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日更《往事隨風》16

时间:2019-05-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經濟的草根 - 小 + 大

  這二年,瑪麗蘇過得很不順。人到中年,本應該一切都安定下來,享受穩定的生活,不用轟轟烈烈,但也應該有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生活,而瑪麗蘇不是,傢庭破碎人各一方就不說瞭,最近的事業也開始不順心瞭。

  北大醫院婦科的老主任到瞭退休年齡,按資歷人望和技術水平,這主任的位置應該是瑪麗蘇的,要是在瑪麗蘇爸媽沒有退休的時候,瑪麗蘇繼任婦科主任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但這時候瑪麗蘇的爸媽正好已經退休,瑪麗蘇也從高幹子女變成瞭普普通通的平民,沒有瞭爸媽在背後的支持,情況發生瞭變化。醫院領導獨出心裁地搞瞭一個公開競聘,對外說是公開公正,讓全院群眾評選,誰得票多誰就當選。這根本就是一件扯淡的事情,技術人才的選拔最終不是憑借技術功底,而是憑借候選人在群眾中的人緣口碑。這方面,瑪麗蘇是弱項,瑪麗蘇自小就被當公主一樣,性格高傲,平時和同事交往都是合則相交,不合則老死不相往來,在一般人眼裡就像一隻高傲的孔雀,落選就成瞭必然的結果。這讓一直兢兢業業工作,以當一個好醫生為人生目標的瑪麗蘇很失落,感覺近20年的辛苦付出並不被同事和領導認可,自己這是圖什麼啊?失去事業,又失去愛人,到瞭這個時候,瑪麗蘇才真正瞭解瞭當年張傢偉的心情,她很後悔,後悔沒有在張傢偉迷茫彷徨的時候去幫他一把,後悔為瞭自己的成見和愛人分手,現在她終於也走到瞭張傢偉當年的那一步,瑪麗蘇不得不開始重復張傢偉的老路,直接要求長期坐婦科門診,不再回住院部值班。新上任的主任惹不起瑪麗蘇,巴不得讓瑪麗蘇長期呆在門診,這樣,二個人都可以眼不見心不煩,減少瞭日常工作中不必要的摩擦,自己也容易管理科室。於是,每天忙忙碌碌的瑪麗蘇被安排去瞭婦科門診,突然就閑瞭下來。

  瑪麗蘇的爸媽相繼退休,手中沒有瞭權力,生活開始平淡起來,先是爸爸不喝茅臺,改喝紅星二鍋頭,但還是經常去老戰友傢串門;媽媽不教書瞭,有更多的時間去教堂參加教會的活動,呆在傢的時間反而少瞭;姐姐悅音終於抵擋不住李小松的不懈追求也結婚瞭,現在已經搬到自己傢裡去住瞭;女兒瑩瑩和大姨親,也經常不回傢,而是住在悅音傢裡和托尼弟弟玩。如此,可以按時下班的瑪麗蘇回到傢後傢裡經常沒有人,冷冷清清地讓她感覺有點孤單。瑪麗蘇開始經常想念張傢偉,想起他們的過去。張傢偉一直對她很好,也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年輕的時候,瑪麗蘇的想法很單純,就想讓張傢偉好好做醫生,她不需要張傢偉為她賺很多錢,錢夠花就可以瞭,一傢人在一起平平淡淡地生活,她就感覺很幸福瞭。可張傢偉不是這樣想,張傢偉一心就想賺錢,根本不把醫生的工作當回事。二個人的分歧越來越大,經常吵架,讓瑪麗蘇心煩,不再有幸福的感覺。在年輕的瑪麗蘇的愛情觀裡,女人結婚如果隻是為瞭男人提供給自己的一張穩定的飯票,那麼無異於長期賣淫,這樣的婚姻,她是無法忍受的,她堅定地選擇瞭分手,但分手並不表示她不愛張傢偉,她想放手讓張傢偉去外面闖蕩,創業成功的概率是極低的,張傢偉在外面碰壁瞭,會心甘情願地回到她的身邊,和她一起過平淡的日子。張傢偉在事業沒有成功的時候,是多次回來要求和她復婚,瑪麗蘇沒有同意,她知道張傢偉隻是為瞭女兒,他還不甘心。但離婚的時間久瞭,瑪麗蘇曾經也想算瞭,就和張傢偉復婚吧,隻要一傢人生活在一起。她因此求過媽媽,通過媽媽的嘴表達瞭她想復婚的願望,她想張傢偉瞭,想和他耳鬢廝磨瞭,但沒有想到的是張傢偉拒絕瞭,在外面浪慣瞭的張傢偉再也不願意做沒有升職希望的醫生瞭。二人之間的問題始終沒有被解決,這樣就一拖再拖地把復婚的事情擱置瞭下來。方小梅離婚後的第一次到訪,讓瑪麗蘇有些緊張,她突然意識到因為距離的原因她可能會失去張傢偉,她對張傢偉歸來的信心開始動搖,後來張傢偉來北京身上沒有錢不向她伸手,卻打電話讓遠在蘇州的方小梅給他銀行卡打錢,讓瑪麗蘇感覺她和張傢偉真的越離越遠,遠到讓她失去她的所愛。她掙紮著,第一次在張傢偉來北京看女兒時和他吵瞭架,她下意識地想讓張傢偉知道她很在意他,還不想任由方小梅來搶她的愛人。可張傢偉的心思不再如戀愛時細膩,張傢偉沒有理解瑪麗蘇的用意,反而因此和瑪麗蘇離心離德瞭。

