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日更《往事隨風》13

时间:2019-05-0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經濟的草根 - 小 + 大

  解決瞭公司急迫的生存問題後,接下來,方小梅對公司的組織架構進行瞭重新調整。她認為既然公司進行瞭股份制改造,全員持股,已經從根本上改變瞭員工打工者的身份,員工成為瞭公司的主人,員工的利益和公司的利益緊密地捆綁在瞭一起,工作積極性已經被調動起來,現在隻有最大程度的放權,才能真正發揮出這個優勢。方小梅對公司的三個中層管理人員都很熟悉,她決定按每個人持有公司股份的不同劃分經營范圍,每個人在自己的勢力范圍內都是絕對的一把手,擁有一定的財權和人事權。方小梅接手公司後,自任董事長,任命張傢偉為總經理,三個中層中有一個資歷最老也是出資最多的,人稱“孫大頭”,本想著自己能當總經理的,被張傢偉這個外來的和尚站瞭位置,心裡很是不憤,但方小梅把三個中層都官升一級,任命為區域經理,孫大頭也就不好意思再說什麼,隻是在心裡等著看張傢偉的笑話。至此,公司有瞭新型的組織架構,即基於股權大小劃分責任的合夥人制度。方小梅作為董事長抓大放小,隻管公司的財務,通過財務洞察公司的經營情況,其餘的人和事都交給瞭張傢偉。方小梅這樣刻意的安排,是考慮到張傢偉是一個經營管理的新手,如果一開始就讓張傢偉承擔過多責任和具體事務,可能會亂瞭陣腳,現在手下都升格為區域經理瞭,各負其責,張傢偉坐在總經理位置上的壓力就會減輕很多,給瞭張傢偉慢慢學習成長的時間和空間。對此,張傢偉心知肚明,對方小梅的人事安排沒有提出異議,全盤接受瞭。

  張傢偉上任後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接手和維護公司過去的供貨渠道,這是公司的命脈,是不可以假手他人的,以前都是錢多多親力親為的,現在自然需要張傢偉親自去做瞭。這些人,張傢偉一個都不熟,好在方小梅都認識,以前因為小梅酒量大,經常會陪著錢多多一起去和這些人應酬,現在輪到方小梅帶著張傢偉去請供應商吃飯,這些供應商看在方小梅的面子上,都沒有為難張傢偉,順利地給辦理瞭各項交接手續。事情過後,張傢偉按規矩感謝供應商,請客吃飯,雖然小梅也在場作陪,但小梅是女人,人傢不好意思灌小梅酒,當然一個個都對準瞭張傢偉,酒場之上哪容張傢偉一再推辭,偏偏張傢偉酒量不好,沒喝多少,就已經爛醉如泥,最後剩下小梅一個人支撐到底,酒宴過後,大傢幫二人叫瞭出租車後就各自散去。

  出租車司機把二人送到瞭小梅的傢門口,小梅踉踉蹌蹌地把張傢偉拖進臥室,扔在床上,自己也是頭昏腦漲,精疲力盡,於是,稀裡糊塗地就在張傢偉的身邊睡下瞭。因為是夏天,身上都沒有蓋什麼東西,二個人就直挺挺地趴在瞭一起。第二天早上,張傢偉酒醒,睜開眼睛發現小梅睡在自己身邊,一隻手臂還搭在自己身上,著實嚇瞭一跳,輕輕挪開小梅放在自己胸口上的手臂,躡手躡腳地從床上下來,站在床前整理瞭一下自己凌亂的衣褲,回頭看到仍然在熟睡的小梅,這個一直像姐姐一樣關照著自己的女人,睡著的樣子竟然如此姣好嫵媚,突然就心跳起來,那種異樣的感覺讓張傢偉漲紅瞭臉,急忙轉身出瞭臥室,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起瞭呆,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對於自己這個莫名其妙的念頭,張傢偉有一些自責,小梅一直把自己當弟弟照看,自己是不應該有此邪念的,不能乘人之危占小梅的便宜。昨天晚上,自己喝醉瞭,到底發生瞭什麼,又是怎麼回事,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和小梅睡在一起瞭呢。正當張傢偉在客廳的沙發上胡思亂想的時候,小梅也睡醒瞭,整理著弄亂的頭發走出臥室,看見張傢偉一個人坐著發呆,就招呼道,

  “你什麼時候醒的,怎麼坐著發呆,早上想吃點什麼,我來做。”

