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日更《往事隨風》15

时间:2019-05-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經濟的草根 - 小 + 大

  因為要參與收購浙江的制藥公司,方小梅決定對公司股份進行一次調整好讓張傢偉順利套現退出。這事情並不容易,第一要讓張傢偉當初拿出來的1000萬增值到2000萬,並且一倍的增值幅度還要讓全體股東認可。第二小梅要在保證其對公司絕對控股的前提下騰挪出1000萬投入到新公司中。於是,小梅玩一個數字遊戲,準備在年底的股東大會上先表決通過1:1送股的分紅方案,過一個月再啟動一次定向增發。這明顯是一個圈套,明白人一看就知道,為瞭讓計劃不至於流產,小梅自有她的辦法。一是公司業績在她回歸公司後增長瞭一倍多的事實是有目共睹的,誰也沒有辦法否認,所以讓之前一塊錢一股的股份繼續保持原有的價值,1:1送股就是一個當然的選擇,因為沒有傷害原始股東的利益,大傢也就認可瞭小梅的送股方案,然後小梅分別找瞭三個中層高管談話,說張傢偉將要退出,公司準備回購張傢偉手中握有的2000萬股份,為瞭公平起見,特別增加1000萬新股,湊夠3000萬股,讓三個高管平分,這是公司專門針對高管的定向增發,完成定向增發後,公司將拿出真金白銀按股份多少進行年度分紅,如果高管們吃不下這3000萬股,她方小梅可以參與回購剩餘的股份。這是明顯的先拿出再拿回的遊戲,因為有瞭這個誘人的前提,3000萬股票最後被順利認購,通過這樣一番眼花繚亂的操作後,張傢偉拿瞭2000萬現金退出公司,小梅以35%的持股比例繼續以第一大股東的身份出任董事長,而孫大頭終於如願以償,砸鍋賣鐵地拿瞭15%的股份以第二大股東的身份順利當上瞭總經理,其他散戶持股總和仍然是50%,公司平白地多出的這1000萬流動資金,被小梅以公司的名義參股瞭張傢偉和錢多多的制藥公司,個人並沒有再掏腰包。等方小梅以公司法人的名義來和張傢偉錢多多簽署正式協議時,張傢偉有點糊塗瞭,私底下拉住小梅,問,

  “不是說好你個人拿1000萬入股的嗎?怎麼成瞭你們公司入股,你這樣一弄,新公司變成瞭公眾公司,而不完全是我們自己的公司瞭,以後做點什麼事情都要通過股東大會表決,這不是自找麻煩嗎?你又不是拿不出這1000萬。”

  “這個嘛,我現在不和你說,你把這個問題問錢多多,如果他也弄不明白,我看你們也別開公司瞭,沒有一個明白人,公司以後不會有大的發展。”

  方小梅笑瞭,並不直接回答張傢偉的疑問。看到小梅高深莫測的樣子,一頭霧水的張傢偉真的就跑去問瞭錢多多這個問題,錢多多笑道,

  “這個問題,你是問對人瞭,我知道。”