  就在這樣的狀態下,方小梅第二次從蘇州來瞭,告訴她,

  “我和張傢偉準備結婚瞭,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就像當年你和張傢偉結婚時,我祝福你們一樣。你當初答應我不會因為張傢偉和我絕交的,你要說話算數!”

  小梅的語氣異常肯定,不讓瑪麗蘇對這件事有絲毫懷疑。瑪麗蘇第一次意識到因為金錢,她和方小梅的地位已經發生瞭根本性的改變,她已經不再是那個高傲的孔雀,在方小梅面前已經不能揚起頭,滿不在乎地說:你想搶就搶,我不會因為張傢偉和你絕交的。說這種話的時候,瑪麗蘇知道方小梅沒有實力和她搶,現在和當初完全不一樣瞭,方小梅事業有成,手裡有瞭很多錢,完全有實力和她搶張傢偉瞭,她還虛榮地說瞭以前的那句話,當方小梅真的搶瞭她的愛人,瑪麗蘇的心都碎瞭,她感覺天塌瞭下來,眼前一片漆黑。

  瑪麗蘇在和方小梅說話時暈倒瞭,方小梅是做過幾天急診科醫生的,急忙扶住向後倒下的瑪麗蘇,按壓瑪麗蘇的人中,並讓咖啡館的服務生幫忙撥打瞭北大醫院的急救電話,急救車迅速趕到現場,方小梅幫忙一起送瑪麗蘇進瞭醫院。醫生檢查過後向一起來的方小梅交待說,

  “方小姐,你不用太擔心,蘇大夫也是我的同事,我們一定會盡心盡力的,按照已經檢查出來的結果看可能是惡性心律失常導致的一過性黑蒙暈厥,估計一會兒就會蘇醒的,以後要讓蘇大夫多註意休息,千萬不敢過於激動瞭。”

  小梅坐在瑪麗蘇的病床前,滿臉淚痕,緊緊地握著瑪麗蘇的手,生怕瑪麗蘇因此離開人世,如果是這樣,她無法向張傢偉交待,也不會原諒自己。此時,躺在床上的瑪麗蘇已經蘇醒,她隻是感覺很累,心很痛,一直閉目養神,不願意開口說話,後來,瑪麗蘇感覺到瞭小梅滴在她手上的眼淚,才慢慢地睜開瞭眼睛,

  “小梅別哭,我現在已經沒事瞭,今天讓你笑話瞭,我不能遵守諾言,不能像當初我和張傢偉結婚時你表現得那麼好,我祝福你和張傢偉幸福美滿,但我不能去蘇州參加你們的婚禮瞭,我怕我又這樣暈倒,真的很對不起你。”

  方小梅看著瑪麗蘇蒼白的臉,突然猶豫起來,

  “我沒有想到你聽到我和張傢偉結婚會這樣,我知道你還愛張傢偉,我愛張傢偉,但我也愛你,我現在都不知道要不要把張傢偉還給你,也許一起白頭偕老的應該是你們倆。”

  “不要這樣說,我們倆都愛張傢偉,但張傢偉最後選擇和你一起白頭偕老,看來我和張傢偉的緣分走到瞭盡頭,我現在太累瞭,想再睡一覺,我們不說這件事情瞭。你打電話給我姐,讓悅音來照顧我,你還是回蘇州吧,不要把我這裡的事情告訴張傢偉,太不好意思瞭,別的話,我也不多說瞭,就這樣吧。”