  “姐,我昨天晚上喝醉瞭,什麼都不知道,我沒有做什麼對不住你的事情吧。”

  張傢偉看見小梅從臥室走出來,有點不自在起來,但還是紅著臉問道。

  “你酒量真是不行,以後要經常練練,沒喝多少就醉成那樣瞭,不過酒品還行,沒有耍酒瘋,隻是一聲不吭地睡瞭。昨晚,我喝得也有點多,實在弄不動你瞭,就把你扔在床上瞭,嗯?你是睡在我的床上啊。”

  小梅回憶起昨天晚上的情形,突然想起張傢偉是和自己睡在瞭一張床上,不覺得也紅瞭臉,不過,馬上就恢復瞭平靜,自我安慰地說道,

  “昨天晚上,你醉得像灘爛泥,能對我做什麼?不過。今天早上,你先醒來的,做瞭什麼,你自己知道,我睡著瞭,可是什麼都不知道瞭,你沒有動壞腦筋吧?”

  小梅邊說邊走到張傢偉面前,看到張傢偉滿臉通紅的樣子,感覺好笑,就繼續打趣道。

  “我也是剛睡醒起來的,一起來,我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哪兒也沒去,什麼也沒有動,我保證沒有對姐動過什麼壞腦筋。”張傢偉聽小梅說瞭昨天晚上的事情,心裡放下瞭一塊石頭,把今天早上起床後的情況向小梅坦白道。

  “你保證什麼啊,我又沒有讓你負什麼責任,現在你未娶,我未嫁,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睡在一張床上,你動瞭動壞腦筋,也是正常的,否則你就不是一個男人瞭,或者在你眼裡我不是一個女人。”說到這裡,小梅盯著張傢偉,看瞭半天,突然說道,“以後你別叫我姐瞭,我現在聽著怎麼那麼別扭。”

  “不叫你姐,我叫你什麼,方小梅嗎?我也覺得挺別扭。”張傢偉被小梅一番教訓,心裡突然舒服瞭很多,臉也不再發燒,說話的口氣又恢復到瞭以往的樣子。

  “隨便你,愛叫啥叫啥吧,我餓瞭,不和你瞎扯瞭,對瞭,答應給你煲王八湯的,一直沒有空閑下來,今天正好有空,我也不做早飯瞭,我們一起出去買菜吧,在路上隨便吃點什麼。”

  張傢偉點頭同意,等著小梅洗漱後,自己也去洗瞭一把臉,就和小梅出門瞭。菜市場離小梅傢有二站路,夏天的清晨太陽剛升上天空,陽光還不灼熱,沿著河邊走,不時有微風吹過,清涼宜人。二人先去簡單地吃瞭早飯,然後走路去逛菜市場。菜市場很大,小販們守著自己的攤位叫賣著,早起過來買菜的人很多,摩肩擦踵的喧鬧開啟瞭人們一天平凡的生活。小梅在前面和小販們討價還價,買瞭東西就讓跟在後面的張傢偉拿著,一路走過來,有說有笑,就像一對中年夫妻一樣和諧默契。路上,遇到也來買菜的熟人鄰居,看他們的眼神都開始帶著問號,有好事的大媽甚至有意上前和小梅打招呼,目的是近距離地觀察一下張傢偉,看得張傢偉開始不自在起來,而小梅卻不避諱,滿足每一個過來打探的老鄰居,和她們聊著傢常理短,也不著急回傢,好像很享受這樣的夏季清晨,後來小梅發覺站在一邊等她的張傢偉有一點無聊,這才結束瞭菜市場的采購工作,趕上張傢偉,一起回瞭傢。

  “你每次買菜都這麼慢嗎?沒看出來你和鄰居大媽大爺的關系很好嘛。”進瞭傢門,張傢偉一邊放下菜籃子,一邊說道。

  “我這一年閑在傢裡能幹什麼,每天不就是買買菜做做飯聊聊天地過日子,已經習慣這樣慢節奏的生活瞭,公司的事情以後全都靠你瞭,你給我們好好幹。”小梅笑著拿著剛買回來的菜去廚房收拾起來,張傢偉以前在傢也是做傢務的,不是那種眼裡沒有活的大老爺們,洗瞭手,也跟著進廚房給小梅打下手,二個人有說有笑地做瞭一頓豐盛的飯菜,等坐下來一起吃飯時,小梅說道,

