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書話紅樓 > 文章

可以推測北靜王與南安王在王子騰女兒的婚禮上都見到過林黛玉

时间:2019-05-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柳明蘭 - 小 + 大

  紅樓劇情第七十回很關鍵: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雲偶填柳絮詞

  第七十回第一段:賈璉葬尤二姐。

  第七十回的第二段: 因又年近歲逼,諸務蝟集不算外,又有林之孝開瞭一個人名單子來,共有八個二十五歲的單身小廝應該娶妻成房,等裡面有該放的丫頭們好求指配。鳳姐看瞭,先來問賈母和王夫人。大傢商議,雖有幾個應該發配的,奈各人皆有原故:第一個鴛鴦發誓不去。自那日之後,一向未和寶玉說話,也不盛妝濃飾。眾人見他志堅,也不好相強。第二個琥珀,又有病,這次不能瞭。彩雲因近日和賈環分崩,也染瞭無醫之癥。隻有鳳姐兒和李紈房中粗使的大丫鬟出去瞭,其餘年紀未足。令他們外頭自娶去瞭。

  第七十回第三段:如今仲春天氣,雖得瞭工夫,爭奈寶玉因冷遁瞭柳湘蓮,劍刎瞭尤小妹,金逝瞭尤二姐,氣病瞭柳五兒,連連接接,閑愁胡恨,一重不瞭一重添。弄得情色若癡,語言常亂,似染怔忡之疾。

  第七十回第十段:偏生近日王子騰之女許與保寧侯之子為妻,擇日於五月初十日過門,鳳姐兒又忙著張羅,常三五日不在傢。這日王子騰的夫人又來接鳳姐兒,一並請眾甥男甥女閑樂一日。賈母和王夫人命寶玉、探春、林黛玉、寶釵四人同鳳姐去。眾人不敢違拗,隻得回房去另妝飾瞭起來。五人作辭,去瞭一日,掌燈方回。

  第七十回第七段:

  寶玉看瞭並不稱贊,卻滾下淚來。便知出自黛玉,因此落下淚來,又怕眾人看見,又忙自己擦瞭。因問:“你們怎麼得來?”寶琴笑道:“你猜是誰做的?”寶玉笑道:“自然是瀟湘子稿。”寶琴笑道:“現是我作的呢。”……寶玉笑道:“固然如此說。但我知道姐姐斷不許妹妹有此傷悼語句,妹妹雖有此才,是斷不肯作的。比不得林妹妹曾經離喪,作此哀音。”

  第七十回最後兩段:大觀園眾美女放風箏。


  請大傢註意七十回第二段的文字,賈府在緊鑼密鼓地為賈府的丫鬟小廝們指配婚姻。 那麼,大觀園裡還有這麼一大堆吵吵鬧鬧的小姐們,她們的終身大事,賈府難道不會考慮去操心一下嗎?

  但住在賈府的小姐,身份清高,賈府傢長就算為他們的婚姻大事著急,也不會主動跑外面去求問有沒有人願意娶她們。但是他們也不至於完全束手無策沒有主動出擊的餘地。

  請大傢看這回的第十段:王子騰女兒的婚禮,賈母與王夫人命寶玉探春寶釵黛玉等人去參加。為什麼要讓黛玉去?王子騰嫁女跟林黛玉什麼關系?

  然後緊接著第七十一回,南安太妃跑賈府去,要求看賈府的姑娘們。

  此時南安太妃跑賈府去,要求看他們傢姑娘,她究竟想幹什麼?為朝廷物色和親對象?扯吧?

  大傢細讀紅樓夢不要忽略這一點,南安太妃有個還未結婚的兒子。

  所以紅樓夢第七十一回,南安太妃跑到賈府去要求看他們傢姑娘。是不是太暖昧?這老太太為找兒媳婦滿世界相看人傢姑娘? 似乎沒這個道理。

  更大的可能是,南安太妃聽說她兒子看中瞭賈府的某位姑娘,所以才急急忙忙跑過來親自把關。

  古時未婚貴族男女之防甚嚴,基本上沒什麼見面的機會,下層人士經常還有個廟會集市可趕,可能借此邂逅到意中人。而賈府與郡王傢的王子小姐,他們出門就奴仆成群,哪有什麼機會見到身份對等的異姓?