  瑪麗蘇交待完事情,就閉上眼睛,不再說話。方小梅無奈,按照瑪麗蘇的話給悅音打瞭電話,等悅音來醫院瞭,才悄然離去。

  回到蘇州,方小梅心情一直不好,也沒有急著準備婚禮的事情,隻是一天到晚在公司裡忙,似乎是有意拖著。這讓張傢偉有些意外,

  “小梅,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婚禮的事情,你就不用管瞭,我讓姐姐傢芬過來幫我們張羅。”

  “你不用擔心我,我沒有什麼病,隻是有些猶豫,不知道還要不要和你結婚,我畢竟是搶瞭瑪麗蘇的愛人,你也許應該和瑪麗蘇復婚,而不是和我結婚。”小梅抬手撫摸著張傢偉那張英俊的臉,幽幽怨怨地說道。

  “我們結婚的日子都定瞭,請柬都發出去瞭,你還和我說這樣的話,我和瑪麗蘇離婚都10年瞭,要復婚早就復婚瞭,我和瑪麗蘇的緣分盡瞭,我現在隻愛你,隻想和你在一起白頭偕老,你是不是像小姑娘一樣有婚前恐懼癥啊,你別想太多瞭,我愛你。”張傢偉握住小梅的手,看著小梅的眼睛,認認真真地說道。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我怕你和我結婚後再見到瑪麗蘇又後悔瞭,你如果和我結瞭婚,以後我就絕不會再放手的,所以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你真的不會後悔嗎?”方小梅突然變得很緊張,眼睛直直地看著張傢偉說道。

  “我不會後悔的,瑪麗蘇已經成為瞭過去,我現在愛的是你,我再向你求一次婚吧,方小梅,請你嫁給我吧,讓我陪著你慢慢老去,直到我生命的盡頭。”

  張傢偉單腿跪下,拉著小梅的手,鄭重其事地說道。

  “好瞭,我願意嫁你,我們結婚吧。”小梅拉起張傢偉,把張傢偉緊緊抱在懷裡,好像怕張傢偉突然反悔跑瞭似的。

  小梅的情緒得到安撫後,婚禮如期舉行。在泰興,張傢偉傢辦瞭一個很傳統的婚禮,來賓都是親朋好友,錢多多的一雙兒女給他們當瞭花童,小梅因為傢裡沒有什麼親人瞭,錢多多就當起瞭娘傢的人,把前妻送到瞭張傢偉手裡,還煞有其事地對張傢偉說道,

  “我可把小梅交給你瞭,你一定照顧好她,我沒有陪她走完的路,以後就由你陪她走完吧,你們一定要幸福。”

  “我會的,你也差不多找一個歸宿吧,我傢可不能當你的長期食堂。”

  張傢偉笑著從錢多多手裡拉過方小梅,讓小梅挽著自己,一路踩著紅毯,接受著臺下眾人的祝福,走向前方的 臺,臺上有司儀主持瞭接下來的婚禮儀式,經過這一天,張傢偉和方小梅結束瞭戀人般的同居生活,算是真正的合法夫妻瞭。

  當然,瑪麗蘇沒有來參加他們的婚禮,隻是讓錢多多幫忙隨瞭一份賀禮。隨著和張傢偉復婚希望的破滅,瑪麗蘇陷入瞭人生的低谷,在瑪麗蘇的內心深處是不甘心被方小梅這樣搶走愛人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反省,瑪麗蘇逐漸認識到自己婚姻失敗的根本原因:這些年,她和張傢偉的差距越來越大,張傢偉一直都在進步,而自己因為長期呆在醫院這樣一個閉塞的環境裡變得越來越簡單,越來越乏味,張傢偉的事業需要一個幫手時,她什麼都幫不上,而方小梅卻可以,張傢偉最後是必然會選擇方小梅的。想明白瞭這個問題後,在婦科門診閑瞭一段時間後,瑪麗蘇決定辭職,她想像方小梅那樣下海賺錢,闖出一個自己的事業,她已經不想成為以前那個平庸的女人瞭,即使不為追回愛情。

  “你都40歲的人瞭,還折騰什麼,不做醫生,你想做什麼?”蘇爸爸問道。

  “瑩瑩快高中畢業瞭,學習成績也不太好,估計在國內通過高考上一所好大學的可能性不大,我想送瑩瑩去美國上大學,李小松說他可以幫瑩瑩聯系學校。”瑪麗蘇如實說道。

  “瑩瑩上大學和你工作有什麼關系?”