  錢多多讓張傢偉先坐下,給二人各倒瞭一杯茶,自己先呡瞭一口,才又開口說道,

  “你拿著現金退出瞭,小梅手上隻剩下33%的股份,其他三個高管合起來的股份也有將近30%,以後如果小梅和高管們有分歧,高管們聯合起來,小梅就沒有絕對的話語權,所以必須掏出現金增持股份,但如果最後是小梅自己掏錢買瞭你增值一倍的股份,就相當於借你的錢用瞭一年多的時間她就要多送你1000萬,雖然現在你們倆是夫妻瞭,但賬也不能這麼算,所以小梅搞瞭一個所謂的定向增發,她平均分配瞭你的股份,讓高管們替她為你買單,而她最後持股35%仍然是公司的第一大股東。這樣做瞭之後,方小梅就必須要給大傢一個說法,不能讓你拿錢離開後,公司業務不再增長,那她就有假公濟私的嫌疑,以後會被全體股東質疑,即使她手握35%的股份也可能會被股東大會罷免。因為這個原因,她必須保證你離開後公司業務繼續增長,而你們公司是區域性醫藥銷售公司,公司的業績增長已經接近極限,她必須要為公司發展另外找到一個增長點,二條腿走路,公司才能保持持續穩定的增長,通過參股我們的制藥公司,公司就有瞭二個業務板塊,雖然她自己可能會有一點損失,但沒有花多少錢,卻牢牢地抓住瞭公司的控股權,又為你解決瞭資金問題,這一點損失也就不足掛齒瞭。”回答完張傢偉的問題,錢多多拿起茶杯一口喝幹,放下茶杯感慨道,“方小梅真是厲害啊,幸好現在她和我們是一夥的,否則我們根本玩不過她。”

  經過錢多多的這番講解,張傢偉才恍然大悟,小梅是為瞭自己,冒瞭失去公司控股權的風險的,自己還去責怪小梅,真是不知好歹啊,由此,張傢偉對方小梅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小梅面前再也不說什麼要翻身當真男人的話瞭,對小梅是敬愛有加,二個人還真的是越過越美滿。

  張傢偉當瞭新公司的董事長,雖然錢多多通過上上下下活動擺平瞭以前老板得罪的大人物,讓公司得以恢復正常的生產經營,因為方小梅的參股,藥品銷售渠道也不需要另外自建,直接把生產出來的藥品交給小梅公司就可以瞭,這樣大大節省瞭銷售成本,新公司一開始運營順風順水,第一年就實現瞭盈利,讓張傢偉頗有一點成就感。正當張傢偉拿著錢多多送來的一年來公司經營臺賬自鳴得意的時候,老江湖的錢多多卻愁眉不展,

  “浙江這邊的經商環境是很惡劣的,我這次能擺平那個大人物是因為我正好認識他的妻弟,通過這層關系,人傢才放瞭我們一馬,但以後公司做大瞭,免不瞭會被其他人盯上,那時候能不能擺平就不好說瞭,我們需要想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讓那幫吸血鬼不敢隨便來公司敲詐。”

  “也是,有什麼辦法可以一勞永逸呢?”張傢偉放下手中的經營臺賬,探身向錢多多問道。

  “我是這麼想的,是鬼都怕閻王,我們要想辦法和閻王攀上關系。”

  “閻王都是高高在上的爺,我們怎麼才能認識呢?”

  “我想現在的當權者都是比我們大一些的那代人,他們都是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都當過紅衛兵紅小兵,都對毛 有深厚的感情,我想我們今年也別大比例分紅瞭,不如把賺來的這些錢,建一個省內最大,甚至是中國最大的毛 像章紀念館,在新聞媒體上造一個勢,吸引那些大人物過來參觀,公司再保留這些大人物參觀的影像資料,並把我們和大人物合影的照片掛在公司大廳辦公室裡,讓那些小鬼們都知道,我們和閻王是認識的,讓他們做事也有點分寸,你說我這個主意怎麼樣?”

  “你真不愧叫錢多多,這鬼點子你也能想出來,我看就按你說的辦吧,這的確是防微杜漸的好方法。”

  回到傢裡,張傢偉把錢多多的想法和小梅說瞭,問小梅什麼意見,

  “錢多多就是歪門邪道多,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不過你們不要以公司的名義做,這樣一看就是商業行為,反而會讓那些大人物有所警覺,不一定就會駕臨你們公司參觀你們的毛 像章紀念館的,你們最好是個人投資做這件事,這樣就成瞭你們的個人愛好,性質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你們也要替我想想,我以公司名義參股,就要給公司帶來收益,你們不分紅,讓我怎麼和我的員工交待啊,我建議你們第一年就大比例分紅,然後該幹嘛幹嘛。”

  “好,我回去把你的意見和錢多多說一聲,就按你的意見辦。”

