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日更《往事隨風》14

时间:2019-05-0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經濟的草根 - 小 + 大

  張傢偉因為剛接手公司,當瞭總經理,雖然有方小梅掌舵,大方向不用他操心,但公司是做銷售的,各種具體事務很多,迎來送往地忙得張傢偉抽不出大塊的時間休假,在公司業務稍微穩定下來後,張傢偉向小梅請假,

  “我有大半年沒有去看看我女兒瞭,現在公司暫時沒有什麼促銷活動,我想請假去北京一趟。”

  “也是,剛接手公司,事情太多,我又是懶得管事的主,這半年辛苦你瞭,你去看看瑪麗蘇吧,別讓瑪麗蘇操心你。”提到北京,小梅想起瞭她的好閨蜜去年對自己說的話,什麼叫“你想搶隨你,我不會因為張傢偉和你絕交的”,你對張傢偉就這麼有信心嗎?小梅上大學時雖然和瑪麗蘇親近,但還是有點不滿瑪麗蘇高傲得像一隻孔雀。

  “我倒是想讓麗麗操心,麗麗現在心裡隻有瑩瑩,才不問我的這些破事呢。”張傢偉感嘆瞭一句,向門外走去。回到總經理辦公室,張傢偉坐下來轉念一想,今天小梅說的話怎麼聽上去怪怪的,女人真是有點搞不懂,麗麗那邊明明是還想著他,但每次二人說到復婚的事情,麗麗都一口回絕瞭。今天向小梅請個假,小梅的臉馬上就拉瞭下來,那話說的是什麼意思啊,聽著不對勁,搞不懂真是搞不懂,隨她們去吧。我難道一輩子就是看女人臉色的命嗎?這個念頭讓張傢偉有點生氣,但回頭想想,離開瞭這二個女人,自己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做成過,還是繼續這樣吧,張傢偉搖瞭搖頭,不願再多想,拿起手機給瑪麗蘇發瞭一條短信:

  很長時間沒有見你和瑩瑩瞭,明天就出發來北京,還是一起去接女兒放學吧。

  收到短信的瑪麗蘇突然有點生氣,隨手回復道:

  你終於想起你還有一個女兒,瑩瑩昨天晚上還說想爸爸瞭。

  收到瑪麗蘇的回復,張傢偉似乎看到瑩瑩正扒著窗臺,眼巴巴地盼望著他。張傢偉突然有點心疼,感覺一刻都不能讓孩子再等瞭,起身拿瞭手機和背包,出門,直奔上海虹橋機場。4小時後,張傢偉來到北大附院的婦科門診,站在瞭瑪麗蘇的面前。

  “你怎麼會這麼快,早上不是說明天才來的嗎?”瑪麗蘇看到面前站著的一臉風塵的張傢偉很是驚喜。上午,她是借著女兒的口對張傢偉說話的,其實是她自己想張傢偉瞭。自從方小梅來北京看她後,瑪麗蘇心裡總是有點不安,她嘴上說不怕方小梅搶瞭她的男人,那是在以前,上大學的時候,她知道那時候張傢偉的眼睛裡隻有她,她不在乎方小梅對張傢偉獻殷勤,可是現在呢,她對方小梅的優勢已經不存在瞭,反倒是方小梅每天都和張傢偉在一起,她突然感覺距離已經成為瞭她和張傢偉復合的最大威脅。瑪麗蘇有點不安,需要進一步證實自己的猜測,於是一反常態地暗示張傢偉說:她想他瞭。這條短信發出後4個小時,張傢偉就來到瞭自己面前,如此迅速的回應讓瑪麗蘇很是滿意,也安心瞭很多,張傢偉應該和方小梅沒有什麼。瑪麗蘇這樣想著,不覺俏臉潮紅,

  “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請假,馬上就回來,然後一起去學校接瑩瑩。”