  “很久沒有人陪我一起吃飯瞭,傢偉,我看你也別在外面租房子住瞭,我這傢300多平米,一個人住感覺有點冷清,你不如搬過來,我們做舍友,我不收你房租,來和我做一個伴吧,如果你不好意思白住,閑瞭就幫我打掃打掃衛生。”

  “你怕冷清,怎麼不把你爸媽接過來一起住呢,我們二個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你不怕別人嚼舌頭嗎?我一光棍不怕被別人說,你以後還要嫁人呢,你不收我房租,我也不敢搬過來。”張傢偉是有分寸的人,他雖然自己一個人在出租房住著,晚上很無聊,也喜歡經常到小梅傢混吃混喝,但事情輕重還是分得清楚的,他和小梅沒名沒分地住在一起算什麼事情啊。

  “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傢裡的情況,我親媽在我大學畢業那年就去世瞭,我爸後來又結婚瞭,現在的是我的後媽,我們沒有在一起生活過,不方便叫他們過來陪我住,你如果覺得你搬過來和我住不方便,我也不勉強你,不過,你可以把房子租得離我傢近點,晚上可以陪我吃個飯什麼的,這樣總可以吧。”小梅自打從北京回來,現在又和張傢偉一起工作,整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不由得有瞭和張傢偉接續前緣的心思,這次醉酒,二個人意外地睡在瞭一張床上,小梅就想借著這個機會,把自己和張傢偉的關系挑明瞭,沒想到張傢偉還真是正人君子,委婉地拒絕瞭。看見事情沒有突破,小梅又提出瞭一個接近張傢偉的要求。

  “好吧,既然你以後讓我蹭飯,我就把住處搬得離你傢近點,一會兒吃完飯,我去你傢附近轉轉,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房子讓我租。”張傢偉從大學時就和小梅相熟,十多年的友誼,平時二人都不互相客套,和對方見外,所以這次一樣沒有多想,就答應小梅搬傢瞭。

  “我對周圍小區熟,吃完飯,我陪你去看房子吧。”小梅聽張傢偉答應瞭自己,心裡高興,拿起筷子給張傢偉碗裡夾瞭他愛吃的菜。

  這樣,張傢偉搬到瞭離小梅傢很近的出租房,每天晚上下班和小梅搭夥,二人在一起很愉快,但在小梅的感覺裡,她和張傢偉的關系還是原地踏步,如果非要說進瞭一步,張傢偉現在變成瞭她的男閨蜜,僅此而已。這讓小梅有點煩惱,她不明白張傢偉為什麼對自己沒有感覺,害自己單相思。

  夜半更深,小梅因為有瞭心思,輾轉反側難以入睡,索性從床上爬起來,拎瞭一瓶酒,坐在陽臺上看夜景。遠方的金雞湖上起瞭濃霧,讓環湖大道上的路燈變得很朦朧,像天上繁星閃爍,天上的月亮很圓,但不明亮,淡淡的像畫中的剪影,秋天的夜風吹來,有一絲涼意,那絲絲涼意也吹進瞭方小梅的心裡。此時,從遠處飄來瞭悲悲切切的二胡聲,小梅知道是小區裡的那個喪妻喪子的老頭睡不著覺又在拉《二泉映月》瞭,想到那個孤獨的老頭,小梅突然感同身受,傢裡太安靜瞭,一個人的生活很自由,那是在白天,而在這樣不眠的夜晚,更多的是孤獨,找不到一個可以陪著說話的人,小梅開始想念自己的親人,想念父親,想念兒子,想念已經去世的母親,甚至還想起瞭錢多多。第二天早上,天剛亮,小梅就打電話給張傢偉,

  “傢偉,我請幾天假,想回傢看看我爸,然後去一趟舟山看看我兒子,公司的事情,你照看著吧。”

  “你怎麼瞭?”張傢偉拿著手機,感覺電話裡小梅的聲音有點和過去不一樣,就關切地問道。

  “沒有什麼,昨天晚上失眠,感覺有點孤單,想念傢裡人瞭,就想去看看他們。”小梅猶豫瞭一下,還是對張傢偉實話實說瞭。

  “這樣啊,你很長時間沒有回傢瞭,去看看也好,路上註意安全,有什麼事情就打電話給我吧。”張傢偉掛瞭電話,也想起自己的傢人,“有半年沒有去北京看看瑩瑩瞭,忙過這陣子,我也去一趟北京吧。”