  夫妻倆就這樣在傢裡把影響公司經營的大事敲定,有瞭參股的制藥公司的大比例分紅,小梅公司在張傢偉走後繼續維持瞭增長勢頭,讓小梅暫時度過瞭難關。正當一切看起來都順風順水的時候,錢多多又遇到瞭麻煩,這麻煩從小梅逛街開始。

  又到周末,張傢偉要從杭州開車回傢,小梅下班後就去超市買點菜準備自己做飯,不想路上被一個女人攔住。小梅抬頭一看原來是錢多多以前養的小三玲玲,這時候的玲玲穿得普普通通,既沒有描眉也沒有塗口紅,身材已經有些發胖,沒有過去姣好妖艷,

  “方姐,終於讓我碰到你瞭,我有幾句話想和你說,你方便和我去那邊的咖啡廳坐坐嗎?”

  這時的小梅正沉浸在和張傢偉的蜜月中,早已經不記恨曾經破壞她傢庭的玲玲,看玲玲哀求自己的樣子,也就點頭跟著玲玲走進附近的一傢咖啡廳裡,二個人各要瞭一杯飲料,就開始瞭一場讓小梅感覺很不真實的談話。

  “方姐,請你原諒我之前當第三者破壞瞭你的傢庭,可我也沒有從中間得到什麼。我替錢多多生瞭一個女兒,原想錢多多和你離婚後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和我結婚,可我想錯瞭,錢多多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和我結婚,他仗著有點錢,把我那貪財的爸媽收買瞭,放下500萬,帶走瞭我的女兒。那時候,我和我爸媽都以為有瞭這500萬,我們以後不用再過窮日子瞭,可事情並不是那樣,親戚們聽說我們一下子得瞭500萬,都紛紛上門向我爸媽借錢,我爸媽說那500萬不是他們的,是我的,他們沒有權利動用屬於我的錢,我傢那些窮親戚就說我爸媽忘恩負義,回傢後糾結瞭一群人到我傢裡打人搶東西,我爸媽看沒有辦法瞭,就拿出來幾萬塊錢打發瞭那波人,讓我連夜拿著剩餘的錢逃瞭出來,現在傢裡怎麼樣,我都不知道,隻聽說還沒有拿到錢的一些親戚又去我傢裡鬧,可憐我現在是有傢不能回,我在外面流浪已經有很長時間瞭,舉目無親,真後悔拿瞭錢多多的錢,讓他帶走瞭女兒。我想我的女兒,但不知道錢多多的傢具體住在什麼地方,我隻知道大概是在舟山,我去舟山找過錢多多,可人海茫茫,我實在是找不到,這才又回到蘇州,我想找你幫我給錢多多捎一個話,我把剩下的400多萬還給他,希望他能讓我見見我的女兒,我當時拿瞭他的錢,並不是想賣掉我的女兒,那是我爸媽貪財,現在他們也沒有得到什麼好結果,我把錢還給他,我不要求他還給我女兒,隻想錢多多同意讓我可以看看我的女兒,我真的很想她。”

  玲玲哭哭啼啼地向方小梅敘述著她的遭遇,小梅本性善良,現在生活幸福,想起自己的兒子錢小小,心就軟瞭下來,也不計較以前玲玲對她的傷害,準備出手幫一下玲玲,於是說道,

  “我和錢多多已經離婚瞭,我不可以告訴你錢多多在舟山的傢庭住址,但我可以幫你捎話給錢多多,看錢多多是什麼意思,如果他堅決不想再見你瞭,我也管不瞭,畢竟你們之前達成瞭協議,他給你500萬,你讓他帶走孩子,正是這500萬的敲詐讓錢多多公司破產瞭,把原來的公司低價賣給瞭我,他有可能會記恨你,不想再見你,這你要有一個心理準備,我隻負責幫你把話傳到,我不負責最後的結果。”