  瑪麗蘇出門後,張傢偉呆在門診辦公室等著,順便掏出手機給方小梅打瞭一個電話,

  “小梅,我已經到北京瞭,出門的時候匆忙,沒有註意銀行卡裡沒有錢瞭,你趕緊給我卡裡打一點錢吧。嗯,我見到麗麗瞭,她還是老樣子,沒有太大變化,奧,我代你向她問好,沒有問題,一定照你原話帶到,你剛才那個話怎麼說?什麼說話算數,什麼不和你絕交,這是哪跟哪啊,我怎麼聽不懂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啊。奧,奧,不需要我聽懂,隻需要我把原話傳到就可以瞭,這是你們女人之間的事情,我不插手,好,我保證不多問,不插手你和麗麗之間的事情,還有什麼事情嗎?沒有事情,你就趕緊出門給我打錢,我一會兒去學校接瑩瑩,等著用錢呢,謝謝瞭,我掛瞭。”

  張傢偉拿著手機,一邊打電話一邊在辦公室裡來回走著,沒有註意瑪麗蘇已經請好假回來瞭,等掛斷手機,回身看見身後的瑪麗蘇,隨口解釋瞭一下,

  “我給小梅打電話,報個平安。”

  “奧,小梅剛才說讓你捎什麼話給我?”二人剛見面,張傢偉就急著給方小梅打電話,瑪麗蘇的歡喜突然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瞭,接著剛才聽到的隻言片語問道。

  “我也沒有聽懂她要和你說的話,先是讓我代她向你問好,然後就說讓你說話算數,不和她絕交。小梅到底和你有什麼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小梅不肯說,幹脆你來告訴我吧。”張傢偉一邊把手機放進背包,一邊隨口說道。

  “方小梅還讓你捎給我這話啊,女人之間的事,你沒有必要知道,你剛才真的隻是向她報個平安嗎,沒有其他什麼事情瞭?”提起舊話,瑪麗蘇心裡更不舒服瞭,方小梅一定和張傢偉有瞭什麼,不然不會如此明顯地暗示自己。

  “也沒有什麼,我出門匆忙,沒有註意我的銀行卡裡沒有錢瞭,剛才在你們醫院門口的自動取款機上準備提點現金,買一束花送你,才發現卡裡沒有錢,一會兒接瞭瑩瑩去吃飯,我手裡沒錢總不好意思,所以打電話讓小梅趕緊給我卡裡打點錢,就這事,沒有別的事情瞭。”張傢偉老老實實地回答道。

  “你身上沒有錢,向我要就是瞭,至於大老遠地打電話,讓方小梅給你打錢嗎?”

  瑪麗蘇聽見張傢偉給方小梅打電話的原因後更加生氣瞭,不願意再搭理張傢偉,自己先向門外走去。張傢偉不明白瑪麗蘇的情緒為什麼變化得這麼快,難道是見瞭自己就心煩嗎?心裡有瞭這個想法,張傢偉沒有瞭剛才見面時的激動,也沒有去追瑪麗蘇,而是轉到北大附院門口的自動取款機上,取瞭一萬方小梅剛打進卡裡的錢,才去瑩瑩的學校門口和瑪麗蘇匯合。

  “你真就急著去取錢瞭?方小梅這麼快就把錢給你打到銀行卡裡瞭啊,你和方小梅的關系不一般嘛。”瑪麗蘇冷嘲熱諷道。

  “我和小梅什麼關系,你不知道啊,不用我今天才向你交待吧,我身上沒有錢我用什麼,我肯定著急取錢瞭。你今天怎麼回事,一見面就不高興,這事情,我們二個可以不說瞭嗎?”張傢偉自從當瞭公司的總經理,自尊心比以前增強瞭很多,和瑪麗蘇說話時不由得有瞭火氣。

  “你發什麼火啊,你以前從來不和我這樣說話的,再說來北京看你女兒,也不是我叫你來的,你跑北京來就是讓我心煩的嗎?”張傢偉發火讓瑪麗蘇也很惱火。

  “算瞭,我不說話瞭,我讓你心煩瞭,我現在給你道歉,希望你看在瑩瑩的面子上,一會兒別讓我難堪。”