  “去美國上大學需要很多錢,以前有張傢偉可以幫瑩瑩掏這筆錢,現在張傢偉再婚瞭,這錢就不可能全讓張傢偉掏,我也要拿一些,當一個普通醫生能有什麼錢啊,前一陣子,我在門診上班沒事,因為平時用的是安利的化妝品,就幫著朋友推銷瞭一下,也沒有用心做,隻是聊天時給同事們介紹介紹,一個月算下來就拿到瞭2000多塊錢提成,我想還不如辭職專門去做,賺的錢肯定比我當醫生多。”瑪麗蘇是很有主意的人,傢裡人一般也都順著她,她唯一害怕的就是蘇爸爸瞭,遇到辭職這麼大的事情,也不得不老老實實地向爸爸說清楚原因。

  “我怎麼聽說安利是傳銷啊,你可別被騙瞭。”一邊的蘇媽媽插嘴說道。

  “麗麗,傢裡不會缺你這點錢的,瑩瑩上學,爸爸給你拿點,你可別進什麼傳銷組織。”蘇爸爸一直為瞭這個小女兒的婚姻操心,是他讓女兒等張傢偉的,沒有想到最後張傢偉移情別戀瞭,現在弄得女兒孤孤單單的,如果再為錢的事情進瞭傳銷組織,蘇爸爸是堅決不能接受的。

  “媽,你不懂別亂說話,安利是直銷公司,不是傳銷組織,他們在廣州有工廠,在北京也有門店,悅音用的也是安利的化妝品,不信,你現在打電話問悅音就知道瞭。”為瞭辭職,其實瑪麗蘇也在心裡鬥爭瞭很長時間,她體會到瞭當年張傢偉對醫生工作的絕望,現在她也不想再做醫生瞭,她想過一種像方小梅那樣自由自在的生活。爸爸媽媽如果反對,她真不知道以後怎麼繼續工作和生活瞭,於是,說話時就有點和媽媽急眼瞭。

  “你別說,我現在就打電話問悅音。”

  在蘇傢,子女對父母說話從來都是恭恭敬敬的,瑪麗蘇說話的不客氣,讓蘇媽媽有點不舒服,於是,順著瑪麗蘇的話,真的拿起電話打給瞭大女兒。安利化妝品在一些高端職業女性裡還是有些口碑的,悅音也是跟著妹妹用的安利,感覺不錯,就一直在用,所以對安利公司還是有一些瞭解的,媽媽電話來問,就對媽媽說瞭實話,等再問下去,才知道妹妹準備辭職去做安利代銷,於是就對媽媽說道,

  “張傢偉再婚瞭,對麗麗打擊不小,我看麗麗年紀也不小瞭,她的事情還是聽她自己的吧,也許換一個環境,麗麗的心情會好一些,我們傢也不缺麗麗那點錢,大不瞭,以後讓她到我傢吃飯,瑩瑩,我也幫她養著就是瞭,你和爸爸就不要再說她瞭,她也很難。”

  聽瞭電話那邊大女兒的意見,蘇媽媽看瞭一眼最近憔悴瞭很多的瑪麗蘇,嘆瞭一口氣,說道,

  “你姐不讓我們管你的事情,我和你爸年紀都大瞭,可能也不太瞭解現在的社會,你想辭職就辭職吧,以後生意做不好瞭,回傢來,爸媽這裡總有你一口飯吃的。”

  這樣,瑪麗蘇辭職下海,開始做起瞭安利的直銷業務員。直銷第一重要的是業務員待人接物的親和力,瑪麗蘇不得不放下瞭清高,開始學習與自己不喜歡的人打交道,瑪麗蘇是聰明的,從小有良好的傢教,加之自己用心,迅速領悟瞭待人說話之道。

  第一:和掌握權力的官員打交道時,不能隻會奉承,要說自己的意見;和有錢的土豪打交道時,要註意照顧富人的利益。他們這些人好像什麼都已經擁有,所以他們致命的弱點就是害怕失去。隻要抓住這點,他們就會相信你的話,為你的產品買單。

  第二:和普通百姓打交道又是不一樣的。與權貴們可以保持高傲的姿態,但老百姓很少受到人們的尊重,對他們彬彬有禮,保持謙和的態度,讓他們感受到你的尊重,這樣平等的地位有利於他們找到自信,而他們也同樣會對你有足夠的尊重,在雙方都能夠尊重對方的情況下,你的推銷才會被接受。

  第三:當遇到一個和自己同樣善辯的人的時候,要時刻集中註意力,不可以過於放松或者過於緊張,在與這種人爭辯的時候,不能受對方思路的影響,當對手故意跑題的時候就要用自己敏銳的洞察力抓住他,重新帶回主題,再灌輸自己的思想,讓對手無計可施,最終被你說服。