  “方姐,你是好人,你能不計前嫌幫我把話傳到,我就非常感謝瞭,不管最後是什麼結果,我都認命,你放心,我不會糾纏你們的,我隻是太想我的孩子瞭,我沒有賣我孩子的意思,是我爸媽貪財,我當初是真心喜歡錢多多,才想給他生一個孩子的,我真的沒有想賣掉我的孩子,我可以把錢還給他的,如果他一定要全部拿回當初給我爸媽的500萬,我會慢慢賺瞭錢補上欠他的錢,我隻求他讓我看看孩子,我真的很想很想我的孩子。”

  玲玲繼續啼哭著,拉著小梅的手不放,小梅無奈,隻能繼續陪玲玲坐著,聽玲玲一遍又一遍的講述,最後小梅聽得都想哭瞭,再一心軟,就又問道,

  “你現在住哪裡,幹什麼工作?”

  “我文化程度低,沒有什麼文憑,進不瞭大公司,現在一傢小超市裡當收銀員,一個月也就2000塊錢的收入,和別人合住,在這附近的出租房裡。”玲玲如實告知。

  “你身上不是有400多萬嗎,為什麼還要和別人合租一間出租房啊?”小梅追問道。

  “那是錢多多的錢,不是我的,我現在用瞭,以後還不起他的,我不想要他的錢瞭,我想見見我的女兒。”

  玲玲說出這樣的話,真正地打動瞭方小梅,她也是孩子的母親,她可以理解一個做母親的心,她因此決定幫玲玲一把,

  “既然你說你現在住的地方不遠,你可以帶我到你住的地方看一看嗎?”

  “我那裡又臟又亂的,你去那裡幹嘛?”玲玲有點不好意思,低著頭說道。

  “我現在想幫你瞭,我要把你現在的真實情況轉告錢多多,我相信錢多多知道後會同意你的請求的。”小梅解釋道。

  “真的嗎?如果是這樣,我現在就帶你過去看看,路過那傢小超市,我也可以指給你看,方便你以後可以聯系到我。”玲玲聽說方小梅肯幫忙,連忙用手擦幹瞭眼淚,站起來去叫服務生結賬,準備帶著小梅去她住的地方。

  “賬,我來結,你不用管。”

  小梅當然不可能讓玲玲結賬,二個人為瞭賬單爭執起來,最後還是玲玲搶到瞭賬單,結瞭錢。這讓小梅心裡有點過意不去,跟著玲玲看瞭她住的宿舍和工作的小超市,情況屬實,就真心打算幫助玲玲瞭。

  回傢後,小梅隨便熬瞭一鍋皮蛋瘦肉粥,烤瞭幾片面包,就著自己醃制的咸菜,和張傢偉把晚飯吃瞭,

  “傢偉,今晚我沒有買菜,我們就湊合吃吧,不過我本來下班後是去買菜的,可是路上遇到瞭一個熟人,沒有買成菜,你猜我遇到瞭誰?”

  “我怎麼猜得到啊,你認識的人,我又不一定認識。”張傢偉開始收拾吃完的碗筷,一起拿到廚房準備洗碗。

  “算瞭,不讓你猜瞭,這人,你也認識,是玲玲。”

  “哪個玲玲啊?”

  “就是錢多多以前在外面養的小三,還給錢多多生瞭一個女兒的那個玲玲。”小梅跟進廚房,靠著門框說道。

  “她找你幹什麼,不會把500萬揮霍瞭,又來找錢多多要錢的吧,這玲玲還真是錢多多的煞星,陰魂不散,這下錢多多又有麻煩瞭,當初我就勸過他,別去招惹那些風塵中的女人,他聽不進去,這下被玲玲纏上瞭,你沒有告訴她錢多多現在住哪裡吧?”張傢偉迅速洗完碗筷,轉過身,拉著小梅去客廳坐下,沒有等小梅繼續說話,自己先是囉裡囉嗦地說瞭一大堆。

  “在你們男人眼裡,女人都是為瞭你們男人的錢,都不是好人是吧。”