  在方爸爸傢裡住瞭幾天,小梅沒有找到回傢的感覺,後媽太客氣瞭,不讓小梅下廚幫忙,方爸爸年齡也大瞭,很多往事已經記不清楚瞭。小梅邀請爸媽搬到蘇州和自己住,方爸爸婉言謝絕瞭,

  “我和你阿姨住在木瀆挺好的,街坊鄰居都熟悉,有事情招呼一聲,大傢都會來幫忙,搬到你那裡住,我和你阿姨都不習慣,還給你添麻煩,我們這裡你不用擔心,倒是你,離婚有一年多瞭吧,還是再找一個吧,老瞭有一個伴,爸爸將來走瞭也放心。”

  方爸爸的絮叨讓小梅更心煩瞭,沒有繼續再住幾天,小梅就告別瞭爸媽,驅車到浙江舟山看望她的兒子錢小小。錢小小一直都是公公婆婆帶著,現在已經上小學瞭。從爺爺奶奶的嘴裡,錢小小知道瞭爸媽離婚的事情,慢慢地接受瞭這個現實,現在傢裡多瞭一個叫錢美美的妹妹,錢小小挺開心,每天放學回傢,都會去看看奶奶懷裡抱著的小妹妹。他知道妹妹和自己一樣是沒有媽媽的孩子,他想到那天自己聽到爸媽離婚後的心情,他很同情妹妹,在錢小小的心裡,他想做一個好哥哥,一輩子都照看妹妹,不讓她有那種被拋棄的感覺。對於媽媽的到來,錢小小表現得並不是很高興,他隻是聽話地跟著爸媽一起去外面吃瞭飯。對於兒子這樣的反應,小梅很失落,最後還是錢多多的一番話給瞭她一些安慰。

  “小梅,聽說你和張傢偉把公司經營得還不錯,真心佩服你,我現在才知道我的能力不如你。”

  “現在才知道,你不覺得太晚瞭嗎,你回傢這半年幹什麼瞭?”方小梅現在已經不恨錢多多瞭,隻是把錢多多當成瞭她認識多年的朋友。

  “是晚瞭,再說後悔的話也沒有什麼意思瞭。我這半年什麼事情都沒有幹成,就是到處跑跑看看,希望投資一傢藥企,如果有這樣的機會,你能參股嗎?”錢多多骨子裡就是商人,沒聊幾句,就又回到瞭生意上。

  “我現在心情不好,不想談什麼生意,現在公司主要是張傢偉在管理,你有生意上的事情,可以找張傢偉說,他如果願意和你做生意,我這裡沒有意見,我兒子需要你養,能幫你的,我不會反對的。”離婚後,每次再見錢多多都會談到生意上的事情,這讓小梅有點無奈,她迅速地表明瞭態度,準備結束和錢多多的談話。

  “對不起,沒有註意到你心情不好,你和張傢偉走到哪一步瞭,需要我幫忙嗎?”錢多多知道小梅上大學的時候就喜歡張傢偉,所以突然問出瞭這樣一個意外的問題。

  “我和張傢偉走到哪一步瞭,你怎麼這樣問?”被錢多多看出瞭心思,小梅有一點不太自在,低下頭,避開瞭錢多多看向她的目光。

  “你和張傢偉現在都是單身,你上大學的時候就喜歡張傢偉,這個你我心裡都清楚,你別否認,你怎麼說都是我兒子的媽媽,我也希望你能生活幸福,張傢偉人很好,很重情義,你嫁給他,我就放心瞭。”錢多多是人精,看到小梅的不自在,就知道小梅心情不好,多半和張傢偉有關,於是,也表明瞭他作為一個當事人的態度。

  “我是想嫁張傢偉,可那是我剃頭擔子一頭熱,張傢偉不接招,總不能我開口向他求婚吧,萬一張傢偉不接受,還想著和瑪麗蘇復婚,我和他連朋友都做不成瞭。”被錢多多把事情挑明瞭,小梅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接把心思告訴瞭錢多多。

  “這個有可能,張傢偉和瑪麗蘇離婚有6,7年瞭,一直都沒有再找,還每年都跑到北京看望瑪麗蘇,應該是舊情未瞭。再說瞭,哪有女人向男人求婚的道理啊。”看到小梅向自己袒露瞭心思,錢多多心裡感覺很親切,小梅傢裡一個兄弟姊妹都沒有,自己算是她的親人瞭,於是,真的就認真地考慮起小梅的事情瞭,“張傢偉和瑪麗蘇現在還藕斷絲連,是因為他們之間有孩子這根紐帶,就像我們倆的關系一樣,相互間是親人,瑪麗蘇不一定還會想和張傢偉復婚,現在張傢偉更大的可能是單相思。他們倆是親人,你也可以和張傢偉成親人,你要先從他傢裡人著手,讓他傢裡人先認可你,你們的事情就水到渠成瞭,聽我的話,不會錯的,當年我不就是這樣追到你的嗎?”