  第四:無利不起早這句話是自古就有的,人與人之間打交道大多都存在著一定的利益關系,如果想讓別人幫你做事,就一定給他們一定的利益當作回報,這樣別人才會幫助你。

  有瞭這樣的體會,加之當年騰訊QQ即時交友平臺的出現,瑪麗蘇從以前醫院的同事朋友開始做起,迅速聚集瞭上千人的安利消費者平臺,因為安利的產品線很多,都是快速消費品,用完後還會回頭再找瑪麗蘇購買,這樣瑪麗蘇就積累到瞭自己穩定的客戶群,每月的收入也隨之穩定下來,算下來真是比在北大醫院當醫生高瞭幾倍,而工作時間卻更自由,再不用早九晚五地上下班,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這讓瑪麗蘇看到瞭生活的希望,精神狀態也好瞭很多,一傢人看到瑪麗蘇的變化,都感到欣慰,替瑪麗蘇找一個伴侶的話題又重新回到瞭傢庭生活的茶餘飯後。

  “我聽媽媽說最近總有一個中年人開車來傢裡約你出去,告訴姐姐,這人是誰啊,是不是在追求你啊?”有一天,悅音回傢看望父母時,私底下拉住妹妹,問道。

  “媽媽嘴就是快,沒有人追求我,那是安利住北京的總經銷商,姓劉,人傢有妻兒老小的,我和他是純粹的工作關系。”瑪麗蘇解釋道。

  “談工作就白天談,還有晚上喝著咖啡談工作的嗎?他人怎麼樣?”悅音是過來人,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被瑪麗蘇的話敷衍過去的。

  “真的隻是談工作,我白天跑業務送貨,晚上才有空,姐,你放心,我對已婚男人沒有興趣,不會去當別人小三的,劉總說我是今年北京地區的銷售冠軍,準備提拔我,讓我做北京雅姿化妝品的代理商,隻要我自己能先期投入100萬,公司就幫我在北京開一傢安利雅姿化妝品生活體驗館,我和劉總晚上出去就是商量這件事情的,我現在手裡有50多萬,我正想著跟誰去借另外的50萬呢。”

  “錢的事情,你不用心操心瞭,姐幫你拿剩下的50萬,不過姐提醒你一句,你沒有那個意思,不能保證別人沒有這個心思,你現在雖然40歲瞭,但有句話叫徐娘半老風韻猶存,你還是挺招男人眼的,自己還是註意點,盡量不要太晚回傢,免得爸媽替你擔心。”

  “我不想從你這裡拿錢,一下子讓你給我50萬,你傢李小松不會有意見嗎?平時都是你在照顧我和瑩瑩,我不想因為錢的事情,讓你們夫妻倆鬧別扭。”

  “不會的,對你和瑩瑩,李小松不會和我生氣的,這個你就不用擔心瞭。”

  “不會,我也不從你這裡拿錢,我不當你和李小松的試心石,李小松如果不生氣,你就會生氣的。”

  “我是你姐,和你生什麼氣啊,如果要是生你的氣,我就不和李小松結婚瞭,反正姐把話給你撂下瞭,你拿不拿錢就是你的事情瞭。說起瑩瑩,我還要問你呢,張傢偉再婚後怎麼也不來北京看孩子瞭?瑩瑩最近總說想她爸爸瞭,你什麼時候問一下張傢偉是怎麼回事,不會是娶瞭新人,連寶貝女兒都不要瞭吧?”

  “這話,瑩瑩也和我說瞭,我現在不知道怎麼去問張傢偉,直接打電話呢,還是先和方小梅溝通一下?”

  “你不想和張傢偉說話,就讓瑩瑩給她爸爸打電話好瞭,張傢偉以前還是很疼孩子的,他不來北京,估計是方小梅不放他來吧。”

  事情還真像悅音說的那樣。張傢偉對女兒的心思還是挺重的,他潛意識裡覺得自己對不起女兒,讓孩子這麼小就生活在一個破碎的傢庭裡,雖然瑪麗蘇娘傢人對孩子都很好,但女兒成長中沒有父親的陪伴,還是有缺憾的,張傢偉總想盡可能地去彌補這種缺憾,每年會去北京幾次看看女兒。但和方小梅結婚後,方小梅因為心裡知道瑪麗蘇還愛著張傢偉,他們倆有一個孩子,這是藕雖斷絲還連的狀況,如果再讓張傢偉看到瑪麗蘇楚楚可憐的樣子,方小梅沒有信心張傢偉會不心軟,舊情復燃。方小梅也是聰明女人,才不會用這件事去考驗自己男人的,所以方小梅堅決不讓張傢偉去北京見瑪麗蘇。

  “爸爸,我想你瞭,你什麼時候來北京啊?”