  “我哪裡說過這樣的話,你別一棍子打死所有的人,我不是,你也不是,我認識的女人都不是,但玲玲例外,她拿孩子敲錢多多竹杠,我是親眼所見。”

  “你見到什麼瞭,那是玲玲爸媽敲詐錢多多,玲玲是被動的。”

  “你今天怎麼瞭?當初你可是受害者。”

  於是,小梅詳細地和張傢偉講瞭當天下午遇到玲玲後發生的事情。

  “玲玲真是這麼說的,她想把剩下的400多萬還給錢多多,隻求錢多多讓她看看女兒,我到她住的地方和工作的小超市去看瞭,真是很艱苦,還不如以前呢,你說她手裡拿著400多萬不花,卻去過那麼艱苦的日子,這總是真的吧,所以我覺得玲玲這人還不錯,起碼她作為一個母親還不錯,我想幫幫她,你看是你把話帶給錢多多,還是我自己去傳話?”

  “既然你這個當事人都可以放下以前的恩怨,給玲玲幫忙,我還能說什麼呢?這事情,我回公司和錢多多說吧,不過,小梅你人真好,我很幸運能認識你。”張傢偉一邊說,一邊探身吻瞭方小梅的額頭。

  “你也很好,錢多多其實也不壞。”

  小梅把身體靠向張傢偉,回吻瞭一下張傢偉的臉頰,輕聲說道,

  “我愛你,傢偉,我們也生一個孩子吧。”

  “你真想再生一個孩子啊,那我們得盡快把婚禮辦瞭,不然孩子出生,我們還是同居關系,多搞笑啊,過二天,我去一趟北京,和麗麗把事情說清楚。”張傢偉摟著小梅說道。

  “還是我去北京和瑪麗蘇說吧,這件事,我去說比較合適,現在你的公司正常運營瞭,我也不想再拖著瞭,我去北京見過瑪麗蘇後,就開始準備我們的婚禮。”小梅靠在張傢偉懷裡說道。

  “你不放心我?”張傢偉扳過小梅的身體,看著小梅的眼睛說道。

  “我當然不放心瞭,我可不想把你還給瑪麗蘇。”小梅低下頭,很沒有信心地說道。

  “算瞭,既然你不放心我,你就自己去和麗麗說吧,也許你去說,麗麗心裡能好受點,我一直拖著,其實是怕麗麗在孩子面前崩潰瞭,那樣,我都不知道以後怎麼面對孩子,還是你去和麗麗說吧。”張傢偉重新把小梅抱進懷裡,自說自話道。

  張傢偉周一回公司,見到錢多多,就和錢多多說道,

  “下班,你別去混酒吧瞭,和我一起吃飯,我有點私事和你說。”

  “不行,我約瞭妹妹的,你還能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私事,不就是和方小梅結婚嘛,日子定瞭嗎?我給你們準備一個大紅包。”錢多多自從離婚後,沒有人管束,晚上按耐不住寂寞,又開始經常出入酒吧夜總會,不過再也不幹包養小姐的事情瞭,張傢偉也懶得管他,從來不就錢多多的夜生活發表什麼意見。

  “我和小梅是打算最近結婚,但今天和你說的不是這件事,是玲玲,玲玲找到小梅,想見見你和她的孩子,還說把500萬還給你,你晚上忙你的事情吧,反正我把話帶到瞭,你如果想知道詳細情況,什麼時候你有空瞭,我們倆再說。”

  張傢偉把話甩給錢多多,自己就下工廠忙去瞭。錢多多聽說玲玲在找他,先是一驚,這女人陰魂不散,又來糾纏自己瞭,難道500萬還不夠她用上幾年嗎?怎麼這麼快就又來找我,真讓她找到我,我還真不能甩手不管,怎麼說她都是錢美美的生母。說到500萬,嗯?張傢偉好像說玲玲要把500萬還給自己,她找我是還錢的啊,這可能嗎?玲玲會什麼啊,突然就發財瞭,不稀罕我的錢瞭,她是不是想要回女兒啊,錢美美2歲瞭,乖巧可愛,爸媽和兒子都喜歡得不行,怎麼可能會同意讓玲玲把孩子帶走呢?錢多多這樣糾結瞭一天,下班後,哪裡也沒有去,早早地等在董事長辦公室。