  見過兒子後,小梅順便去瞭一趟普陀山。普陀山是舟山群島中的一個小島,是佛教聖地,觀世音菩薩的道場,香火極盛。小梅站在巍峨高聳的觀世音塑像前,虔誠地上瞭三炷香,伏地跪拜,默默地在心裡向菩薩說瞭她的心思,等起身再看菩薩,恍惚間菩薩似乎在看著她微笑,這感覺讓小梅突然心情好瞭很多,再不為和張傢偉的事情煩惱,一切順其自然吧,口中念瞭一聲阿彌陀佛,走到功德箱前,向裡面放瞭一點香火錢表示感謝後,才轉身離去。

  小梅出去走瞭一圈回來,正好是星期天,張傢偉又要開車回泰興,小梅在傢呆著沒事,想起錢多多給她出的主意,和張傢偉說瞭一聲,也跟著去瞭泰興。小梅以前給張傢偉和瑪麗蘇當過伴娘,張傢偉的傢人都見過小梅,也知道小梅現在是張傢偉公司的老板,所以對小梅都很熱情。小梅性格開朗,也勤快,來張傢偉傢第二天就下廚幫張媽媽張羅,並且端上桌的飯菜色香味俱全,這讓張傢爸媽很是喜歡,小梅的心思也沒有白費,沒過二天,張媽媽就認小梅當瞭閨女,臨別時,一再囑咐小梅沒事經常來傢裡玩,還給小梅拿瞭很多自傢菜地裡種的新鮮水果和蔬菜。有瞭張媽媽的熱情邀請,從這以後,小梅就成瞭張傢的常客,每到星期天,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小梅不管張傢偉回不回泰興,自己都會開車去張傢看望張傢爸媽,真的就把張傢偉的傢當成瞭自己的傢,一來二去,和張傢偉的姐姐傢芬成瞭非常好的朋友。一天,小梅在傢芬傢裡玩,傢芬和小梅說起瞭自己蔬菜大棚的事情,不禁嘆息起來,

  “我們當農民的不如你們城裡人,每個月都有固定的工資拿,我們是看天吃飯,現在看天也吃不到飯瞭,今年風調雨順,地裡的收成好,可收成好瞭,還是賺不到錢。”

  “這是為什麼啊,你傢的草莓,傢偉經常拿來送我吃,味道很好,個頭也大,應該不愁賣的啊,怎麼會豐收瞭,還不賺錢啊?”小梅沒有真正在農村呆過,不懂農村經濟。

  “我傢二個孩子都在城裡上學,傢裡幹活的就我和紅兵夫妻二個,前二年種草莓的人少,行情好,草莓能賣上價,紅兵就投資多弄瞭幾個大棚,沒想到現在種草莓的人多瞭,行情大不如以前,但人力成本卻上漲瞭很多。草莓成熟期短,熟瞭就要趕緊摘,否則就爛到地裡瞭,我傢沒有多餘的勞力,到瞭豐收的年景,忙不過來,隻能雇人幫忙,這樣,一跌一漲的,一年下來賺不瞭多少錢。昨天紅兵和我算瞭一筆賬,說我們在傢種地還不如出去打工賺的多,明年紅兵想跟著村裡人出去打工,我其實也想跟著出去,但我爸生病後活動不方便,我媽一個人既要照顧我爸,又要種田,忙不過來,傢偉在外面上班,不可能總回傢,還是主要靠我照顧傢裡,所以我是出不去門的。”傢芬因為和小梅熟瞭,才向小梅嘮叨起傢裡的困難。

  “原來是這樣啊,傢偉沒有和我提起過你傢裡的事情,到城裡打工其實也是很辛苦的,你們想賺每月的固定工資,不如你和姐夫到我公司裡上班吧。”小梅早就把傢芬當成自己姐姐瞭,既然姐姐向自己開瞭口,這個忙自然要幫,於是,略加考慮,就做瞭一個決定。

