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書話紅樓 > 文章

林黛玉還錯淚,神瑛侍者非賈寶玉甄寶玉,而應是北靜王水溶

时间:2019-05-2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柳明蘭 - 小 + 大

  賈寶玉非神瑛侍者,證據確鑿

  證據一:

  紅樓夢第五回:“遊幻境指迷十二釵 飲仙醪曲演紅樓夢”這回,就很明顯地道出瞭賈寶玉非是神瑛侍者。

  書中有這節——警幻笑道:"你們快出來迎接貴客!"一語未瞭,隻見房中又走出幾個仙子來,皆是荷袂蹁躚,羽衣飄舞,姣若春花,媚如秋月.一見瞭寶玉,都怨謗警幻道:"我們不知系何`貴客',忙的接瞭出來!姐姐曾說今日今時必有絳珠妹子的生魂前來遊玩,故我等久待.何故反引這濁物來污染這清凈女兒之境?"

  想想看,若是天上的神瑛侍者,又如何讓眾仙罵作“濁物”呢?本是要接絳珠妹妹的生魂來此,為何眾仙子是這樣態度對待她們喜愛的絳珠仙子的救命恩人呢?最後還得警幻解說方罷呢。要知頑石所處之境就算是仙境,卻也是慌山之處,哪能比得上西方真如福地呢?

  這一節就看得瞭賈寶玉非是神瑛侍者。他隻不過借瞭與神瑛侍者一樣的相貌轉世投胎的“混世魔王”而已。

  再往下看:警幻向眾姊妹道:“你等不知原委:今日原欲往榮府去接絳珠,適從寧府所過,偶遇寧榮二公之靈,囑吾雲:‘吾傢自國朝定鼎以來,功名奕世,富貴傳流,雖歷百年,奈運終數盡,不可挽回者。故遺之子孫雖多,竟無可以繼業。其中惟嫡孫寶玉一人,稟性乖張,生性怪譎,雖聰明靈慧,略可望成,無奈吾傢運數合終,恐無人規引入正。......” 

  這裡有又兩個關鍵信息,再次證明賈寶玉不是神瑛侍者。

  1、警幻“今日原欲往榮府去接絳珠”,結合全文,林黛玉為絳珠仙子。

  2、警幻仙子和其他仙子不認識“賈寶玉”,如果賈寶玉是神瑛真身轉世,那應該與諸位仙子至少與警幻仙子是認識的。

  所以,賈寶玉究竟是誰?實指石頭——青埂補天遺石與一具臭皮囊的結合物。


  證據二:

  關於賈寶玉之皮囊,共有(我這裡都是以八十回本為基礎進行分析)下面幾處:

  1、第三回中:後人有《西江月》二詞,批寶玉極恰,其詞曰: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怕讀文章。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這裡的皮囊可以借作“外表”即神瑛侍者之外表,好皮囊也就是好相貌的意思。

  2、第八回,比通靈金鶯微露意 探寶釵黛玉半含酸。寶釵看玉這一段有,後人曾有詩嘲雲:

  女媧煉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
  失去幽靈真境界,幻來親就臭皮囊。
  好知運敗金無彩,堪嘆時乖玉不光。
  白骨如山忘姓氏,無非公子與紅妝。

  這裡寶釵所看之玉為石的幻相,它親近瞭一具臭皮囊,而這具臭皮囊為世間凡夫俗子之皮囊(隻是相貌漂亮而已)。

  3、第五十六回,甄賈寶玉夢中相會那一段:甄賈寶玉說“......好容易找到他房裡頭,偏他睡覺,空有皮囊......”

  與賈寶玉相關的皮囊就是這三處,試想如果賈寶玉為神瑛侍者真身下凡,則上述臭皮囊的語境如何與仙界神瑛侍者扯上關系?

  所以,賈寶玉究竟是誰?非為神瑛,實指石頭——青埂補天遺石與一具臭皮囊的結合物。


  證據三:

  癩頭和尚在寶玉丟玉這段,他見到賈寶玉卻不知道他是神瑛侍者。

  第二十五回《魘魔法叔嫂逢五鬼 通靈玉蒙蔽遇雙真》中:賈政聽說,便向寶玉項上取下那玉來遞與他二人。那和尚接瞭過來,擎在掌上,長嘆一聲道:“青埂峰一別,展眼已過十三載矣!”

  癩頭和尚和青埂補天遺石固然是有緣份的,但如果賈寶玉是青埂補天遺石和神瑛侍者的結合物,那癩頭和尚至少也是知曉神瑛侍者的存在的,然前後過程,和尚主要和青埂補天遺石在說話,臭皮囊估計還在床上,在和尚眼裡賈寶玉那隻是一具臭皮囊而已,絕非神瑛侍者。

  所以認為:說賈寶玉是青埂補天遺石和神瑛侍者的結合物是沒有道理的。


  證據四:

  我們再來看看作者筆下的諸人物,又是如何來稱呼賈寶玉的吧。

  第3回,黛玉初進賈府,聽說瞭寶玉這個人物,她便動開瞭心思:

  “這個寶玉,不知是怎生個憊懶人物,懵懂頑童?倒不見那蠢物也罷瞭。”(第3回)

  第17回,賈政罵寶玉:
  “無知的蠢物!你隻知朱樓畫棟,惡賴富麗為佳,那裡知道這清幽氣象。終是不讀書之過!”(第17回)

  第41回,妙玉與寶玉玩笑,也仍然是拿“蠢物”二字打趣寶玉:“你雖吃的瞭,也沒這些茶糟蹋。豈不聞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牛飲騾瞭。你吃這一海便成什麼?”