  “嗯,你不去和你的妹妹們約會瞭?”張傢偉周一都很忙,去工廠看過,才趕回辦公室,看到錢多多坐在沙發上等自己,就嘲笑地說道。

  “我為你早上說的話糾結瞭一天,還是先把事情弄清楚吧,我是真怕瞭這個玲玲。”

  於是,二個人一起出去吃飯,順便張傢偉把從小梅那裡瞭解的詳細情況告訴瞭錢多多,最後問道,

  “聽小梅說玲玲現在過得很艱苦,有400多萬不花,我看她是真心想把錢還給你的,你打算怎麼辦?”

  “我怎麼像在做夢呢,你說一個以前好吃懶做的女人為瞭孩子一下子就能變成另外一個人?我這周末跟著你回一趟蘇州,親眼見瞭再說吧,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把女兒還給她的,我現在也不缺那400多萬,我要女兒不要錢,女兒沒瞭是找不回來的,錢沒瞭,我還可以再賺。”

  錢多多聽瞭關於玲玲的故事,開始懷疑自己這半輩子在江湖上白混瞭,像玲玲這樣的風塵女子,他見多瞭,為瞭錢,她們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錢多多不相信玲玲會是一個例外,但是他又不能不過去親眼看看就拒絕玲玲,怎麼說玲玲都是女兒的生母,他也不想把事情做絕瞭,將來讓女兒知道後記恨他。於是,錢多多先在心裡打定瞭主意,隻要玲玲有要回女兒的意思,他迅速就閃人,他才不會為瞭那點錢賠上自己的寶貝女兒呢。

  因為出瞭玲玲的事情, 錢多多一個星期都沒有心思幹點什麼正事,總是在糾結這個,盤算那個,終於等到周末,他替兒子給小梅買瞭一點東西,就和張傢偉開車回瞭蘇州,他先去小梅的公司看瞭看,和老同事聊瞭聊天,才上董事長辦公室找小梅說話。錢多多進來前,張傢偉已經在小梅的辦公室,把錢多多的想法告訴瞭小梅,又泡好瞭一壺茶,等著錢多多上來,

  “我已經把你的想法和小梅說瞭,你是自己去超市找玲玲,還是我們陪你去?”

  “小梅,你把超市和她住的地方告訴我就可以瞭。我自己先去看看,暫時不驚動她,看瞭以後,我晚上去你傢吃飯,我們再商量這事情怎麼辦。對瞭,你兒子讓我給你帶瞭一點你愛吃的蟹醬,還有他在學校得的獎狀,小小現在很懂事,學習還不錯,平時回傢還幫著爺爺奶奶帶他妹妹玩,長高瞭一點,有他的相片,我一起給你帶來瞭,都放在張傢偉的車上瞭,你自己拿回傢看吧。”錢多多喝瞭一口茶,交待完事情,就起身,準備出門。

  “這是玲玲工作的超市和住宿地址。”小梅把寫好的一張信簽紙交給錢多多,“對瞭,你晚飯想吃什麼,我這就下班和傢偉去買菜。”

  “你們吃什麼我就吃什麼吧,我跟著張傢偉沾光,我有自知之明,我說瞭你還真給我做不成?現在不比過去瞭,晚飯吃什麼,你應該問張傢偉。”錢多多拿著信簽紙走出瞭門,轉頭對張傢偉和小梅苦笑道。