  “這話,我之前和傢偉說過,但傢偉說我們什麼都不會幹,進瞭公司,也不好給安排,再說傢偉自己不是公司的老板,如果他向你開口說這件事情,就是給你出難題,現在公司的業務剛有好轉,他不想讓你為難。”傢芬看小梅主動提出關照她,也實心眼地把弟弟傢偉的顧慮告訴瞭小梅。

  “這個不妨事,我打算租用你傢的土地成立一個生態農場,然後雇傭你和姐夫,幫著公司管理這些土地,我讓你們種什麼,你們就幫著種什麼,其他的事情你們不用管,你們每個月等著領固定工資就可以瞭,如果願意參股,年底還可以有一些分紅。我暫時就這麼打算的,回去還要和傢偉商量一下,你晚上也和姐夫商量一下,下次我再來的時候,給你一個準話,你看這樣行嗎?”

  小梅把自己初步的打算告訴瞭傢芬。能像城裡人一樣每月領固定工資,而幹的活還是原來的活,這樣的好事,傢芬當然是求之不得的,連聲應承道,

  “這事情,你說咋辦就咋辦,我們不用商量,我們都聽你的。”

  就這樣,小梅回蘇州後把事情和張傢偉說瞭,能照顧自傢姐姐,張傢偉當然也是求之不得的,但作為公司的總經理,他還是開口問瞭小梅心裡的疑惑,

  “公司是賣藥的,你現在投資生態農場,專業不對口,能有什麼收益?難不成把種出來的瓜果蔬菜送給員工,當做公司福利嗎?”

  “我們現在是股份公司,如果隻是這樣,公司的其他股東不會同意的,這個我心裡有數。現在城裡人都開始講究吃綠色食品,我們就做一個這樣的生態農場,蘇州距離泰興不遠,周末可以拉著公司的客戶分批去實地采摘,如果哪個客戶喜歡農場的產品,我們可以承包他傢的菜籃子,定期給他傢送新鮮的瓜果蔬菜,這樣更容易和客戶建立起穩定的關系,銷售的本質就是建立自己穩定的客戶渠道,我想這樣做比你們整天請客吃飯成本低,效果更持久,我們每周都往他傢送菜,會有很多機會和他傢裡人接觸,時間長瞭,我們的業務員就可能成為他傢的座上賓,這樣,客戶變成瞭朋友,朋友之間可能會忽視利益而幫忙。總之,做一個這樣的生態農場,我的目的是為公司建立一個社交平臺,順便也幫瞭傢芬姐,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你著手去辦就可以瞭。”小梅給張傢偉解釋道。

  “對瞭,你現在最好打電話給傢芬,問她願意拿土地的租金,還是以土地參股,如果參股的話,年底可以有分紅,否則隻能拿一些管理費,每月不超過1000塊錢。”

  說到生意,小梅歷來秉持著在商言商的原則,成本控制還是放在第一位的。聽瞭小梅的一番說辭,張傢偉打心裡欽佩,自己現在雖然坐在總經理的位置上,但對於經營管理比小梅差遠瞭,隻有跟在小梅身後學習的份,抬眼再看小梅,似乎和以前不一樣瞭,小梅的身上有一種瑪麗蘇所沒有的魅力。離婚6年多,二人距離遠瞭,冷靜後再看他和瑪麗蘇的婚姻,張傢偉意識到他和瑪麗蘇不是一路人,他們倆的價值觀完全不一樣,他和方小梅應該更像,更現實,而不是更理想化。

  因為公司在泰興農村建瞭一個生態農場,整個公司的銷售模式開始有所改變,張傢偉是一個做實事的人,執行力極強,迅速組織業務員學習培訓,實地考察,優化瞭銷售流程,為此,公司特意購買瞭二輛中巴車,專門載人從蘇州去泰興。再後來,張傢偉利用自己以前在泰興的關系,打通瞭泰興市人民醫院的銷售渠道,把藥品銷售的業務從蘇州擴大到瞭泰興,看樣學樣地把泰興的客戶周末拉到蘇州逛園林看風景,如此一來,公司的銷售成本下降瞭,而業務量卻增大瞭,年底結算,利潤翻瞭幾倍,投資1000萬,分紅1000萬,讓公司的全體股東都賺瞭一個盆滿缽滿,股份制改革的第一步取得瞭豐碩的成果,張傢偉的威信得到瞭極大提升,總經理的位置算是坐穩瞭。