  甚至,連賈寶玉下意識中,也還是拿這“蠢物”二字來自稱:

  試想林黛玉的花顏月貌,將來亦到無可尋覓之時,寧不心碎腸斷!既黛玉終歸無可尋覓之時,推之於他人,如寶釵、香菱、襲人等,亦可到無可尋覓之時矣。寶釵等終歸無可尋覓之時,則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則斯處、斯園、斯花、斯柳,又不知當屬誰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復推求瞭去,真不知此時此際欲為何等蠢物,杳無所知,逃大造,出塵網,使可解釋這段悲傷。(第28回)

  這裡,賈寶玉再三再四地被作者稱為瞭“蠢物”。考察其被稱為“蠢物”的原因,無非是包蘊瞭以下幾層含義:一是賈寶玉“不務正業”,不通世務。二是相對於那些女孩子們,那賈寶玉大大咧咧,有時侯行動說話間顯得粗心笨拙。三是那賈寶玉有一股鉆牛角尖的癡心牛勁,愛思考問題,卻常常參不透,因而表現出一種冥頑不靈的呆性。


  巧得很,大荒山下的那塊頑石差不多也正是基於類似原因,而自稱和被稱為“蠢物”的:

  1,“石頭”因“無材”而“不堪入選”。——這與賈寶玉之“不務正業”,何其相似乃爾!

  2,那“石頭”生來形體巨大,材質粗蠢。——這又豈不正好對應瞭賈寶玉時不時地就要在女孩子面前“露拙”、“露蠢”的情況?

  3,當年,“石頭”凡心驟熾,不顧一僧一道的勸告硬要下凡,以至於被二位仙師譏諷說:“若說你性靈,卻又如此質蠢,並更無奇貴之處,如此也隻好踮腳而已。”——這同賈寶玉的頑鈍固執,又是不是一脈相承呢?

  那麼,作者在這個意義上說賈寶玉是“蠢物”,不等於說他就是那塊“石頭”嗎?


  更進一步,我們來看第3回,那賈寶玉出場時,小說中的一首《西江月》又是如何來描繪他的情貌的:

  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怕讀文章。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
  富貴不知樂業,貧窮難耐淒涼。可憐辜負好韶光,於國於傢無望。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寄言紈絝與膏粱:莫效此兒形狀!

  ——所謂“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所謂“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這些評說不都符合那個被正統神靈所拋棄的頑石的情況嗎?如果是換瞭那個在“赤瑕宮”充任“侍者”之職的“神瑛”,我們則很難想象,這麼一個活得如此滋潤,又如此風光的男仙,竟然會被人這樣惡狠狠地罵作“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反過來,如果賈寶玉並非“神瑛”,而是那塊冥頑不靈的“石頭”,同時這“石頭”又被作者視為昔日自己的化身,則一切都講得通瞭。“行為偏僻性乖張”也好,“無能第一”、“不肖無雙”也罷,這些不正好就是當年那塊“石頭”——也就是作者自己,其“自怨自嘆”、“悲號慚愧”的內容嗎?

  足見,在這些地方,作者完全是把賈寶玉與“石頭”(而非“神瑛”),給當作一體來寫的!


  證據五

  我們還是來看看脂硯齋、畸笏叟這些“圈內人”又是如何來稱呼賈寶玉的吧。他們竟然也多次將賈寶玉其人稱呼為“石頭”、“石兄”、“頑石”等等。譬如,甲戌本的第8回,作者敘及“寶玉聽瞭,將手中的茶杯隻順手往地下一擲”。此處,即有一條眉批雲:

  按警幻情榜,寶玉系“情不情”。凡世間之無知無識,彼俱有一癡情去體貼。今加“大醉”二字於石兄,是因問包子、問茶、順手擲杯、問茜雪、攆李嬤,乃一部中未有第二次事也。襲人數語,無言而止,石兄真大醉也。(甲戌本第8回眉批)

  按,甲戌本第8回的回目為“薛寶釵小恙梨香院,賈寶玉大醉絳蕓軒”。回目上說的是“賈寶玉大醉”,脂批卻宣稱是“今加‘大醉’二字於石兄”。可知,賈寶玉即是“石兄”,也就是當年大荒山下的那塊頑石。

  同樣的例子,還有庚辰本第20回。李嬤嬤罵襲人:“……一心隻想妝狐媚子哄寶玉,哄的寶玉不理我,聽你們的話。”此處,有側批雲:

  幸有此二句,不然我石兄襲卿掃地矣。(庚辰本第20回側批)

  同回,“寶玉在麝月身後,麝月對鏡,二人在鏡內相視”,又有側批雲:

  此系石兄得意處。(庚辰本第20回側批)

  庚辰本第21回,襲人埋怨寶玉:“我還摸不著是為什麼,這會子你又說我惱瞭。”此處,有側批雲:

  這是委屈瞭石兄。(庚辰本第21回側批)

  庚辰本第22回,湘雲嗔怪寶玉:“大正月裡,少信嘴胡說。”此處,又有側批雲:
  回護石兄。(庚辰本第22回側批)

  甲戌本第27回,寫黛玉葬花,吟《葬花詞》。寶玉在一旁聆聽。此處,還有一條眉批雲:

  “開生面”、“立新場”,是書多多矣,惟此回處更生更新。非顰兒斷無是佳吟,非石兄斷無是情聆。難為瞭作者瞭,故留數字以慰之。(甲戌本第27回眉批)

  假如賈寶玉其人並非那塊頑石的後身,脂硯齋等“圈內人”竟然如此一次又一次地以所謂“石兄”相稱,豈不可怪嗎?

上一篇:傅秋芳這個人物有什麼用意?

下一篇:可以推測北靜王與南安王在王子騰女兒的婚禮上都見到過林黛玉

|   QQ13365676543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成紋路65號  |  筿杠02-223123123  |