  “呸,別在我面前裝可憐,我沒有看到。”小梅笑著,啐瞭錢多多一口。

  錢多多也不回嘴,出門按照小梅給的地址找瞭過去,他先到玲玲工作的超市,站在遠處張望瞭一下,看見瞭那個熟悉的身影,玲玲現在的穿戴和普通的傢庭主婦差不多,頭發紮成瞭一個馬尾辮,沒有染發,臉還是那麼白皙,隻是有點發胖,神情看起來有點疲憊。錢多多沒有過去和玲玲打招呼,轉身又去瞭玲玲租住的房子,到瞭地方,假裝找人,問瞭附近的鄰居有關玲玲的情況。實地考察後,一切好像都像方小梅之前說的一樣,看來玲玲真是變瞭,能去吃這樣的苦,還真是讓錢多多刮目相看瞭。

  “你去見玲玲瞭嗎,她怎麼說?”錢多多一進門,張傢偉就問道。

  “我隻是在遠處看瞭看,沒有上去和玲玲打招呼。咱們可不可以先吃飯啊,我都跑餓瞭,讓我看看你老婆做什麼好吃的招待我。”錢多多沒有理會客廳裡坐著看電視的張傢偉,徑直向廚房走去。

  “最後一個湯,馬上就好,多多,你先把做好的菜上桌,傢偉,開一瓶葡萄酒,咱們難得一起吃飯,總要喝點吧。”小梅聽見錢多多回來瞭,從廚房探出身,對著客廳裡的二個男人說道。

  “好啊,弄瞭這麼多,很久沒有吃小梅做的飯菜瞭,還真是有點嘴饞,看來以後,我每周都要來你傢蹭飯瞭,張傢偉,你不會有意見吧。”錢多多把一盤一盤的菜端上餐桌,對正在開葡萄酒的張傢偉說道。

  “今天是特殊情況,小梅才弄瞭這麼多菜,平時,可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你如果每周都來,以後隻有三菜一湯,不能再多瞭,即使小梅願意多做,我還不願意呢,我怕把我老婆累著瞭。”張傢偉邊說,邊打掉錢多多伸向菜盤的手。

  “你看你小氣的樣子,小梅以前是我老婆的時候,你可是經常來我傢蹭飯,我也沒有這樣說你吧。”錢多多轉瞭一個方向,背著張傢偉,拿起一塊醬牛肉迅速塞進嘴裡,然後轉過身,面向張傢偉,嘴裡邊嚼邊說道。

  “所以說小梅現在是我老婆瞭,你不會疼人,留不住小梅這樣的好女人。”張傢偉見錢多多有意氣他,嘴上也不示弱。

  “好瞭,你二個別鬥嘴瞭,傢偉,放一個墊子,我把湯端上來,可以開飯瞭。”

  方小梅端著湯走出廚房。三個人在小梅和錢多多離婚後第一次聚在一起吃飯,雖然經歷瞭很多恩怨糾葛,如今還像老朋友一樣說笑,大傢都很高興。

  “你過去找玲玲瞭,怎麼不見她,二個人坐下來把話說開就是瞭,為什麼躲著她呢?。”小梅席間又提起玲玲的事情。

  “你們別以為玲玲文化程度低什麼都不懂,其實她心眼多著呢,以前我被她耍得沒有脾氣,更別說你們倆瞭。”錢多多拿起酒杯和張傢偉走瞭一個,繼續說道,“她現在生活艱苦並不能說明什麼,除非她真的把400多萬交還給我,並且不提出讓我還她女兒的附加條件,我才能相信她,她現在這樣做說不定是引誘我露面,再來糾纏我,我是怕瞭她,況且我現在並不缺那點錢,我不想把女兒還給她。”

  “玲玲畢竟是孩子的生母,你不讓她見孩子也不對。”小梅一邊給錢多多碗裡夾菜,一邊對錢多多說道。

  “你心軟瞭,你就幫忙去和玲玲溝通一下,告訴她我的條件,如果玲玲真的托你把錢還我,你就好人做到底,把玲玲招聘到你的公司,怎麼都比她在小超市幹活輕松點,以後我準備每個星期帶著兒子和女兒跟著張傢偉過來,這樣讓你和玲玲都見見孩子。”錢多多終於說出瞭自己的打算。