  由於承租瞭張傢芬傢的土地,公司在泰興又有瞭一塊不小的業務,小梅就和傢芬商量,公司出資改造瞭傢芬傢的房子,然後整體承租下來,作為公司生態農場的辦公樓兼營農傢樂,這樣,客人來瞭,體驗瞭采摘的樂趣後,還可以品嘗用他們采摘來的蔬菜制作的農傢飯,為瞭提高招待飯菜的品質,小梅親自上手,制定菜單和工作流程,先培訓瞭傢芬和紅兵夫妻倆,然後讓傢芬臨時招聘瞭一些村裡的農婦給幫忙打下手,臨時工一天工資50塊,包三餐。小梅本就是老饕級的食客,經過她的指導調教,農傢樂的飯菜做得有模有樣,生態農場越來越紅火,有些客戶為瞭吃這裡的農傢飯專門向公司的業務員打招呼,經常帶著傢人從蘇州過來品嘗,大多數人後來都成瞭這裡的常客。隨著來這裡的人越來越多,生態農場的規模也不得不隨之擴大,後來又把傢芬傢鄰居的土地也承租瞭下來,以前的臨時工變成瞭正式工,傢芬和紅兵也升格成為瞭生態農場的經理,同樣享受著公司的股權分紅。

  傢芬傢的生活因此變得越來越好,在傢芬的心裡也越來越認同方小梅,親近方小梅。有一天,傢芬和爸媽聊天,

  “傢偉離婚也有7年多瞭,雖然每年都去北京,但也沒有看到他和麗麗復婚,我覺得應該是麗麗不願意和傢偉復婚,傢偉也不能下半輩子就單身吧,我看我們還是勸傢偉另外再找一個吧。”

  “這話,我和你爸私底下商量過,但你爸說還是麗麗好,麗麗到現在也沒有再婚,說明他們倆還是有復婚希望的。”張媽媽說道。

  “我覺得傢偉是沒有遇到比麗麗更好的,所以才這樣吊著,如果有更好的人選,我看還是勸傢偉再找一個吧。”傢芬笑瞇瞇地說道。

  “比麗麗更好的,我看難找,難道你有人選?”張媽媽手中停下忙著的針線活,抬起頭,看著傢芬問道。

  “你覺得小梅怎麼樣?小梅現在也離婚瞭,單身著呢,還沒有帶孩子,我覺得小梅和傢偉挺合適。”說出小梅的名字,傢芬有點興奮,以後公司老板成瞭自己的弟妹,這公司不就是自己傢的瞭嗎?

  “你說小梅嗎,小梅能看上傢偉嗎?人傢可是老板,人和善,還能幹,估計追求她的男人多瞭去,我覺得傢偉配不上小梅。”張媽媽是看著小梅把農場辦起來的,如今農場的生意紅遍瞭泰興的十裡八鄉,所以對這個幹女兒很是高看一眼。

  “你不要管傢偉配不配得上小梅瞭,你們隻說你們願不願意讓小梅嫁到我們傢裡?”聽瞭媽媽對小梅的評價,傢芬有些得意,好像自己就是那天上的月老,隨便點瞭傢偉和小梅,他們將來就會在一起似的。

  “當然願意瞭,小梅如果真能嫁到我們傢,我和你爸做夢都會笑醒的。”張媽媽拍手說道。

  “小梅是一個好孩子,不過瑩瑩以後怎麼辦?”一旁聽著母女聊天的張爸爸突然開口說道。

  “瑩瑩不是麗麗帶著呢?你亂操什麼心啊。”張媽媽上前把老伴扶起來坐好。

  “那是我孫女,我很想她,傢偉和麗麗離婚後,就沒有帶孩子回傢瞭,我願意傢偉和麗麗復婚。”張爸爸掙脫瞭老伴來扶自己的手,漲紅著臉,大聲說道。

  “當初是誰非要麗麗再給你生一個孫子,把人傢小兩口拆散的,今天放著小梅這麼好的孩子,你又來橫插一杠,你這老頭真是越活越糊塗瞭。”

  有瞭以前的教訓,這次張媽媽堅決地否定瞭老伴的看法。經過這次傢庭會議,傢芬開始著手撮合弟弟和小梅,小梅這邊當然是一百個配合,但張傢偉卻還要跨過瑪麗蘇這道坎。

上一篇:她們,她的完美

下一篇:心有多大路多遠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