  事情怎麼就突然到瞭失控的邊緣,張傢偉閉上眼睛,長出瞭一口氣,平復瞭情緒。瑪麗蘇看瞭張傢偉一眼,知道自己今天情緒有點失控,二人好不容易見上一面,什麼事情都沒有開始做,就弄得大傢都不開心,真是沒有必要,於是也把話說瞭回來,

  “算瞭,你是來看女兒的,多餘的話,我也不說瞭。”

  接瞭瑩瑩,一傢三口在外面吃瞭飯,又一起回瞭軍委大院,蘇媽媽現在已經退休在傢,見女婿來瞭,還是很高興的,不由得就問長問短,最後蘇媽媽問,

  “聽你說公司現在經營得還不錯,那你準備什麼時候來北京發展啊?這樣,你們一傢三口也能盡早團聚瞭。”

  “這個嘛,現在還不好說,我不是公司的老板,怎麼發展,我還做不瞭這個主,但以公司現在的規模,跨區域銷售還是有一定難度的,回去我就和董事長商量商量,看有沒有希望來北京開展業務。”張傢偉如實告知。

  “這樣啊,你和麗麗離婚快7年瞭,也不能總這麼吊著,傢偉,你有沒有可能辭職來北京發展。”蘇媽媽開始操心女兒的婚姻瞭。

  “這個嘛,容我回去考慮一下,我在北京沒有什麼根基,辭職來北京就要從頭開始,不是不可以,主要還是我爸爸生病後現在行動不方便,我留在蘇州還能多少幫上一點忙,我來北京,傢裡一攤子事情就全要靠我姐姐瞭,她們的壓力也很大,還是容我回傢商量一下吧。”

  在北京住瞭幾天,張傢偉沒有再主動和瑪麗蘇提復婚的事情,瑪麗蘇自己也沒有提起,就這樣放張傢偉回瞭蘇州。瑪麗蘇心裡很難受,她感覺張傢偉和方小梅已經有瞭什麼,現在如果自己以孩子的原因提出復婚,雖然也能達到目的,但二人之間的問題已經出現,不可能因為一紙婚書就能解決二人的感情問題,這次,瑪麗蘇決定和方小梅賭一把,真的像以前和方小梅說的那句話:一切隨緣。如果張傢偉的心最後是屬於她的,那麼,他張傢偉就會處理好和方小梅的關系,而不用自己插手幫忙,但如果張傢偉真的就此移情別戀瞭,那也是她和張傢偉的緣分走到瞭盡頭。感情的事情,瑪麗蘇不願意有絲毫的瑕疵,她願意等著天意的裁決,她認命。

  張傢偉這次去北京見瑪麗蘇,感覺二個人的心越離越遠,他已經不能適應瑪麗蘇對自己的態度,有時候,張傢偉感覺自己聽不懂瑪麗蘇想說什麼,這讓他對和瑪麗蘇復婚開始不是那麼渴望瞭,還是隨緣吧,能走到哪一步就走到哪一步。因為有瞭這個想法,張傢偉回到蘇州甚至沒有和方小梅提起去北京開展業務的事情,他和瑪麗蘇復婚的事情就這樣被無限期地擱置瞭下來。

  而方小梅從張傢偉回蘇州後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中,知道張傢偉應該和瑪麗蘇之間有瞭矛盾,小梅也不問張傢偉是怎麼回事,隻是每天晚上下班拉著張傢偉回傢一起吃飯,就當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一切照舊,該幹啥幹啥。

  這邊傢芬因為得瞭方小梅的關照,傢裡的經濟情況越來越好,心裡有瞭投桃報李的想法,先是出面說服瞭自己的父母,然後找瞭一個機會,向弟弟傢偉提起瞭小梅的事情,

  “傢偉啊,你不要嫌姐姐多嘴,你和麗麗離婚7年多瞭,到現在也沒有一個說法,你到底和麗麗還復不復婚啊?”