  接到瑩瑩電話,張傢偉看瞭一眼身邊的妻子,

  “你讓瑩瑩來蘇州吧,讓我這個當後媽的有個和孩子親近親近的機會。”

  方小梅態度堅決地說道。因為這件事,張傢偉和小梅吵過架,但最後還是妥協瞭,既然選擇和方小梅結婚,就應該讓妻子安心,女兒現在也長大瞭,應該會理解的。最後,張傢偉還是按照小梅的意思給瑪麗蘇回瞭電話,但這話說得讓張傢偉很不好意思,開口時竟然磕巴瞭起來,

  “麗麗,我,我,我公司最近事情比較多,你,你看瑩瑩現在也長大瞭,可,可不可以讓她放假後自己坐飛機過來?”電話那邊沒有說話,停瞭一下,張傢偉清瞭清嗓子,繼續說道,“你先送瑩瑩去北京機場,到瞭,我去上海機場接,孩子放假有時間瞭,到我這裡住幾天,讓小梅帶瑩瑩在蘇杭一帶到處玩玩。玩好瞭,我們給你送回北京。”

  “你爸讓你自己坐飛機去上海,他在上海接你,然後去你爸的新傢住,小梅阿姨帶你去周圍玩玩。”瑪麗蘇轉頭問女兒道。

  “好啊,好啊,我還沒有自己一個人出過門呢,我沒有問題,媽媽,你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要不要讓我給我爸爸捎什麼話?”

  瑩瑩畢竟還是孩子,正是青春逆反期,平時在傢裡,到處都是大人的呵護,現在可以單獨出門去做點什麼事情,馬上就來瞭精神。看到女兒高興的樣子,瑪麗蘇也就點瞭頭,

  “你女兒同意瞭,買好機票,我通知你。”

  瑪麗蘇知道方小梅在旁邊,沒有再和張傢偉多說什麼,就掛斷瞭電話。這是張傢偉和方小梅結婚後,瑪麗蘇第一次和張傢偉通話,聽到電話那邊張傢偉吞吞吐吐的聲音,瑪麗蘇突然有點難受,看來小梅像防賊一樣防著自己呢,如果當年自己也有方小梅的覺悟,也不至於讓方小梅搶走瞭張傢偉。放下電話,瑪麗蘇嘆息瞭一聲,招呼女兒回屋睡覺。瑩瑩現在已經17歲瞭,爸爸媽媽離婚,爸爸再婚的事情,她已經可以理解瞭,她愛爸爸,更心疼媽媽,她知道媽媽一個人帶著她生活不容易,瑩瑩不願意惹媽媽生氣,在媽媽面前一直表現得很懂事,很聽話。但孩子畢竟是孩子,瑩瑩在爸爸和大姨面前就輕松得多,也要放肆一些,有什麼事情更願意和爸爸和大姨說。

  瑩瑩飛到上海,張傢偉和方小梅一起開車去接,在機場出口,瑩瑩遠遠地看到張傢偉,就飛奔過去,抱住爸爸,

  “爸爸,你怎麼不來北京看我瞭?我好想你。”

  “對不起,對不起,爸爸不對,快讓爸爸看看我的瑩瑩,長高瞭啊,臉色沒有過去好,是不是高中功課重啊,經常熬夜瞭吧。”

  張傢偉和女兒說瞭一會兒話,發現還沒有讓瑩瑩和妻子打招呼,於是,放下抱著他的女兒,轉身對小梅說,

  “瑩瑩,過來和你阿姨打一個招呼,你以前是叫幹媽的,現在叫媽吧,女兒是不是越長越漂亮瞭?”

  小梅在一邊看著這對親熱的父女,心裡突然不舒服起來,瑩瑩長得真是太像瑪麗蘇瞭。瑩瑩小的時候,方小梅還當過孩子的幹媽,那時候雖然是隨便說說,大傢都沒有當真,後來因為二傢離得遠瞭,互相走動得少,這話也就沒有再提。現在幹媽變後媽瞭,這關系還不好相處瞭。看著瑩瑩低著頭,磨磨唧唧地不開口,小梅趕緊上前一步,拉著瑩瑩的手,說道,

  “傢偉,別為難孩子瞭,瑩瑩,你隨便叫,想叫幹媽,就繼續叫幹媽,如果幹媽都不想叫瞭,叫阿姨也是可以的,不管怎麼叫,我都把你當我親女兒,我是看著你長這麼大的,小時候抱得少,以後我要多抱抱我們寶貝。”

  經過小梅這麼一說,反倒讓瑩瑩不好意思起來,勉勉強強地開口叫瞭一聲,

  “幹媽”