  除非是非常親近來往密切的親戚。例如薛蟠見得到林黛玉,賈璉見得到香菱,寶玉見得到二尤,賈珍見得到金榮的姑媽。等等。

  盡管賈府與四王八公之間來往密切,你看賈母八十壽誕,北靜王南安王都來瞭,但是,男儐由寧國府款侍,女儐由榮國府款待,這樣看來,南安王似乎真的沒機會看到賈府姑娘的。

  其實不然。請看第七十回的這一段:

  偏生近日王子騰之女許與保寧侯之子為妻,擇於五月初十日過門,鳳姐兒又忙著張羅,常三五日不在傢。這日,王子騰的夫人又來接鳳姐兒,一並請眾甥男甥女閑樂一日。賈母和王夫人命寶玉、探春、林黛玉、寶釵四人同鳳姐去。眾人不敢違拗,隻得回房去,另妝飾瞭起來。五人作辭,去瞭一日,掌燈方回。

  這一段是說,寶玉、探春、林黛玉、寶釵四人隨同鳳姐去參加瞭王子騰女兒的婚禮。

  大傢想想,這種婚禮場合,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前來觀禮的親戚,有要求男女分隔開嗎?不可能!

  1、例如夫妻同來的,你讓他們分開?婚禮本來要講究百年好合白頭到老的,這麼做顯然是不詳的。

  2、例如母子或父女同來的,你讓他們分開?組建傢庭講究天倫之樂,這麼做也是不恰當的。

  3、例如隨哥嫂同來的,兄妹或姐弟同來的,你讓他們男女分開,有些年紀稍小的男賓和女賓,豈不是沒有親人照看瞭?

  所以,偌大的婚禮場面,賓客的座位安排,是非常復雜而又不好太講究的。因此,這些年輕貴族男女,實際上還是有見面的機會的。

  竅門就在這裡,為什麼林黛玉跟王子騰傢毫無瓜葛,賈母王夫人卻強令她要去參加那種婚禮場合?這後面隻怕有些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貓膩。當然,這個餿主意八成是鳳姐這種人想出來的。

  有人說,拜堂應該是在男傢,紅樓裡沒有交代清楚賈府這幾人有沒有被請去男傢,但是就算沒有去,女方女兒出嫁,應該也有一些禮儀程序的,否則那麼多賓客前去賀喜,難道僅僅招待他們吃兩頓飯就打發他們走的?新娘子至少有當著賓客的面辭別父母親友的程序,這些過程,都是要做給賓客看的,整個過程,隻有新娘子要求蒙住蓋頭,其他人不可能被這麼要求。

  這裡面可操作的空間是很多的,很容易有貓膩。所以可以假設,在某些人的刻意安排下,南安王在這些活動中見到瞭賈府這幾位姑娘是有可能的。無論如何,婚禮場合是很熱鬧很混亂的,男賓女賓對現場地形不熟悉,出現意外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如果有人刻意設計,則出現意外的可能性可以是百分百。


  所以,紅樓夢劇情發展,為什麼說第七十回很關鍵?

  第七十回時,看看賈府這時都在操些什麼心,連奴才的婚配都考慮的這麼周到,傢中現放著幾位待嫁的大姑娘,難道不會去動點心思麼?封建社會十分看重政治聯姻,誰不希望自傢的姑娘能嫁個高門檻人傢?但如何能讓別人賞識自傢姑娘,除瞭自傢的傢庭背景重要,姑娘本身的素質,怎麼能讓別人知道?所以這個婚禮的場合,是一個向別人推銷自傢姑娘的大好機會。

  再看看賈府派探春寶釵黛玉寶玉跟著鳳姐去參加婚禮,是賈母與王夫人同時命令的。王子騰傢的事情賈母說不上話,讓黛玉去必定是王夫人的主張,王夫人要讓黛玉去,也必須要求得賈母的同意,因此,為何要讓黛玉去參加王子騰女兒婚禮,賈母與王夫人其實是心照不宣的,就是這些待字閨中的大姑娘,應該盡可能的向貴族圈子裡推銷出去。

  賈府當時面臨的困境是,賈母與王夫人在寶玉的婚事上意見有分歧,他們這種貴族傢庭,事事都講究妥帖周全,處理這些矛盾不會是沒有辦法的,例如將寶釵黛玉其中一個另尋人傢。

  古時兒女的婚姻主要是父母做主,賈母有否決權,但也不會不給王夫人面子。王夫人看不上黛玉,賈母心裡難過,但她至少有這個自信,黛玉又不是嫁不出去。當然,賈母也會想,萬一有人好人傢看中寶釵瞭,也不錯,至少就沒人跟林黛玉爭瞭。

  總之,賈府對寶釵與黛玉的婚姻問題,可打的牌還有很多,並不一定釵黛二人非要你死我活,一定要非寶玉不嫁。

  你看四十九回賈母就曾當眾表示想為寶玉求娶寶琴,我認為她這麼做並非真的想為寶玉求娶寶琴,而是想利用這件事來試探釵黛二人的態度。所以大傢有瞭這樣的默契,鳳姐才會考慮作出這樣的安排。