  “唉,你是我姐,我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和你說的,原本我是一直想和麗麗復婚的,一是我覺得我們兩個人還有感情,二也是為瞭瑩瑩。這次去北京見到麗麗,我開始感覺我們二個人的心越離越遠,說話都說不到一起去瞭,這還復什麼婚啊,我也不知道以後會是什麼樣子,反正我現在單著,也沒有什麼不好,就這樣過吧。”說到和瑪麗蘇復婚,張傢偉嘆瞭一口氣。

  “什麼叫現在單著也沒有什麼不好啊,夫妻就要在一起朝夕廝守,心才會相互靠近,你們倆現在離得太遠,一年也見不瞭二三面,二個人的心肯定會越離越遠的,我看你們倆就算瞭吧。姐倒是覺得你和方小梅挺合適,你為什麼不考慮和小梅結婚呢,難道小梅配不上你嗎?”傢芬見弟弟說瞭實話,也就順勢點出瞭話題。

  “你說方小梅啊,我也一直叫姐的,不是配得上配不上的問題嘛,怎麼可以呢?”聽姐姐扯出方小梅來,張傢偉楞瞭一下,皺著眉頭說道。

  “有什麼不可以?我看小梅對你是真好,好過瞭一般的朋友關系,就因為你和小梅的這層關系,連姐姐我都跟著你沾瞭光,所以我不相信小梅對你沒有那層心思,隻是沒有人幫你們倆捅破這層窗戶紙而已,你如果現在對小梅也有點那個意思,姐就幫你去問問。方小梅,你如果錯過瞭,再難找一個比她更好更適合你的女人瞭,你好好考慮一下,如果需要姐幫忙,姐就去幫你和小梅說。”傢芬心裡真替弟弟和方小梅著急,這二人雖然早已經是二情相悅瞭,就是磨磨唧唧地不肯跨出那關鍵的一步。

  “別,我和小梅的事情,姐你不要插手,我們倆都沒有想好,至少我現在還沒有想好,話一說出去就收不回來瞭,弄得不好,我和小梅連朋友都做不成瞭,我不想要那樣的結果,況且公司的業務才有起色,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想因為這種事情影響我事業的發展,這對誰都不好,尤其對你的生態農場不好,所以你千萬別和小梅提這件事,我都是快40歲的人瞭,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好的。”

  張傢偉態度堅決,堵住瞭傢芬還想繼續遊說的嘴,傢芬隻好嘆瞭一口氣,打消瞭給弟弟和方小梅保媒的念頭。事情看上去好像僵在瞭那裡,但事實上,傢芬的話已經幫小梅打開瞭張傢偉的心門。自那以後,張傢偉開始留意起小梅的一言一行,發現真就像傢芬說的那樣,小梅對他的感情並不像他一直以為的那麼簡單,他發現小梅看他的眼神是那麼的溫柔,那裡有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思念。張傢偉想起瞭那次酒醉和小梅睡在一起的情形,自己那時候也是臉紅心跳的。應該從那時候開始,小梅看他的眼神就變得很溫柔瞭,隻是自己反應遲鈍,沒有註意到。對瞭,這次去北京,小梅讓他給麗麗帶瞭一句什麼話,好像是說:說話算數,不準和她絕交。小梅和麗麗可是最好的閨蜜,有十幾年的交情,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二人絕交啊,不就是男人的事情嗎?小梅一定因為他和麗麗攤牌瞭,所以才有絕不絕交的話,一定是這麼回事,自己真是傻啊,二個女人都商量過的事情,自己還左右搖擺個什麼?小梅也真是有耐心,什麼話都不對自己說,就等著自己慢慢醒悟,可萬一自己就是一根筋瞭,她方小梅不是白等一場瞭嗎?想起這些,張傢偉的心開始變得柔軟瞭,再和小梅呆在一起時,也變得溫柔起來。後來,二人之間的那層窗戶紙因為一件突發事件被捅破瞭。