  “幹媽就幹媽,總要和你親媽有點區別,比叫我後媽好。”

  小梅笑著擁抱瞭瑩瑩,氣氛緩和瞭下來,三個人說說笑笑地出瞭機場,一起去外面酒店吃過飯,再開車回蘇州。瑩瑩被安排在小梅特意收拾出來的房間裡,房間根據孩子的喜好重新裝飾過,一看就是女孩子的閨房,瑩瑩很喜歡,再和小梅相處時也沒有鬧什麼別扭,這算是讓瑩瑩在蘇州又有瞭一個傢。

  瑩瑩的到來,也帶來瞭瑪麗蘇辭職下海的消息,張傢偉第一次聽到時就楞瞭一下。瑪麗蘇辭職不做醫生瞭!怎麼會是這樣啊,當初就是因為自己不想做醫生,麗麗才和自己離婚的,後來也因為這個原因,麗麗一直沒有同意和自己復婚,張傢偉知道做一個好醫生,一直就是瑪麗蘇的理想,那是一個不容背叛的理想,現在怎麼突然就辭職不做醫生瞭呢?難道是因為自己再婚,或者是又發生瞭什麼事情,讓麗麗做出瞭這麼大的改變。那之後的一天裡,張傢偉都有點恍恍惚惚,做什麼事情都有點心不在焉。小梅看在眼裡,心知肚明,也不說破,隻用心陪著瑩瑩四處去玩,扔下張傢偉一個人在傢裡想他的心思。這種情況,方小梅是有心理準備的,她是看著張傢偉和瑪麗蘇從戀愛到結婚再到分手的,她知道瑪麗蘇在張傢偉心中的地位,她也知道瑪麗蘇還愛張傢偉,所以和張傢偉結婚前,方小梅一度很猶豫,但最後還是忍不住嫁給瞭張傢偉,因為張傢偉也是她夢中的白馬王子,她知道自己這是和瑪麗蘇在進行一場感情的賭博,以前是瑪麗蘇占據主場,現在輪到她方小梅的主場瞭,她相信隻要保證不讓張傢偉去見瑪麗蘇,她就一定會最終贏得這場賭博,幸好瑪麗蘇遠在北京,做到這件事的難度並不大。現在結婚沒有半年,瑩瑩就幫著瑪麗蘇來給她找麻煩瞭,看來她還是需要認真對待的。張傢偉終於還是忍不住,趁著方小梅帶瑩瑩出去玩的時候,給瑪麗蘇打瞭電話,

  “麗麗,瑩瑩已經住在我這裡瞭,和小梅相處得還算愉快,你就放心好瞭,現在小梅帶瑩瑩去虎丘瞭,我聽瑩瑩說你辭職不做醫生瞭,怎麼回事,你不是一直都要做一個好醫生的嗎?”

  “沒有什麼,就是累瞭,不想做瞭,想換一種活法,以前活得很失敗,我不想一直這樣失敗下去瞭,就是這麼回事,謝謝你還關心我的事情。”

  電話那邊的瑪麗蘇沒有想到張傢偉會因為自己辭職的事情特意打電話來詢問自己,心裡多少有些感動,張傢偉不是完全忘記瞭她的。接到電話時,瑪麗蘇突然想對著張傢偉大哭一場,她覺得張傢偉決定和方小梅結婚的時候沒有自己來北京和她把事情說清楚,沒有給她挽留感情的機會,她是很委屈的。她和張傢偉雖然離婚10年,但感情並不是以一紙婚書來定性的,他們都知道那張結婚證對於他們的愛情並不重要,他們認識已經21年瞭,聚少離多,但不代表他們都已經忘記瞭愛情。在瑪麗蘇的心裡,一人帶著孩子生活沒有關系,那些不會忘記的愛情永遠都不會因為時光的流逝而被遺忘,隻要心裡還愛著,人生就有救,哪怕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你謝我就太見外瞭,怎麼說你都是我女兒的母親,職稱下海出去闖蕩不容易,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忙的,請你告訴我,我一定幫忙,你過得好點,我也能安心一些。”隻說瞭一句,二人就都不說話瞭,但又都沒有掛斷電話,張傢偉在電話裡能聽到瑪麗蘇粗重的呼吸聲,想瞭一下,再次開口打破瞭沉默。

  “你真的想幫我的話,就借我一點錢吧,我以後還你。”瑪麗蘇突然沖口而出,潛意識裡,她還想和張傢偉因為某一件事情而有一點聯系。

  “多少?”

