸。”小梅放下水杯,目光堅定地說道。

  “也是,我聽你的,不過,公司現在都到瞭破產清算的地步,誰還願意拿錢買公司的股份啊,我對你有信心,但其他人就不一定瞭,你想通過賣股份籌集公司急需的流動資金,可能有點一廂情願吧。”張傢偉想瞭想,又提出瞭一個新的問題。

  “這個不怕,願意直接掏錢買股份的,我們給他們公司的原始股,將來公司上市,他們可以在市場上自由買賣進行套現;擔心有風險的人,我們可以提供優先股,相當於我們寫借條借他們的錢,優先股參與分紅,但沒有表決權,公司上市後不可以在市場上自由買賣,公司破產卻可以從我們這裡拿回本金,對於優先股,我們也有優先回購股票的權力。現在表面上說是我一個人買下瞭錢多多的公司,你的股份我們私下簽協議,這樣如果情況需要,你可以配合一下,帶頭拿錢出來購買公司的股份,這樣可能會起到一個示范效應,畢竟人們都有從眾心理。我相信通過這樣安排,我們一定會如願以償的。”

  現在的情況正如事前小梅的預料,按照之前的約定,張傢偉從人群中站瞭起來,走到臺上,從小梅手中接過話筒,說道,

  “我張傢偉過去也是公司的員工,現在有機會再回公司,我感覺很高興,方總提出要對公司進行股份制改造,我覺得是一個自己當老板的機會,通過持有公司的股份,我就是公司的主人,而不是一個需要看老板臉色的打工仔瞭,不用擔心老板隨時解雇我,年底公司賺瞭錢,我還可以參與分紅,萬一公司經營得好,將來成為上市公司,我現在手上拿的就是公司的原始股,肯定發財,我願意賭一把。當然,這是我個人的選擇,但我還想替其他不願意冒險的員工問方總一句:是不是所有員工都必須購買公司的股票,如果不買,公司會解雇他們嗎?”

  “公司進行股份制改造後,員工收入隻有固定工資和股票分紅這二部分,我不會主動開除老員工的,但如果你手中沒有公司股票,那麼你隻有固定工資這一項收入瞭,為瞭達到收入平衡,我希望所有員工多多少少都持有一些公司的股票,尤其是公司的管理層。”

  “方總,我可以問一句不怎麼中聽的話嗎?”張傢偉像背臺詞一樣,繼續說道。

  “沒關系,隨便問。”方小梅也按著劇本笑著回答。

  “如果公司將來不能上市,或者公司經營不善倒閉瞭,我買的公司股票不就成瞭一堆廢紙,一錢不值瞭嗎,公司有沒有讓我回避風險的辦法?”張傢偉說著自己的臺詞。

  “這個嘛,你說得的確很不中聽,但我可以考慮給像你一樣有顧慮的員工一個優惠政策,公司有二類股票,一類是你剛才提到的原始股,公司上市,你可以自由買賣套現發財;還有一類是優先股,相當於公司寫借條借你們的錢,優先股參與分紅,沒有表決權,公司上市後不可以在市場上自由買賣,但公司破產卻可以拿回本金,對於優先股,上市前公司會回購這部分股票,那時候你不把手中的優先股賣給公司,你想通過持有優先股發財是不可以的。因為優先股不能通過市場進行買賣,隻能參與公司的分紅。”方小梅的臺詞。

  “方總說的有一點復雜,但我聽明白瞭,我想我可以買一半原始股,一半優先股。”張傢偉表演結束,走下舞臺。

  “都可以。”

  方小梅表演結束,宣佈散會。在這樣一個預設的場景下,方小梅完成瞭公司股份制改造的前期宣傳工作,第二天,這個消息在公司員工的口中繼續發酵,一傳十,十傳百,最後每一個員工都瞭解瞭公司股份制改造的詳細政策,開始紛紛回傢籌款,等待著公司正式發行內部股票。為瞭穩定目前公司的管理層,方小梅一一找人談話,勸說他們積極參與,並規定瞭最低購買金額,當然不設置最高限額。通過這樣充分細致的準備工作後,等公司正式開始出臺改革措施時,一切順利,最後總共籌集到瞭3000萬現金,剩餘的1000萬由方小梅和張傢偉再各掏500萬補上。這樣,實際上方小梅和張傢偉二人隻拿出瞭2000萬就占瞭公司50%股份,成為公司控股大股東,而公司賬上也有瞭4000萬流動資金,公司的存亡問題得到瞭徹底解決,下一步就是如何快速壯大公司,實現公司上市的夢想瞭。

  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將上下而求索。

  此時的張傢偉感覺自己仿佛在做夢,昨天還是在底層四處奔波的業務員,一夜之間,成瞭一傢公司的老板,很不真實,但看到屬於自己的獨立的辦公室,窗外明媚的陽光,這一切又是那麼的真實可信。想到公司近一年來發生的巨大變化和未來自己肩負的使命,張傢偉不禁雄心萬丈,站在窗前吟誦起瞭屈原的名句。

上一篇:心有多大路多遠

下一篇:兵哥哥回鄉,攤上送親好事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