  方爸爸原來就有心臟病,平時一直很註意,每年,小梅都會帶著爸媽去醫院體檢,平時也督促著老人每天按時吃藥,身體保養得一直不錯,傢裡人也就疏忽瞭。一天,方爸爸自己帶著小狗出去遛彎,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小狗跟著別人傢的狗跑出瞭方爸爸的視線,方爸爸到處尋找,最後小狗是被找回來瞭,方爸爸卻被累到瞭,心臟病突然發作,栽倒在路邊。現在的人在新聞裡聽多瞭被訛詐被碰瓷的事情,都怕招惹是非,竟沒有人及時去幫扶一下老人,後來還是一個鄰居偶然看到,急忙叫瞭120送方爸爸去瞭醫院,然後回傢告訴瞭方媽媽。等小梅知道消息,和張傢偉趕到醫院的時候,醫生已經宣佈方爸爸因為突發心肌梗死救治不及時而死亡。

  這件事把方小梅一下子擊倒瞭,在小梅的心裡,爸爸在,這個傢就還在,爸爸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現在爸爸突然地走瞭,連一句遺言都沒有,這讓小梅一時間沒有辦法接受,情緒跌落到瞭谷底。辦完瞭爸爸的葬禮,方小梅回到自己空空蕩蕩的傢中,感覺異常冷清和孤單,這個世界的親人都離開瞭自己,她現在變成瞭一個孤兒,難道自己就這樣孤獨終老瞭嗎?這時候,窗外又傳來瞭那淒淒切切的二胡聲,《二泉印月》的悲涼把方小梅的孤獨感推向瞭極致,她已經無法一個人呆在自己的傢裡瞭,她穿好衣服跑瞭出去。夜深人靜,冬天的街道上這時候已經沒有什麼人走動瞭,隻有影影綽綽的街燈發出淡淡的一點亮光,但在冬季的寒風中沒有一點溫暖的感覺,反倒像是地獄中的鬼火陰森恐怖,小梅在空曠的街上奔跑,像是在逃避鬼魂的追逐,這樣漫無目的地跑瞭一個多小時,最後跑累瞭,跑不動瞭,抬頭找尋回傢的路,才發現自己走到瞭張傢偉居住的小區門口,小梅遲疑瞭一下,還是走瞭進去,敲開瞭張傢偉傢的門,

  “小梅,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快進來吧,外面冷。”

  小梅看見穿著睡衣,睡眼惺忪的張傢偉,感覺自己找到瞭一個依靠,什麼都不管地撲進瞭張傢偉的懷裡,嗚嗚地哭泣起來。這把張傢偉嚇瞭一跳,轉身關上瞭門,懷抱著小梅,什麼也沒有問,隻是讓小梅盡情地哭。小梅哭夠瞭,抬起頭來看這個讓她依靠的男人,突然說,

  “傢偉,我想嫁給你,除瞭你,這世界上再沒有人願意收留我瞭。”

  抱著這個全身被凍得冰涼的女人,張傢偉的心碎瞭,他知道小梅一直都愛著他,他一直被她照顧,如今小梅無依無靠瞭,來投奔自己,自己怎麼忍心推開她,張傢偉抱緊瞭小梅,點頭說道,

  “那就嫁給我吧,我願意陪你終老。”

  當天晚上,小梅睡在瞭張傢偉的傢裡,她蜷縮在張傢偉的懷裡,張傢偉的體溫讓全身冰冷的小梅感覺到瞭溫暖,她就像一隻在外面流浪很久才找到傢的小貓,很舒服地睡著瞭。第二天早上醒來,小梅轉身看著還在睡覺的張傢偉,開始親吻他,張傢偉被那柔軟溫潤的嘴唇弄醒瞭,睜眼看著臉色紅潤的小梅,笑瞭。

  “我是不是有點傻,抱著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什麼都沒有做,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

  “我也奇怪瞭,一個女人赤身裸體地躺在你懷裡,你就隻是抱著,不想做點什麼嗎?”

  “你想瞭?”

  “我一直都想,從上大學的時候就開始想。”

  “想瞭這麼久啊!”