  “你小子賊精賊精的,原來在這裡等著我們呢,你可真會抓我老婆的差。你讓我老婆這麼辛苦,你說怎麼補償吧。”張傢偉拿起酒杯示意錢多多幹瞭。

  “補償就是我把兒子帶過來,省得小梅跑路瞭,小梅肯定願意,不願意的是你吧,你的賬我給你記著,你們結婚時我一把還你。”錢多多也不推辭,一口氣喝幹瞭杯中酒。

  “你真俗,不過辦法還是不錯的,我看就這樣辦吧。”

  張傢偉看小梅願意,也不再多話,就把玲玲的事情在飯桌上敲定瞭。

  接下來,小梅抽空去找瞭玲玲,把錢多多的話帶到,玲玲二話不說就取瞭銀行卡交到瞭小梅手裡,

  “這錢本來就是錢多多的,方姐,你就把這張銀行卡帶給他吧,密碼是孩子的生日,我現在的條件養不起孩子,我不會向他要回孩子的,我隻是想經常看看孩子。”

  “我看你工作也辛苦,你願意來我的公司上班嗎?雖然也是要做事的,但時間自由一些,應該沒有你在超市工作辛苦。”小梅按之前和錢多多約定的向玲玲伸出瞭橄欖枝,算是幫錢多多照顧一下玲玲。

  “你的公司就是錢多多以前的公司吧,那裡的人我還認識幾個,如果能讓我進你的公司就再好不過瞭,那我真是要好好謝謝你啦。”玲玲很機靈,趕緊抓過小梅遞過來的橄欖枝往上爬。

  “那就這樣說定瞭,你明天來我公司報到,直接找人事就可以瞭,我回去給人事打一個招呼,她會安排你的工作,以後的事,我和錢多多聯系後再告訴你。”

  就這樣,小梅幹脆利落地把玲玲的事情解決瞭,但不願意和玲玲多呆在一起,起身告辭,她和玲玲不是一路人,二個人還沒有到可以做朋友的程度,她隻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而已。玲玲在社會上流浪瞭幾年,現在靠著錢多多的一句話被招聘到小梅的醫藥銷售公司當業務員,工作輕松收入也多,玲玲心裡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天上不會平白無故地掉下餡餅的,這一定是錢多多托方小梅照顧她,所以平時並不去打擾方小梅,隻是勤勤懇懇地做好自己的工作,這讓方小梅對玲玲又高看瞭一眼。

  到瞭周末,錢多多履行諾言,帶著一雙兒女來蘇州,小梅通知玲玲來自己傢裡見孩子。玲玲見到瞭失而復得的女兒,激動不已,也許是母女天性,錢美美見到玲玲也不怕生,很聽話地讓玲玲抱瞭自己,大人們看在眼裡心裡多少有些感慨,也祝福著這對母女。隻有一邊的錢小小很不願意,上去非要把妹妹從玲玲懷裡拉出來,好像怕這女人搶走自己的妹妹似的。玲玲見錢小小這麼呵護自己女兒,心裡也就放下瞭一塊石頭,看來女兒在錢多多傢裡還是很被寵愛的。她也沒有堅持抱著孩子不放,而是蹲下身放瞭錢美美,讓錢小小帶著出去玩瞭。這些細節,站在一邊觀察的錢多多看在眼裡,心裡也放下瞭一塊石頭,看來玲玲的確沒有要回女兒的意思。二個人的心病消失瞭,在一起也就輕松瞭很多,玲玲聰明,見到女兒後沒有再提別的什麼要求,這樣,大人們圍繞著孩子度過瞭一個愉快的周末。

  有瞭良好的開端,之後,錢多多經常帶孩子們來蘇州,這樣一來二去的,就又和玲玲打得火熱,再到後來,還真的和玲玲結瞭婚,玲玲算是修成正果,這是後話瞭。

上一篇:日更《往事隨風》16

下一篇:祝福大傢五一快樂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