  所以王子騰女兒這個婚禮,賈母王夫人隻讓寶釵黛玉探春參加瞭,沒有讓史湘雲與薛寶琴參加。按理說薛寶琴是王子騰女兒的表妹,她比黛玉更有資格去參加婚禮,但王夫人卻不讓她去。很顯然是因為史湘雲與薛寶琴己有人傢,沒必要到處牽著讓人看瞭。都知道婚禮場合有多暖昧多混亂,搞出什麼風流事來得不償失。


  所以,必然是南安郡王事先看中瞭賈府的哪位姑娘,紅樓夢第七十回他母親才會急火火地跑賈府去見這些姑娘。所以南安太妃見到瞭她們,拉著她們的手一個個細看。眾所周知南安太妃有個末婚的兒子,她這樣拉人傢姑娘傢的手細看,這是在相看兒媳的節奏啊,也不怕人傢姑娘害臊。

  但是看美女,女人與男人的眼光是不一樣的,南安郡王當時看中的可能是黛玉,但南安太妃相看後應該是否決掉瞭,她可能覺得寶釵探春更好。母子意見不一致,而南安郡王又可能是個媽寶男,他的看法會受他母親影響,所以這事最後不瞭瞭之,沒瞭下文。

  這是一條明線。但還有暗線,看中瞭黛玉的可能不止南安郡王一人,例如還有北靜王。

  其實當時到場的賓客很多,兩王是如何就註意到賈府來的三位姑娘的呢?應該是她們三人當時與寶玉站在一起,跟寶玉總有些互動,兩王難免就多看瞭她們幾眼。

  有人說,包括林黛玉在內的一眾賈府少女是因為才華而追求者眾多的。原著裡賈寶玉把她們姐妹詩社寫的東西都傳出去瞭。所以更有可能是南安太妃的兒子看到瞭海棠社裡的作品,喜歡上誰瞭想去追。

  我覺得僅僅憑借海棠詩社裡的作品就能讓一些男人傾慕,恐怕有點牽強,就像我們現在上網的,能有不錯文采表現的,保不住坐在顯示器後面的是一位恐龍。

  男人的愛慕,很大原因還是因為色。而寶釵黛玉探春三人中,最能一眼把人秒倒的,恐怕隻有黛玉。 紅樓夢中沒有反映探春與寶釵有把某個男性秒倒的段子,但是黛玉有,薛蟠初見黛玉就被秒倒,要知道薛蟠屋裡還放著香菱這樣一位絕色美人呢。


  以下,是摘抄自紅樓夢第七十一回的的部分內容。

  至二十八日,兩府中俱懸燈結彩,屏開鸞鳳,褥設芙蓉,笙簫鼓樂之音,通衢越巷。寧府中本日隻有北靜王,南安郡王,永昌駙馬,樂善郡王並幾個世交公侯應襲,榮府中南安王太妃,北靜王妃並幾位世交公侯誥命。賈母等皆是按品大妝迎接。大傢廝見,先請入大觀園內嘉蔭堂,茶畢更衣,方出至榮慶堂上拜壽入席。大傢謙遜半日,方才入席。上面兩席是南,北王妃,下面依敘,便是眾公侯誥命。左邊下手一席,陪客是錦鄉侯誥命與臨昌伯誥命,右邊下手一席,方是賈母主位。邢夫人王夫人帶領尤氏鳳姐並族中幾個媳婦,兩溜雁翅站在賈母身後侍立。林之孝賴大傢的帶領眾媳婦都在竹簾外面侍候上菜上酒,周瑞傢的帶領幾個丫鬟在圍屏後侍候呼喚。凡跟來的人,早又有人別處管待去瞭。

  一時臺上參瞭場,臺下一色十二個未留發的小廝侍候。須臾,一小廝捧瞭戲單至階下,先遞與回事的媳婦。這媳婦接瞭,才遞與林之孝傢的,用一小茶盤托上,挨身入簾來遞與尤氏的侍妾佩鳳。佩鳳接瞭才奉與尤氏。尤氏托著走至上席,南安太妃謙讓瞭一回,點瞭一出吉慶戲文,然後又謙讓瞭一回,北靜王妃也點瞭一出。眾人又讓瞭一回,命隨便揀好的唱罷瞭。

  少時,菜已四獻,湯始一道,跟來各傢的放瞭賞大傢便更衣復入園來,另獻好茶。南安太妃因問寶玉,賈母笑道:“今日幾處廟裡念‘保安延壽經’,他跪經去瞭。”又問眾小姐們,賈母笑道:“他們姊妹們病的病,弱的弱,見人靦腆,所以叫他們給我看屋子去瞭。有的是小戲子,傳瞭一班在那邊廳上陪著他姨娘傢姊妹們也看戲呢。”南安太妃笑道:“既這樣,叫人請來。”賈母回頭命鳳姐兒去把史,薛,林帶來,再隻叫你三妹妹陪著來罷。