  “是啊,你是我從當姑娘的時候就想嫁的男人,今天終於嫁你瞭,我要好好愛你一輩子。”

  “這麼久,我沒有想到,不過我會好好愛你的,我保證。我看我們還是起床吧,我不想我們的第一次這麼隨便地就做瞭,雖然我們都不是第一次做那事,但我想我們的第一次還是準備一下好,我要給你一個像樣的婚禮,正式把你娶過門。”

  “我隻要和你在一起,有沒有婚禮我不在乎,今天我終於讓你抱著我瞭,這是我十幾年的願望,今天就是一個好日子,我就想今天嫁你,想死你瞭,我不想再等瞭,真的,你摸摸這裡。”小梅拉著張傢偉的手摸向自己身體最隱秘的地方,毛茸茸的地方已經全被打濕瞭。張傢偉現在還是一個青春鼎盛的男人,瞬間被激起瞭做愛的欲望。他們倆都是熟男熟女,對於床上的那點事都不陌生。張傢偉翻身上車,想弄的都恣意地弄瞭一遍,算是徹底釋放瞭壓抑7年多的生理需要,感覺渾身通泰,方小梅終於得到瞭她一直愛著的男人,從精神落實到瞭肉體,得到瞭極大的心理滿足,此時的方小梅覺得自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撫摸著已經精疲力盡的張傢偉,說道,

  “你搬到我傢來吧,我想每天晚上你都抱著我睡,今天過後,我再不要一個人睡覺瞭,我愛你。”

  “我聽你的,不過婚禮還是要有的,我們可以先同居,再慢慢準備婚禮的事情,我一定要正正式式地把你娶過門,我也愛你。”

  這一夜過後,張傢偉搬去和方小梅同居瞭,小梅恢復瞭往昔一個幸福女人的神采,再去上班時,臉上掛著微笑,見到每一個同事都會熱情地打招呼。這讓大傢都開始猜測董事長最近有什麼喜事讓她如此高興?其中就有好奇者過來詢問,

  “董事長最近心情很好啊,有什麼喜事嗎?說說,讓我們也一起高興高興啊。”

  “提前告訴你們也沒有什麼,我要結婚瞭,我要嫁給張傢偉瞭。”小梅喜滋滋地宣佈道。

  “這真是大喜事,董事長和總經理成一傢人瞭,這是我們公司的大事,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請我們喝喜酒啊?”大傢起哄道。

  “日子暫時還沒有定,定下來就給你們發請柬,不過可以先請你們吃喜糖。”小梅平時就和同事們關系融洽,大傢在一起也不拘束,既然同事們關心,小梅也願意和大傢分享自己的喜悅。

  消息就這樣在公司上下傳播開來,大多數人都替方小梅和張傢偉高興,但也有對此說怪話的,那個孫大頭就很不憤,

  “張傢偉有什麼真本事啊,不就會討女人歡心,靠女人上位嘛,我們以前的錢總真虧,幫同學幫得把公司和老婆都送人瞭,這張傢偉,我看也就是一個吃軟飯的主,哪天讓我們董事長不高興瞭,一樣踢他出門,不信,你們等著瞧吧。”

  這話偏偏就傳到瞭張傢偉和方小梅的耳朵裡,小梅正幸福著呢,哪會在乎這些閑言碎語,而張傢偉則不同,從局外人的角度看,他張傢偉確實接手瞭錢多多的公司和女人,這讓他無法反駁,很傷瞭一把自尊心。於是,有一天,二人一起吃飯的時候,張傢偉對小梅說,

  “你應該也聽說瞭公司裡對我們二個人的議論,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反正我聽到後很不舒服,最近錢多多來電話和我說想拉我一起收購一傢制藥公司,我想就此離開我們公司,自己去外面闖闖,等我打下瞭自己的江山,再來風風光光地娶你過門,我不想是那個看女人臉色吃飯的男人,你能再等我一二年嗎?”