  張傢偉一直希望通過某種方式補償瑪麗蘇一點,現在瑪麗蘇開口借錢,張傢偉毫不猶疑地答應瞭。

  “50萬”

  “急用嗎,我現在就去銀行把錢打給你,你的銀行卡號是不是以前的那個?”

  “這麼多錢,你也不問一下我拿瞭做什麼用,什麼時候還?”

  “我知道你需要就可以瞭,至於怎麼用,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什麼時候還,或者還不還都沒有關系,你不還瞭,就當我額外給瑩瑩的撫養費。”

  “你不需要先問問方小梅嗎,這可是一筆不小的錢啊。”

  “我從公司的賬上走賬,不用傢裡的錢,不需要小梅知道。”

  “這樣啊,那我不要瞭,我不想因為錢的事情影響你和方小梅的感情,算瞭,這事情不說瞭。”

  “不,錢我一定打給你,你覺得應該讓小梅知道,我就告訴小梅好瞭,我想小梅會同意幫你這個忙的。”

  張傢偉不容瑪麗蘇反悔就掛斷瞭電話,做完這件事,多少讓張傢偉心裡感覺輕松瞭很多。晚上,小梅和瑩瑩玩回來瞭,一起吃飯的時候,張傢偉有意問瑩瑩,

  “你說你媽辭職不做醫生瞭,那她現在做什麼?”

  “好像是賣化妝品,具體的她平時也不和我說,來的時候我聽大姨說我媽好像要開一傢化妝品店,我大姨和小松叔叔說要給我媽拿50萬,好像是這樣的。”跑瞭一天,瑩瑩有點餓瞭,嘴裡嚼著,含糊不清地說道。

  “50萬啊,你大姨他們也都是工薪階層,一下子拿給你媽這麼多錢,你小松叔叔沒有不高興吧。”沒有等瑩瑩回答,張傢偉就轉頭對妻子說道,“小梅,我看還是我們幫瑪麗蘇一把吧,我剛辭職下海時也很不容易,幸好那時候你和錢多多拉瞭我一把,這次,我想也幫瑪麗蘇一次。”

  “可以,這事,我們一會兒再說,先吃飯吧。”說這話時的張傢偉眼睛裡有一絲慌張,小梅看在眼裡,心裡知道是怎麼回事瞭,張傢偉應該是和瑪麗蘇通過電話的。小梅不想當著瑩瑩的面討論大人的事情,於是也不多說,拿著湯匙給大傢都盛瞭一碗雞湯,示意張傢偉先吃飯再說事。等晚上上床睡覺時,小梅才又提起借錢的事情,

  “你和瑪麗蘇通電話瞭,她怎麼說的?”

  “嗯,就像瑩瑩說的那樣,她準備開一傢賣化妝品的商店,缺50萬。”在小梅面前,張傢偉知道什麼也瞞不過去,也就如實告知瞭。

  “瑪麗蘇是我的閨蜜,但也是你的前妻,她有困難沒有直接向我開口,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借瑪麗蘇一點錢,沒有什麼,但你要讓我安心。”小梅眼睛看著張傢偉說道。

  “對不起,不是瑪麗蘇要向我借錢的,是我自己想幫她一把,她畢竟以前是我的老婆,我不想看她過得太慘。”張傢偉就像犯瞭錯誤的孩子,低下頭不敢看小梅的眼睛。

  “你這樣更不讓我放心瞭,如果你非要借給瑪麗蘇50萬,我看還是我出面吧,你最好別再管這件事情瞭。”小梅感覺到瞭危機,口氣變得強硬起來。

  “你怎麼就是不放心我啊,我和瑪麗蘇都過去瞭,真的不會再有什麼事情的,你想管你就管吧。”張傢偉變得很無奈,每次一提到瑪麗蘇,小梅就神經過敏。

  “這是我們女人的事情,我心裡清楚,你沒有事,瑪麗蘇有事,我可不想把你還給瑪麗蘇,錢的事情就這樣吧,我們不說它瞭。傢偉,別生氣瞭,我看你這麼喜歡孩子,我們也生一個吧,有瞭我們自己的孩子,我才能安心。”說著話,小梅鉆進瞭張傢偉的懷裡,開始親吻撩撥丈夫,張傢偉哪受得瞭小梅的撩撥,翻身上車,也就不生小梅的氣瞭。這樣,方小梅又一次阻止瞭張傢偉和瑪麗蘇的直接接觸,化解瞭她認為的可能出現的感情危機,她要把張傢偉牢牢地抓住,守護自己的幸福。

上一篇:故夢雨敲窗,花色瀲灩幾春光

下一篇:日更《往事隨風》15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