  鳳姐答應瞭,來至賈母這邊,隻見他姊妹們正吃果子看戲,寶玉也才從廟裡跪經回來。鳳姐兒說瞭話。寶釵姊妹與黛玉探春湘雲五人來至園中,大傢見瞭,不過請安問好讓坐等事。眾人中也有見過的,還有一兩傢不曾見過的,都齊聲誇贊不絕。其中湘雲最熟,南安太妃因笑道:“你在這裡,聽見我來瞭還不出來,還隻等請去。我明兒和你叔叔算帳。”因一手拉著探春,一手拉著寶釵,問幾歲瞭,又連聲誇贊。因又松瞭他兩個,又拉著黛玉寶琴,也著實細看,極誇一回。又笑道:“都是好的,你不知叫我誇那一個的是。”早有人將備用禮物打點出五分來:金玉戒指各五個,腕香珠五串。南安太妃笑道:“你們姊妹們別笑話,留著賞丫頭們罷。”五人忙拜謝過。北靜王妃也有五樣禮物,餘者不必細說。


  請註意看這裡,看看賈母是怎麼說的:賈母回頭命鳳姐兒去把史,薛,林帶來,再隻叫你三妹妹陪著來罷。

  賈母是見慣世面的人,她這時應該已經料到南安太妃是沖著誰來的。所以讓鳳姐叫的是史,薛,林三人,探春隻是陪著來的。當著南安太妃與鳳姐的面,她居然說隻讓三妹妹陪著來。顯然這兩人都有默契,今天南安太妃要見的不大可能是探春。

  然後,由於史湘雲跟南安太妃早就見過,算半個熟人,且史湘雲當時已經早有人傢,南安太妃也不是沖著史湘雲來的,最後,剩下的,就隻有釵黛二人。

  如果南安郡王看中的是薛寶釵,則南安太妃多半不會否決,所以可以推測,南安郡王看中的應該是黛玉,南安太妃是覺得黛玉太瘦弱,不適合做他們傢媳婦,因此否決掉瞭。於是這個事情就爛在那裡瞭,沒有瞭下文。

  但透露出來的信息是很多的,黛玉的美貌,在當時的那個貴族男性圈子裡,應該是被人熟知的,日後不論哪一個突然冒出來求娶黛玉,都不是沒有伏筆的。


  有人說,古代有父母在,兒女的婚姻根本兒女插話的權利,哪怕是皇帝,隻要太後在,除非大逆不道,那個不是乖乖的聽母後的。漢景帝是這樣,宋高宗也是一樣,明代萬歷,清朝康熙那個不是服服帖帖的。

  其實非也,且看看紅樓夢第回 鳳姐弄權鐵檻寺。

  老尼道:“阿彌陀佛!隻因當日我先在長安縣內善才庵內出傢的時節,那時有個施主姓張,是大財主。他有個女兒小名金哥,那年都往我廟裡來進香,不想遇見瞭長安府府太爺的小舅子李衙內。那李衙內一心看上,要娶金哥,打發人來求親,不想金哥已受瞭原任長安守備的公子的聘定。張傢若退親,又怕守備不依,因此說已有瞭人傢。誰知李公子執意不依,定要娶他女兒,張傢正無計策,兩處為難。不想守備傢聽瞭此言,也不管青紅皂白,便來作踐辱罵,說一個女兒許幾傢,偏不許退定禮,就打官司告狀起來。那張傢急瞭,隻得著人上京來尋門路,賭氣偏要退定禮。我想如今長安節度雲老爺與府上最契,可以求太太與老爺說聲,打發一封書去,求雲老爺和那守備說一聲,不怕那守備不依。若是肯行,張傢連傾傢孝順也都情願。”

  可見,古時男子求婚,未必都是全聽父母的。

  那鳳姐兒已是得瞭雲光的回信,俱已妥協。老尼達知張傢,果然那守備忍氣吞聲的受瞭前聘之物。誰知那張傢父母如此愛勢貪財,卻養瞭一個知義多情的女兒,聞得父母退瞭前夫,他便一條麻繩悄悄的自縊瞭。那守備之子聞得金哥自縊,他也是個極多情的,遂也投河而死,不負妻義。張李兩傢沒趣,真是人財兩空。

  當然,古代兒女婚事主要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沒錯的。南安王最終沒有娶成賈府姑娘,說明他還是聽瞭他媽媽的話。但是北靜王隻是想納一個妾,他老媽媽就理由管得很寬。

上一篇:林黛玉還錯淚,神瑛侍者非賈寶玉甄寶玉,而應是北靜王水溶

下一篇:“諧音法”和“拆字法”不是研究《紅樓夢》的方法——與馬興華先生商榷(轉載)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