  “我有你就滿足瞭,辦不辦婚禮我真的無所謂,你如果真的在意那些閑言碎語,你想出去闖闖就出去吧,我聽你的,我已經等瞭你十幾年,不會在乎再多等一二年,但你要答應我,不要和錢多多學壞瞭,想做愛,就回傢,我什麼時候都等著你要我。”小梅溫柔地抬手撫摸著張傢偉的臉,她相信張傢偉,她想結婚後和張傢偉再生一個孩子,這次沒有老人幫忙帶孩子瞭,有孩子後,他們的蜜月期就算結束瞭,所以小梅不急,她覺得現在的自己就像情竇初開的少女等著情郎恣意地憐愛,她很享受和張傢偉的戀愛。

  有瞭小梅的首肯,張傢偉開始和錢多多商量具體收購制藥公司的事情。這傢浙江的制藥公司剛開張就出現瞭資金鏈斷裂,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還是老板沒有和當地政府部門搞好關系,得罪瞭一個關鍵人物,人傢整天派人來工廠檢查,不是說這裡不行,就是說那裡不達標,不是停業整頓,就是開出大額罰單,搞得公司老板無心繼續經營,正好資金鏈有點緊張,就打算出手這傢剛建成不久的制藥公司。錢多多因為和老板認識,在第一時間內得到確切消息:底價4000萬現金,一次付清。收購公司最重要的是準確評估公司的資產價值,然後才能啟動收購談判程序,在財務上,錢多多不是很精通,他一時間找不到一個可靠的專業會計師,於是,錢多多想到瞭方小梅,他知道方小梅的厲害,完全相信小梅不會坑他,再說錢多多手上也沒有那麼多現金,必須再找個一個人入股,於是,他聯系瞭張傢偉,其實是拐彎抹角地請方小梅出來給他幫忙。等張傢偉把事情和小梅說清楚後,小梅當然是義不容辭的,仔細查看瞭標的公司的經營臺賬後,給錢多多回話說,

  “你那朋友報價是合理的,他沒有向你多要,但如果讓我參股,我不會一次性給他4000萬現金的,這個問題還是可以再商量商量的。”

  “我全聽你的,我想邀請你參股,如果你也是股東的話,你就可以代表我參與收購談判。”錢多多最終還是直接向方小梅發出瞭邀請。

  “我和你說實話吧,我暫時不想做那麼多事情,一是我不太看好你接手這傢公司後的前景,二是傢偉可能不想我摻和到你們的事情裡,傢偉想要自由,他想不靠我自己做成一件事情。”小梅現在和錢多多的關系已經轉變成瞭傢人,所以也不和錢多多繞圈子,實話實說道。

  “張傢偉是不懂事,他哪裡會知道你對於一傢創業公司的價值,這事情,回頭我和傢偉說,不用你做具體的事情,你隻掛一個名,關鍵時刻給我們提一個醒就行,你看這樣可以嗎?”錢多多哀求道。

  “這事情,你和傢偉商量後再說,我現在是傢偉的老婆,我聽傢偉的。”方小梅笑著婉拒道。

  “你別忙著掛電話,你入股的事情我們再商量,你剛才說不看好我接手這傢公司後的前景,你能不能告訴我你不看好的原因?”錢多多是精明人,不會錯過任何一次請教高手的機會。

  “這傢公司的經營臺賬我仔細看過瞭,根本不存在資金鏈斷裂的問題,公司的負債都是長期的銀行貸款,短期並沒有面臨真正的還款壓力,而老板卻不惜血本,以成本價出手即將實現盈利的公司,我想其中必有你們不知道的隱情,這老板是當地人,他都擺不平的事情,我不相信你們二個外來戶就可以擺平,所以我不看好你們的前景。”方小梅見錢多多來問,可憐他還是自己兒子的爸爸,也就出言點撥瞭錢多多一下。

  “這事情我知道瞭,謝謝你,小梅,以後我們可能還有麻煩你的地方,你看在兒子的份上,千萬幫忙。”

  錢多多謝過小梅後,回頭找朋友調查這傢制藥公司的事情,老板出手公司的真正原因才逐漸浮出水面,張傢偉知道實際情況後開始打退堂鼓,而錢多多心裡有瞭底,倒是堅定瞭收購公司的決心,勸說張傢偉道,

  “講和人拉關系,攀交情,這是我最拿手的事情,這個問題我出面解決,你隻解決收購資金的問題,本來我是想我們二個一人拿出2000萬平分股份的,但現在我想再拉方小梅進來,你不要和我說你不同意,方小梅現在雖然是你的老婆瞭,但你和她過日子的時間比不上我,我更瞭解方小梅,她對財務的精通程度可以達到高級會計師的水平,人又可靠,這對於一傢創業公司的價值可能比錢更重要,你如果真想做成一件事,你就老老實實回傢勸說方小梅入股,我可以退出1000萬股份給她,你還是拿2000萬出來,這樣你是第一大股東,你做公司的董事長,我做公司的總經理,方小梅做財務總監,我想隻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讓這傢公司起死回生。”

  張傢偉看到錢多多說得如此信心滿滿,也就沒有再多說,回傢照原話傳給瞭方小梅,方小梅聽後笑道,

  “錢多多就是錢多多,他是吃定我瞭,你真的同意讓我摻和到你們的事情裡?”

  “我有自知之明,在商場上我就是一個雛,隻能給你們打打下手,但我不甘心,這次錢多多因為你肯讓出董事長的位置給我,我不抓住機會,以後可能再難翻身瞭,一輩子真是要看著你的臉色吃飯瞭。”張傢偉經過這二年在商場的鍛煉,多少有瞭一點長進,老老實實地按照錢多多教給他的話說瞭。

  “我的臉有這麼難看嗎?什麼叫以後再難翻身,每次做愛都是你趴在我身上的,你用得著翻身嗎?”

  小梅為瞭不讓張傢偉覺得傷瞭自尊,故意色色地看著張傢偉說道。張傢偉一時被小梅挑逗起瞭興致,真的放下茶杯,抱起小梅就進瞭臥室,和小梅爽瞭一把,

  “以後做愛,我都讓你騎在我的身上,哪天我真的把公司做成瞭,明媒正娶地把你娶進門,我就翻身做你的主人,永遠騎在你身上做愛。”

  “好,我都聽你的,不過這種姿勢好像太刺激,我有點受不瞭你瞭。”

  小梅順從地配合著張傢偉的要求,她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從和錢多多失敗的婚姻中,她開始瞭解瞭男人對於性愛的心理需求,很多男人是想通過掌控性愛滿足自己那脆弱的虛榮心,尤其是白天生活中被女人左右的男人,晚上一定要讓男人通過性愛找回一點自尊,這樣,男人才不會去外面打野食。

  一番雲雨過後,小梅起身,提醒張傢偉道,

  “憑良心說,錢多多的能力比你強,但他這次願意在新公司裡屈居下位,也是形勢所迫,他隻有那麼一點資金瞭,要想翻身,就必須把這傢公司做好,我想我們還是做一個長遠的打算吧,股份就按錢多多說的那樣分配瞭,但合約裡最好加上一條:以後在不影響公司正常經營的情況下,公司將以參股的形式支持以錢多多個人名義發起的任何收購行為。這樣做,公司才可能有長久的穩定,即使最後分傢也是好合好散。”

  “好,以後我都聽你的。”

  “也不要什麼都聽我的,新公司你是董事長,你自己做主,傢裡面床上你做主,床下我做主。”

  “說話算數嗎?”

  “當然算數瞭。”

  “那現在是在床上,我還要這樣做一回,我躺在下面做愛還真舒服,我以後不要翻身瞭,我想一直被你騎在身上。”

  小梅依言又和張傢偉做瞭一回愛,做到精疲力盡,直接就睡覺瞭,二個人連晚飯都沒有起來吃。

  由於方小梅的加入,張傢偉和錢多多順利地完成瞭對制藥公司的收購,張傢偉移居杭州,和方小梅二地分居,開始瞭真正的獨立創業。


上一篇:《龍城歲月之『銅鑼灣往事』》

下一篇:《遷墳》之四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